五月一日,周日。整个江城逛街的人忽然多了起来。不少邻市的人拖家带口的到这里来游玩,有的带孩子去科技馆,有的则是跟女朋友去海洋世界什么的地方。要说发展,本省的发展是极端不均衡的。以至于很多省会之外城市的人都在说,以后本省干脆改名叫做江城省算了。因为这里,只有江城发展得最好。就连省经视,里头的新闻江城也占据百分之九十以上。五一之所以人多,原因不在于它是劳动节。而是因为在这几天,一部分人会放假,有时间带着家人出来走动走动。

  q{酷}匠i网首(发T、

  “我这边儿且还得几天,怕是不能陪着你们了。你看这里人山人海的,也没什么可逛。要不,你们俩先回家去。等两天我把这边忙完了,再带你们出去玩怎么样?”掀开窗帘,看着眼前尽是钢筋水泥的大城市,我对顾翩翩和颜品茗说道。

  “逛了两天,要买的都买了。妹子咱俩先回去也好,省得他忙事儿还得惦记着咱们!”颜品茗整理着屋子里的大包小包对顾翩翩说道。别看俩妞买得多,可是钱却没花几个。用颜品茗的话说,就是颜值高的人,穿啥都好看,用不着刻意去追求名牌。我知道她们这是在找借口替我省钱呢,毕竟办个学校,我的投入可不少!

  “等会儿我安排车送你们回去,带这么些东西坐高铁太不方便了。而且今天人多,挤人堆里被人揩油我不是亏大了么?”身边的女人太漂亮,就会让人产生这样那样的担心。现如今痴汉太多,我最担心的就是她们出门被人占便宜。琢磨了一下,我寻思着是不是应该让老周的司机开着那辆加长版的林肯送她们回去。心里念头一起,我拿出手机就给人家打了个电话。反正现如今是人家有求于我,用用他们家的司机也不为过吧?老周对于我要用车这事儿是丝毫没有犹豫的答应了,反正又不要他开。

  “哇,这次你是在帮多大的老板做事情?”等车开来,我送顾翩翩她们下楼之后。就听见顾翩翩在我耳边轻声问了一句。

  “再大的老板撞我手上,也得听从我的安排!”我轻轻啄了啄她的耳垂,然后随口装了一B道!

  “真是抱歉得很,为了茜妍的事情,让贤伉俪都没有尽兴游玩。”送走了顾翩翩她们,我自己打车来到了老周家所住的别墅区。人家的安保工作就是严格,出租车根本不让进。在门口给老周打了个电话,很快就有人开着那种高尔夫球场里球童开的电瓶车来到门口将我接了进去。等安保将我送到周家门口,就见老周迎了出来对我拱手连声致歉道。贤伉俪?这词儿不错。我冲老周示意无妨,然后随他进了屋。

  “调查过一番,还真如你所说,这孩子在学校正被一个男生追求。”进屋之后,老周让李妈去给我泡茶,然后将我让到红木椅子上坐下说道。

  “那个孩子倒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经常会给茜妍帮帮小忙。家庭环境很一般,父母都是公司普通职员。家里也没什么背景。为人还算诚实,在学校也算得上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我猜测,茜妍的事情应该与他无关!”老周等李妈把茶端上来,示意她不用在眼前伺候之后,这才拿出一盒烟来放到我面前轻声说道。老周很会做人,见我昨天在他家比较局促,今天主动给我发起了烟。

  “这烟不错!”我也没跟他客气,从烟盒里摸了一支点上后赞道。烟是没有牌子的,抽起来很醇和,当然也不经抽。一支烟要不了几口就抽完了。

  “特供,外面是买不到的!喜欢的话,我多给你备几条。”老周见我满意,随即面带微笑的对我说道。做事做人,找准了对方的喜好,只要投其所好就能事半功倍。这是老周的信条,现在看来,他觉得自己的信条再一次发挥了作用。

  “茜妍在学校,还有别的事情么?”我几口将烟抽完,将烟蒂摁灭之后又问道。学校如果没有事情,那么接下来该调查的,就是老周家了。想要坑一个人,最容易得手的就是他身边的人。那么老周家谁最容易接触到周李茜妍?谁又会让她毫无警觉的去接触呢?我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李妈的背影!如果说这个家里,除了周老爷子之外,也只有这个女人才能随时随地的接触到周李茜妍了。并且,昨天的鸡腿是谁给周李茜妍的?家里除了她,好像并没有其他人吧!心里越是琢磨,我就觉得李妈的嫌疑最大!

  “茜妍在学校素来循规蹈矩,除此之外,别无他事!”周老爷子摇摇头,轻叹了一声对我说道。这么说来,问题就出在老周家里了?我闻言用手摸了摸鼻翼,眼神再次投向了李妈。

  “敢问老爷子,近来家中,除了您和李妈之外,还有没有人接近过茜妍?”既然事情有了端倪,我也不藏着掖着。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点上之后,我低声问道。没办法,烟是好烟,就是味道忒淡,一支下去完全过不了瘾!

  “春节期间前来拜年的人多,除此之外,这段时间好像并没有其他人来过。你是在怀疑...”老周是个聪明人,经我这么一问,随即调头看了看正在忙碌着的李妈。如果是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对她又有什么好处?老周从不相信有人会做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仅仅只是猜测而已,周老若是不放心,可以安排人去调查一下。还有,我看到您家门口有监控。如果可能的话,或许可以看看最近的监控录像。看看到底在您不在家的时候,还有谁来过这里!”我轻轻敲打着桌面,嘴里对老周出谋划策着。

  “又或者,您可以问问茜妍,看看最近有没有人来过!最后您再问李妈,听听她是什么说辞。两相映照下来,或许能得到某些答案!”我将烟蒂摁灭在烟灰缸,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之后又对老周说道。之前周李茜妍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之中,想要问她一些问题,根本就得不到答案。可是现在她清醒了,问一问,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也说不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