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说说,是家里不妥,还是你自己不妥吗?没别的意思,问清楚了,我才好向你推荐该用哪种符!”我将柜台里的符篆拿出来,一一排列在女人眼前,然后随口问了她一句。既然要买符辟邪,那么就一定是自己或者是家里出了些难以解释的状况了。不会有人好端端来买辟邪之物的。就如同不会有人好端端会去药店买药吃一样!

  “怎么说呢老板,说出来或许你不信。最近我总是梦见一个男人,在我的家里看着我,对我说着话,还用手来...用手来抚摸我!可我怎么都看不清他的面相,昨天晚上,我又梦见他了。我很想睁眼看清楚他,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甚至连身体都像被捆在了床上那样,动都不能动!其实,连我自己都弄不清楚,那到底是不是一个梦。”女人显然是没有人可以诉说这一切,所以见我问起,就一股脑将事情对我说了一遍!将心里憋着的话都说出来,女人明显感觉心里舒服了很多。

  “那么,这些符不管用!我给你现画一张吧,拿回家不要摆在外面,晚上睡觉的时候压在枕头下边。如果还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明天你再来找我。”我将柜台上那些批量画出来的道符收了回去,然后拿出一张黄表纸,调好了朱砂趴在柜台上现给女人画了一张道符。画完之后,我暗暗运起道力,拿出父亲留给我那枚印章啪啪啪在上边盖了三下。这是简化了的敕符咒,虽然没有做足全套功效那么大,不过我想用来对付一般的魑魅魍魉已经足够了。

  “真的假的啊老板?真的能管用?”说到底,想让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这么快就接受封建迷信,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尽管自己身上发生了一些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可是这个女人对于我画的符篆,还是保持着惯有的怀疑态度。

  “如果你想继续做噩梦的话,也可以不买!”我耸耸肩对女人说道。道家凡事讲究个顺其自然,真正的道家弟子,是不会强求别人做任何事的。

  “不是不是,老板这张符我买了,多少钱?”看来这个女人是被那个缠着她的阴魂给弄怕了,听我这么一说,连连摆手对我说道。说完,打开坤包从里边拿出一个精致的钱包来。钱不少,大概能有好几千的样子,还都是土豪金版本的!我冲她的钱包里扫了一眼,然后在心里暗暗说道。

  “1000!”我将符篆上的朱砂吹干,然后放到柜台上对女人说道。

  “1000?老板你这...能便宜点不?”女人显然认为这张符篆不值这个数。因为她刚才亲眼看见,我仅仅只是用毛笔沾了点朱砂,然后勾勾弯弯的在那张黄表纸上画了一些符号,最后拿个木印在上头盖了三下而已。一分钟不到的工夫就画完的东西,就敢卖1000?我在她的脑海里留下了骗纸的好印象。其实对于我来说,要她1000真算是便宜卖了。换一个大老板问我买这个,我起码开价是1万,甚至更高!

  lm更新H最,快j上j酷匠网

  “这个,今天是开张的生意,给你个优惠,你给999吧!”我摸了摸下巴,给女人少了一块钱。一句话,让面前这个女人有些哭笑不得。合着费这么半天口舌,就便宜了一块钱。这跟那些商家在商品上标999,2999,3999,的伎俩有什么不一样?999跟1000有区别咩?2999跟3000有区别咩?奸商!于是,女人对我的印象里,除了骗纸之外,又多了一个奸商。最终,女人扔下了10张土豪金。拿起符篆说了句不用找了,然后跟一只骄傲的孔雀似的昂首走了!

  “小凡今天开张了?来,尝尝阿姨做的手擀面!”做完一单生意,将钞票揣进了钱包。就看见鲁阿姨端着一大碗汤面从隔壁走了过来。将碗放到柜台上,她抬手摸着耳垂对我说道。碗很烫,手摸耳垂是一种帮助手指散热的方法。很有效哦,各位不妨试一试!

  “阿姨我早上吃过了,还有你别天天这么麻烦。”自打我帮了兴亮的忙,接连几天,鲁阿姨天天都换着花样给我送吃的。我知道她这是在表达对我的感谢,可是真的不需要。我喜欢钱,可是我更珍惜人与人之间的缘份和感情。对于某些人,我或许逮着机会会讹他一笔,可是对于鲁阿姨,帮她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年纪轻轻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过了也得把这碗面给吃了!”鲁阿姨依然把我当成是以前的程小凡,长身体,好吧我都20多了,还长什么身体。我挠挠头,拿起筷子开始跟眼前这一海碗面条做起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骗子,奸商,要是不灵,明天看我怎么揭露你的真面目!”走在回家的路上,孟静音心中犹自忿忿不平着。1000块,是她一个月三分之一的工资。她得上七天班,才能挣到1000块。在她眼里,我只不过是画了几笔,就顶上她七天的工资了。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种劫她济我的行为。

  “咪呜!”黑猫听见门响,从地上翻身而起,翘着尾巴迎到了门口准备卖萌!

  “没在家里乱拉吧?”孟静音换好了拖鞋之后,轻轻用脚背在黑猫的肚皮上摩挲了两下问道。虽然对于我的讹诈行为很是不耻,不过她还是决定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她不会告诉任何人她包里装着张符篆,包括眼前的宠物咪咪!不让咪咪知道,是怕它把符篆当成线团之类的东西给玩坏了。1000块钱...想到这里,孟静音觉得自己很有些肝儿疼!

  “小凡呐,这天看起来怕是要下雨,别守了,快回去吧!”傍晚,鲁阿姨看着天上黑压压的一片乌云,走到白事铺子的门口提醒我道。街上起风了,刮得那些纸碗塑料袋四处翻滚飞舞着。我看了看天色,决定听从鲁阿姨的劝告,今天提前打烊!

  “起风了呢,怕是要下雨吧?咪咪别乱跑,我去看看窗户都关好了没有啊!”吃过晚饭的孟静音听着窗外的风声,从沙发上起身说道。一个人住,她最怕的就是打雷刮风。因为没当那种时刻,她都会觉得有人在敲打着她家的窗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