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完成了任务正准备回去。途中遇到了我的小伙伴,她是跟我一起长大的,从小感情就很好。她告诉我,那个女人要把我卖给一个鳏寡老头一个月的时间。”小姑娘这话一开口,我就明白了那个女人的目的了。她只是想把这个女孩,当成一种供人发泄的工具出租给别人。等人家玩腻了,或者没钱再继续租了,就收回来出租给下一家。因为姑娘年龄大了,再出去,很难博取到人家的同情。女人是想培养出一批年龄更小的乞讨者,让他们接替之前的这批人为自己服务。至于之前的人,废物还有个利用价值呢,她总会找到合适的办法,榨干他们身上最后一点价值。

  “她劝我马上跑,别回去了。我得知这个消息,当时就慌了神。要我去陪一个老头子,打死我也是不干的。可是跑,我又能跑到哪里去呢?朋友对我说,不管到哪里,只要离开这里就好。好好藏着,等风头过去了,再随便找点什么事情做,总能养活自己的!我觉得朋友的话很有道理,于是我带着当天的收入,就向车站走。可是我忘记了,其实我的附近一直有人在盯梢。”小姑娘看着已经燃烧了一半的香烛,轻轻吸了一口说道。

  “将我和朋友押回去之后,等着我们的就是一顿毒打...朋友先熬不住...”小姑娘的脸色变得煞白了起来,我知道她这是心有不甘,心头戾气上涌的表现。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工作之外我们做任何事情都会上瘾。例如打游戏,例如瓢昌,例如赌博,例如吸毒。还例如...杀人!只要开了头,除非哪天厌倦了,不然是很难收尾的。我不想小姑娘变成一个恶鬼,于是我伸出手搭在她的脉门上,缓缓输送了一丝道力,让她从暴虐的情绪中清醒了过来。

  “哥哥...”清醒过来的小姑娘,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她本就不是一个心怀恶念的人,所以回想起刚才自己的表现,她也有一丝的后怕。杀人,这种事情在以前是她想都不敢想的。

  “觉得心有不甘对吧?你记得她的地址,知道她的姓名么?”这件事情,我决定麻烦一下刘建军。这本就属于他管辖的范畴,杀人,可是掉脑袋的罪。我就不信那个女人有那么大的能量只判个死缓,然后无期,最后保外就医!自己做了恶,就必须偿还。生前还不清,死了我也要她还干净!

  “记得的!”小姑娘将那个女人的姓名和住址告诉了我。我随即给已经睡下了的刘建军打了个电话!

  “老刘,我要举报!”电话接通之后,我对有些迷迷糊糊的刘建军说了句!

  “生更半夜的,你发什么神经?”刘建军以为我在跟他开玩笑。

  “你最好起来听我慢慢说!送你一个功劳,要不要亲自带队?”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刘建军说道。

  “说吧,什么事情值得你大半夜的给我打电话!”刘建军搓了搓面颊,迫使自己清醒过来问我。

  “是这么个事情...”我让小姑娘自己先吸着香火,自己则是拿着电话缓缓将她的事情对刘建军说了一遍!

  “你不是在开玩笑?”事情和严重,如果我所说的都属实的话。两条人命,绝对的大案要案!

  “我什么时候在正事上跟你开过玩笑?你最好快一点,不然人家跑了,可就是你们系统渎职了啊!”我催促着刘建军道。

  “行了,基本上你的事情,已经有了个解决的办法。”通完电话,茶几上的香烛也烧到了尽头。我侧身对小姑娘欣慰的说了句。

  “谢谢哥哥,那,我得走了呢!”门外站着两个阴差,见我正跟小姑娘说着话,愣是没敢进来带人。小姑娘看着他们,然后起身对我鞠了一躬说道。

  “听见她喊我什么了吧?一路上该怎么办你们应该心里有数。对了,问问赏善罚恶的崔大判官,她这事儿究竟能给个什么结果。行了,时候到了,该走就走吧。”我将茶几上的纸钱元宝拿起来,将小姑娘送出门外对那两个阴差说道。

  “是,大人!”两个阴差没有对小姑娘上锁魂链,只是对我齐齐躬身恭敬的称着是。这一番光景,只看得一旁的小姑娘痴痴发着愣。她不知道,我居然跟阴间还有往来。而且看起来,似乎我还是个官的样子!

  “去吧,这边的事情我替你了了它。安心上路,下去之后他们会带着你去入籍,然后会有个妥善的安排的。实在不行,就去我家做个丫鬟什么先混着。”我拍拍小姑娘的肩膀,示意她可以跟阴差上路了。等小姑娘乖巧的跟在阴差身后,即将步入阴间之时。我拿出打火机,将手里的纸钱元宝,俱都烧给了她。不管人间阴间,没钱的日子都一样难过。

  k看正版;^章CO节上q2酷匠J网

  “你小子,还真如你说的那样。话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要不是你告诉我地址姓名,还有埋尸的地方,这案子或许就这么被掩盖下来了!”送走了小姑娘,我关好院门回到屋里,上楼洗了个澡后正准备睡觉,刘建军就很是兴奋的给我来了个电话。从电话里隐约可以听见现场警笛的鸣叫声。我知道,这家伙当真亲自带队出去了。

  “行了,你立功去吧。记得召开记者招待会,将案情对广大市民进行说明。这么做对你有好处,当然你也别把功劳都独吞了,起码得客套几句。诸如在上级领导的带领下,在全局干警的努力下,当然还有在你周密的部署下,才破获了这起大案要案什么的。”我打了个哈欠,在电话里跟刘建军开起了玩笑。

  “睡你的觉去吧,这些场面话,我比你说得溜!”刘建军忿忿说完,将电话给挂断了。

  “希望下辈子,你能有个幸福的人生吧。”将电话充上电,我拉开窗帘遥望着远处,嘴里轻声祝愿道。我希望小姑娘的才气,不要随着她的投胎转世而湮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