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也真够大的!”第二天从店里回来,我打开电脑浏览着网页。无意中居然看到了一条跟小城有关的新闻,标题是学习不堪重负,花季少年猝死书桌。整篇新闻对于花季少年仅仅只是提及了一个姓,然后就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信息。相反的,则是长篇累牍的对当今的教育进行着批判和责问。不少的网友在新闻回复里跟帖。对教育部门进行着抨击!

  “唉,才多大,15-6岁?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不管做什么,首先还是要看天份的。有那个天份的人,也没见费大多力气就考上了不错的大学。天份差一些的,再怎么努力也跟不上人家的脚步。”顾翩翩走过来看了看新闻,然后轻声叹息着说道。

  最新章^节上U酷s匠D☆网

  “那是,人一生下来,这辈子是什么样就已经注定了。天生我材必有用,只要不懒,其实到最后总会混到口饭吃。读书是为了什么,不也是为了将来混饭吃。估计他们家,对他期望太高,逼得太紧了才会出事的。”我摇摇头,将网页关掉说道。近几年,有关于学生出现意外的新闻明显增多了起来。正是花季年龄,却半途夭折,实在是让人叹息!

  “走,我们看娱乐节目去。别看这些新闻了,整天尽是些闹心事。”顾翩翩将我从椅子上拉起来,拖着我就向客厅走去。跟这些让人不是很愉快的新闻比起来,还是花样太太,奔跑吧妹子那些节目能够让人轻松起来。大家活得都很累,闲暇再不找点乐子让自己轻松下来,这日子就真的没法过了。

  “还是年轻人的魂魄作用明显啊!”孟静音家,黑猫独自蜷缩在角落里舔弄着自己的爪子。它能感受得到自己的灵魂体,比之前要凝实了一些。虽然距离达成它的心愿还有很大的差距,可是毕竟是让它看到了曙光。它甚至开始想,等灵魂体凝实到一定的程度,它是不是要舍弃这具猫身,去找个人的身体寄居一下。

  孟静音穿着浴袍从浴室里出来,将吹风机插上之后开始吹着头发,嘴里还轻声哼唱着曲子。这两天她都没有再被那个男人骚扰,这让她心里觉得轻松了许多。或许是前段时间自己太疲劳,才产生的幻觉吧。一定是这样,这几天自己休息得好了,不就没事了么。孟静音看着蜷缩在那里的黑猫,暗自在心里想道。

  “咪呜!”正在盘算着未来的黑猫感觉到孟静音在看它,抬起头来对她叫唤了一声。

  “今天怎么这么乖啊?是不是想讨鱼吃?”孟静音将头发吹干,盘在脑后走到黑猫跟前,弯腰将它抱了起来说道。

  “咪呜!”黑猫伸出舌头舔了孟静音一下,嘴里轻轻叫唤着。孟静音在它鼻子上轻轻点了一下,宠溺地抱它进了厨房,拉开冰箱从里面端了一盘子早已经切好的生鱼片放到桌上。然后将黑猫放了上去,坐在一旁安静的看着自己的宠物香甜的进食着。

  “生鱼片...好吧,总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的坐在餐桌上,让你伺候我吃上一顿正宗的生鱼片!”黑猫双爪按住一块生鱼片,侧着脑袋在那里进食着。看了看孟静音,它在心里做着决定。它至今不知道孟静音当初为什么要拒绝他。是因为自己的家境不好?不,自己的家境在当地虽不敢说是豪门,可也当得上一个富户的称呼。而且自己的样貌也不丑,她为什么就要拒绝自己呢?黑猫吞咽了两片生鱼片后,想到这个问题,半点食欲都没有了。

  “什么时候,我才能彻底占有你?我要你做我的女人。这一次,我不会征求你的意见,我只要你做我的女人!”半夜,孟静音沉沉睡去。男人从黑猫身体里脱离而出,他走到孟静音的身边,伸手抚摸着她的脸颊。随后他俯身下去,将自己的唇贴在孟静音的耳边低声说道。

  孟静音又开始做梦了,又开始做前几天那个梦。梦里有个看不清面相的男人,在对自己说着什么。并且他,还对自己做着亲昵的举动。孟静音想要睁开眼睛,可是双眼却怎么也睁不开。她想翻身坐起来,可是身体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一般动弹不得。一抹冷汗从她的额头沁了出来,然后逐渐凝聚成滴滴汗珠,顺着她的鬓角滴落到枕头上。

  “咯~咯咯!”不知道是谁家养了公鸡,几声鸡叫传来,孟静音觉得自己的身体一轻。然后她猛然睁开了眼睛,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枕巾已经被汗水打湿了一片,她的睡衣被汗水紧紧吸在身体上,让她感觉到很不舒服。房间里的灯是亮的,眼前什么都没有。只有那只黑猫,此时正坐在猫窝里,怔怔地看着她!

  “咪咪。你怎么还没睡?我又做噩梦了!”孟静音拿起枕头边上的手表看了看,已经是凌晨3点半了。她有个毛病,睡觉的时候要是中途醒了,那么接下来就很难再睡着。3点半,距离天亮还有两个半小时。孟静音抬手摸了摸冰凉的额头,下床向浴室走去。她决定洗个澡,然后看看电视。等天亮之后,直接去上班。

  “不,请假算了。我得去买点辟邪的东西回来。”冲洗着自己的身体,孟静音改变了主意。她不信鬼神,不信佛道,也不信耶稣。她其实算是一个无神论者,一个纯粹的唯物主义者。可是接二连三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却让她选择了向佛道,向诸天神佛去求助。

  “老板...那天的那些符,你还有吗?”一连几天,我天天都准时开门。店里的纸人,花圈,纸钱元宝都被我补充得足足的。看着店里码放得整整齐齐的那些纸人花圈,我满意的点点头。刚要坐下喝口茶,就听见一个女人在背后问我道。

  “哦,是你啊!今天没把那只猫带出来?”我回头一看,认出了这个女人,正是前两天抱着一只黑猫的那个顾客。我搬了把椅子,放到她的身边随口问道。

  “你说咪咪呀?我把它锁家里了。”女人听我问起她的猫,显得神采奕奕的回答着我道。养宠物的人都这样,对待宠物就跟对待自己的儿女那般。只要有人问起宠物,他们一准能跟你扯上一天关于宠物的趣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