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又过了几天,就在我以为小姑娘是换地方演唱了的时候,一天晚上她出现在了我的家门前!是的,家门前!她没有再坐在滑板上,而是四肢健全的站在我的院门口,轻轻按动着我家的门铃。顾翩翩听见门铃声,走到栅栏门前往外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嘴里嘟囔了两句,转身回了屋子。

  “叮咚!”就在她前脚进屋的时候,门铃再一次响了起来。顾翩翩一跺脚,转身又向院门前走去。门口刻意加装的路灯,将四周照得纤毫毕现。一如方才那般,门前一个人也没有!

  “谁呀大半夜的开玩笑!”顾翩翩冲门外喊了一句,然后忿忿然回身进屋准备洗漱睡觉。

  “叮咚,叮咚!”还是前脚进屋,后脚门铃响起。就在顾翩翩咬着牙,准备再度转身去门口的时候。我伸手拦住了她。我家住得稍微偏了一些,说不准有半夜上山谈恋爱的人,无聊弄恶作剧玩吧。我心里想着,手里操起靠在门边的一柄铁锹向外走去。铁锹是用来松土用的,我决定将门口的游泳池给平了,然后在这里建一处花园起来。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今后掩盖聚灵阵所用!

  “是你?”跟顾翩翩不同,我眼中很清楚的看见了一个人正站在门口。是那个小姑娘,只不过,出现在我面前的她不再是一个人。死后的她,弥补了生前的缺憾,四肢健全的站在那里,正对我报以羞涩的笑容。

  “哥哥,在这个城市里,只有你让我感觉到了善意。所以在走之前,我想来看看你。”小姑娘隔着栅栏门,对我轻声说道。

  “进来吧!”虽然我知道,她现在已经用不着开门就能进来了。可是我还是伸手将门打开,对她微笑着发出了邀请。今天应该是她的头七吧,想不到,在临走之前,想见的人中居然还有我。

  “你们去休息吧,我在下边坐一会儿!”等小姑娘跟在我身后走进了家门,我对顾翩翩和颜品茗两人说道。

  “坐什么坐,你也早点去休息。对了,是谁在外头捣蛋呢?”顾翩翩正准备回房洗漱,闻言转身对我说道。

  “没有谁,你们早点休息就是了。女人熬夜,很容易长皱纹的。”我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对顾翩翩她们说道。皱纹是女人的大敌,听我这么一说,她两手挽手的赶紧上了楼。

  “你先坐!”等两女上楼进了房间之后,我指了指沙发对小姑娘说了一声,然后也迈步向楼上走去。回到房间,我拿了一个香炉,又拿了一些香烛纸钱下来。将香炉摆放在茶几上,点燃了三炷香插进去,又点了两根宝塔蜡烛放在左右,我这才对怯怯的姑娘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哥哥...”小姑娘闭起眼睛,轻轻吸了一口盘桓在眼前的那团香气,然后睁眼看向我道。她明白我已经看穿了她的身份,只是她不明白,为什么我不觉得害怕。在纳闷的同时,她也觉得有些歉意。

  “说说,出了什么事情?”我对她耸耸肩,示意我不害怕。然后拿起架在烟灰缸上,还没有吸完的那半支烟吸了一口问道。小姑娘的身体,是很健康的。如果不是出了什么意外,她应该还能活上好几十年。她本不应该这么早就死去,这中间,一定出了什么事情!我心里这么想着,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我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小姑娘犹豫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事情告诉我。可是稍后,她还是决定把事情都告诉我。因为她没有亲人,唯一可以诉说的,似乎只有我这个给过几次钱她的所谓哥哥。这也是她为什么会想着来见我一面的原因,因为在她脑海里,实在想不起她还能去看谁。

  “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大家庭,我有几十个兄弟姐妹,我们都管那个女人叫妈妈。很小的时候,她对我还不错。起码我吃得饱,穿得暖,甚至她得空的时候还教我认字。那个时候,我真的以为她就是我的妈妈。”小姑娘看着眼前的香烛,缓缓开口说道。我侧耳倾听着她的讲述,伸手对她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

  “一直到我十岁,在一天晚上,她喂我吃下去几颗药丸。当我从剧痛中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我躺在一辆车的车轮下边。车轮从我的脚上压过...”小姑娘吸了香火,然后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膝盖说道。

  “我不知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路边的。我明明记得,我是在大杂院里。她拉着司机,要人家的赔偿。那个时候,我心里认为她是在替我出头。我忍着疼痛,就那么躺在地上,等着她来救我!”小姑娘说到这里,将头低了下去。

  “几年之后我懂事了,从道听途说,再到报纸杂志。我终于明白了,那个女人只不过是在利用我讹诈别人的钱财而已。而且,我也很有可能根本就不是她的孩子。而且我的双脚,也是她故意要弄断,然后好以此来博取别人的同情,从而多获得一些施舍。不仅是我,我的那些兄弟姐妹们,就没有一个人是身体完整无缺的。我们乞讨来的钱,全部都交给了那个女人。她住着很豪华的大房子,开着上百万的车子,这些钱都是我们贡献给她的。每次出来乞讨,她都会安排手下的人对我们进行监视。如果发现我们有藏私的行为,等着我们的就是一顿毒打!”小姑娘的语气,有些激动。

  “我从不忤逆她的意思,所以相对于别人,我的日子要好过一些。”小姑娘看了看我,然后用手搅动着衣角说道。

  “你就没有想过逃走么?”我问了她一句!

  “逃走,我走不远的...”她看了看自己的双脚,然后低声说道。从她这个眼神中,我会意过来了,生前她的双脚都是残废的,行走全靠着那个滑板。

  )&看M正d3版pK章《节?^上酷9匠网"

  “是那个女人,对你做了什么?”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她为什么会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