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什么藏在枕头下边了!”欧阳可见孟静音把手伸向枕头下边摸索着什么,一纵身扑了过去厉声喝问道。

  “原来她没有把刚才那东西戴在身上,而是放在枕头下边压着。她什么时候弄回来这么个东西?难道她早就发现我附身在猫身上,刻意弄回来对付我的?果然是最毒妇人心!”欧阳可心头大怒着,伸手就掐向了孟静音的脖子。既然得不到,那就毁了吧。一时间他是恶向胆边生,想要杀了孟静音!

  “噼啪!”一声炸响,符篆碎裂成几片。数道雷弧扭曲着打中了欧阳可,将他凌空打向身后的衣柜上发出嘭的一身闷响。

  “原来,他不是骗子...”孟静音目瞪口呆的看着飘落在床上的符篆碎片,嘴里喃喃的说道。房间里升腾起一片萤火虫般的光芒,在空气中漂浮了片刻之后,彻底消散无踪。欧阳可被符篆打得灰飞烟灭了。

  “老板,昨天的符篆还有么?再给我来一张!”早上8点半,我正埋头在那里叠着金元宝。女人走到我跟前,伸手在柜台上轻轻敲了两下说道。

  “用了?管用?”我抬起头来看着女人问道。

  “用了!”女人点点头对我说道。

  “我想我不用再借助安定就能睡个安慰觉了!只是可惜,我家的咪咪没了...”孟静音认为是欧阳可在害她之前,将她的宠物猫也给杀死了。对于这个男人,她心里充满了憎恶。

  “再养一只吧,不过,奉劝你一句,不要养黑猫了!”我拿出黄表纸,趴伏在柜台上又给女人画了一张符。不过这张符,不是驱鬼辟邪,而是安宅宁神的!经历了一些事情,我相信这个女人最需要的就是将往事都抛诸于脑后。

  小到每个城市,中到每个国家,大到全世界。我想乞丐,是哪里都会有的。不同的是在有些地方,人们管他们叫做乞丐。有的地方,则是管他们叫做街头艺人。又或者是街头艺术家。不管叫什么,他们从事的都是同一种职业。我们这里,是装可怜博取同情换取人家的金钱。又或者是强打恶要的讹诈人家一笔!而有的地方,从事这种职业的则是会给你唱上几句,或者弹奏一曲,用他们的才华和技艺来换去人家的金钱。相比较而言,我对后者更能接受一些。

  “让我们荡起双桨...”一个小姑娘,坐在用木板和滚动轴承组装成的滑板上一步步向前滑动着,她的嘴里轻轻哼唱着这首歌曲。歌声很好听,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空灵!小姑娘将滑板停在了我的店门前,然后冲我羞涩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往下唱着。我注意到,她的双脚齐膝而断。似乎是出了什么事故,造成了截肢。接近五一的天气还是有一些热的,小姑娘穿着一条洗得泛白的牛仔七分裤,上身穿着一件长袖体恤。马尾辫扎在脑后,看起来很清爽的一个小姑娘!

  “哥哥!”一曲唱罢,小姑娘又对我笑了笑,然后冲我伸出了手!她的脸颊泛起一丝红晕,似乎对于自己的这种行为有一种羞耻感。我冲她善意的笑了笑,然后竖了竖大拇指,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十块的送到她的手里。随着小姑娘的歌声,我的店门口逐渐围上来一些人在那里看着热闹。我可以给这个姑娘一百,甚至一千,但是那样的话很可能会适得其反。不要以为那些闲人里,就没有连乞丐都抢的赖人。给她十块钱,不会让那些穷得快疯了,却又不想正经工作的家伙们对她产生恶意。而且还能够带动一些人跟着捐助一些钱给她。嗯,捐助,而不是施舍。

  “谢谢哥哥!”小姑娘伸出双手接过我递过去的钱,然后冲我一个鞠躬道着谢。诚如我所想,围观者中很快就有人跟随着我的脚步,你一块他两块的递给小姑娘一些钞票。

  小姑娘将钱塞进挂在胸前的小包里,冲四周团团低头鞠了一躬。然后用双手撑着地面,推动着她的交通工具,那块粗糙的滑板,继续向前走去。一边走,她的嘴里一边哼唱着歌曲。

  “可怜呐,这个年龄,要是上学的话,应该是读初中吧!”目送着小姑娘离去,人群中有些出来买菜的大妈抹了抹眼角,嘴里对她抱着同情!

  “谢谢哥哥!”第二天,小姑娘还是这个时间,唱着那首让我们荡起双桨来到了我的店门前。我依然在听她唱完一首歌后,递过去十块钱,而她也依然对我羞涩的道着谢。听完她的歌再给钱,是对她的一种尊重。可以让她觉得这不是施舍,而是她用她的歌声换取的酬劳。我们需要尊重别人,同样也需要别人的尊重。

  “谢谢哥哥,我再给你唱首卷珠帘吧!”第三天,依旧是那个时间,小姑娘准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唱完一曲之后,她接过了我的钱,抬手捋了捋散落在腮边的秀发,羞涩的对我说道。这是一个很容易害羞的姑娘,也是一个很招人欣赏的姑娘。这种欣赏无关于男女之事,仅仅是针对她的性格还有才华。如果不是身体有所残缺,又或者有个能供养她的家庭,我想她也是够资格去参加好声音的。

  “还没吃早餐吧?我吃不完,帮个忙!”等小姑娘唱完,我轻轻拍了拍巴掌表示着自己的赞赏。然后将柜台上的盘子拿到她面前说道。盘子里是菜包子,鲁阿姨送的,还是热的。已经给过了钱,再给的话,或许会让小姑娘觉得我是在可怜她。这个年龄的人,心理是很脆弱也是很敏感的。帮忙,是的,我用了这个词。

  “谢谢哥哥!”小姑娘迟疑了一下,然后伸手拿起了一个包子轻轻咬了一口。

  第四天,小姑娘没有来。我摩挲着早已经准备好的十块钱,心里隐隐有些失落的感觉。

  第五天,她依旧没有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H酷p匠网永$久}免N费看*}小¤…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