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蹲在窗口,目送孟静音离开之后,这才转身从窗台跳了下来。扒拉了两下门锁,将门打开之后钻了出去。白天,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出去转转,万一找到了能让自己身体凝实起来的办法呢?黑猫心里这么琢磨着。当然如果现在有人从楼梯道经过的话,一定会说一句这猫成精了。因为它居然还知道回身将门给关上。

  走在街上,黑猫看着路边的那些小卖铺,它很想进去拿上一包烟。只不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爪子,它还是作了罢。它很怀疑自己在拿到香烟之前,就会被老板抓住。一只母猫冲他喵呜喵呜叫着,就跟以前那些站街女看着开车经过的他,不停招呼着是一个意思。它看了那只母猫一眼,然后迈着小碎步跑远了。它的内心终究不是一只猫,它也远没有饥.渴到要玩人.和动物的游戏。

  前方传来的一阵嚎啕引起了黑猫的注意,它踮着脚跑了过去,原来是有人死了!嗯?那是?距离死人不远处游离着的一团阴魂让黑猫心中产生了兴趣。阴魂和自己比起来,似乎很弱的样子。黑猫心里琢磨着,踮着脚开始向那团阴魂接近着。它心里隐隐有种感觉,似乎吃掉那团阴魂,就能让自己的身体变得凝实一些。可是没等它凑过去,就被人一通棍棒给打了出来。猫会让死人诈尸这个道理,似乎人人都懂得的样子。

  舔了舔自己被人踢疼了的身子,黑猫心里有了主意。它决定晚上再出来,找机会吃掉那个阴魂,看看是不是如同自己所感觉的那般,真的能让自己的身体凝实起来!回去的时候,那只母猫已经不再看它了。因为在它的身边,已经出现了一只虎纹。那货正向那只母猫大献着殷勤,以图稍后一亲香泽。好吧,它不懂什么叫做一亲香泽。它只晓得母猫的屁.股后头散发着一股很吸引它的味道,让它想要啪啪啪!

  x更^新z最Fa快上…酷☆E匠V网g

  回到家门口的黑猫,这才想起来,原来自己没有钥匙进门!无奈之下,它只有趴在那里等候着孟静音回家!猫粮的味道,似乎还是不错的。等到中午,隔壁家传出了饭菜的香味,黑猫蜷缩着身子如此想道。

  “哎呀你这个淘气鬼,怎么从家里出来了?活该,进不去了吧?”12点一刻,孟静音从学校回到了家中。一到门口,就看见蜷缩在那里的黑猫。嘴里责备了两句,掏出钥匙将门打开,孟静音还是将黑猫抱了进去。进了屋子,黑猫挣脱了她的手,一溜烟跑到自己的饭盆旁边,埋头大嚼起里面的猫粮来。不吃,就是没饿着,不睡,就是没累着,这句话当真不假!眼下的黑猫,觉得这些猫粮,居然是如此的美味!恍惚间,它都有些忘记了自己曾经为人的往事。

  “该睡觉了!”作业没有看见那个让自己有些心悸的男人,令孟静音心里变得轻松了许多。等到晚上10来点种,她将黑猫抱进了猫窝里放好,抚摸了它两下后说道。黑猫蜷缩在猫窝里,张开嘴打了个哈欠,然后闭上了眼睛。

  约莫过了半个多小时,床上传来了孟静音那细微的鼾声。黑猫睁开了一直闭着的眼睛,冲床上看了一眼之后,再度趴在窝里不动弹。随之,从它的身上涌出一团青色的雾气。雾气贴着房门下端的缝隙来到了客厅,瞬间凝聚成一个男人的形状。

  “还是这样去吧,带着肉身过去,又会被人打!”男人旋身幻化出一身黑衣,脚下踩着白色的皮鞋。一个跨步穿过了大门来到了楼梯道内。他决定冒一次险,出去将白天发现的那团阴魂吞噬掉。

  顺着记忆中的那条街,他径直来到了操办丧事的那户人家。老式的住宅楼,下边的小院子里用楠竹和塑料布搭建了一座简易的灵堂。一口黑色的棺材摆放在那里,60瓦的大灯泡将整个小院照得纤毫毕现。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是年龄比较大的老人。对于邻居的去世,纷纷表示着同情。对于人家临时性的扰民,也表示出充分的理解和宽容。因为他们知道,迟早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男人看着绕着棺材不肯离去的那团阴魂,咽了口口水,然后迈步向它走去。阴魂似乎察觉到了男人的来者不善,漂浮着就想躲避他。无奈它实在太弱,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男人一个纵身过去,伸手抓住了它,张嘴一口就将不停挣扎着的阴魂给吞了下去。

  “啪啷!”一声,棺材前头的长明灯忽然碎了。主家见状一边轻声祷告着,让亡者入土为安,不要留恋人间。一边重新拿了个碟子,往里面添加了一些香油之后,放上捻子重新将灯给点了起来。他们压根不知道,此时亡者的魂魄,早已经成为了恶鬼的腹中之食。

  “果然,身体似乎是要凝实了一些呢!可惜,这个魂魄太老太弱。要是换成青壮年的魂魄,想必效果会更好一些吧?”男人舔了舔嘴唇,有些意犹未尽的说道。他决定趁热打铁,看看能不能在附近找到一个更强壮一些的魂魄供他吞噬!

  “儿子,学习归学习,休息也很重要。别看书了,早点睡啊!”男人游荡到一户人家,透过玻璃窗向里面看去。一个15-6岁的少年正在夜读。他的妈妈,正在那里劝着儿子,想让他早点去休息。男人隔着玻璃窗,看着眼前这个鲜嫩的少年,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

  “知道了妈,我还做两道题就去睡。你先去休息吧,明天还要上班呢!”少年起身将母亲推向门外说道。家里的环境很一般,少年也很懂事。他决定努力读书,为自己,为这个家庭争取到一丝翻身的希望!

  “啊!”少年将母亲推出门外,反手将自己小房间的房门给反锁上。正当他迈步走向书桌,不经意间却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一张紧贴在窗户上的脸,正冲他舔着舌头。猝不及防之下,少年发出了一声惊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