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符过处,一道罡风夹杂着丝丝雷弧扫过。两只恶鬼见势面露骇然,才牵到一起的手慌忙松开,一左一右就要各自躲避。我见状双手连挥,又是两张道符向他们追打了过去。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来了,就让我彻底帮张道玄把这件事给了解了吧。

  “噼啪!”两声,两只恶鬼躲避不及,各自被道符击中。两道雷弧闪过,两团阴影当时就浮现了出来。恶鬼显形,张道玄才算知道我为什么刚才说是两只鬼了。心中一阵后怕,他紧跟着走到我身后。此时此刻,他觉得只有跟我站在一起才是安全的。

  “为何害人?”我向前踏出一步,站在二鬼跟前厉声问道。

  “哼!”那中山装男鬼手扶着被道符打中的胳膊,挣扎着还想对我进行攻击。我一脚踏在他的胸前,将他踩回到地上。

  “不要!”就当我运起道力准备给他一个教训的时候,一旁的女鬼扑身抱住我的脚哀求道。

  “说,为何害人?”我脚下道力微微收回了一些又问!

  “只因我二人的棺椁木,被拉来做了电梯,我们虽有心离去,可是却身不由己。大师想想,要是你家每天人来人往,让你不得安生,你又该如何?”女鬼拉住我的脚,急声说道。听她这么一说,我明白了。合着是那制造商,将人家的棺材板子拉来做了电梯里的衬木才惹出这桩事情来的。虽然制造商无良,可是从这件事上我也发现,阴司在拘魂这方面,所做的工作还远远不够。人讲究个居者有其屋,鬼也该讲究个亡者有其所才行。该下去的不下去,遗留在不该它待的地方,时间久了终究会成为一个祸害。

  “我送你二人前往阴司入籍,你二人可愿意?”我缓缓松开踏在男鬼身上的脚,然后问他们。

  “师兄不可,这两个手上可还沾了人命!”我并不知道程超的那件事,张道玄一句话,让我将将收回来的脚又重新踏了回去。这一次的力度,较之刚才更胜几分,那男鬼被我一脚踏得魂体波动不已,眼看就要魂飞魄散。

  “要不是死了人,这里的老板也不会请我来了。”张道玄从我身后探出半颗脑袋来看着眼前的那两道阴魂说道。

  “杀人偿命,人是我杀的,和她无关!”男鬼倒也硬气,梗着脖子挣扎了两下对我厉声道。

  更{新}…最,F快上!i酷匠S-网

  “原来你也知道杀人偿命。”见这厮死到临头还在那里跟我嘴硬,我脚下再添几分力气将他踩得动弹不得道。

  “如同你刚才所说,要是我家每天都人来人往,我肯定会很烦躁。揍人,骂人或许都有可能。但是再怎么样,也还远远没有到要杀人的地步。要是都跟你们这样,心里不爽了就借用自己的能力去杀人。那么人世间那些家住一二三层,毗邻广场的住户们,是不是都该拿刀去砍那些广场舞大妈呢?每个人,每只鬼,都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本有意一脚将这恶鬼踩死,可是转念一想,阴司自有阴司的法度去制裁他们。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律法之上,当人可以凌驾于法的时候,再谈法制就是一个笑话!我缓缓松开了踏在男鬼身上的脚,站在那里对面前的两只恶鬼说道。

  “师兄...”张道玄见我有意放过这两只恶鬼,心有不甘的喊了我一声,毕竟刚才他可是差一点就死在这女鬼手上。

  “我不是阎王,无权夺了他们的性命。知道前段我去帝都明白了哪两件事吗?”我回身看着张道玄说道。

  “一,我现在四和十的发音很标准了。二,人间也好鬼界也罢,都要有规矩,也都要守规矩。我现在其实在后悔一件事,因为我在帝都,也曾经凭借自己的一时喜恶办过一件事。原本,我是无权那么做的!”我想起了那个太监,其实如果我当时冷静一些,大可以让齐一他们将那太监押回阴司交由十八看押起来。而不是简单的一下就要了他的命。我不过只是个凡人,事关钟馗,让我想起了顾纤纤。一时按捺不住,这才率性而为了一回。

  “人来!”见张道玄不再言语,我缓声唤道。

  “参见大人!”齐一和齐二此时被我安排在帝都见识皇宫里的那些阴魂,无暇前来!取而代之的,是两个陌生的阴差拜倒在我面前。

  “将他们带回去,按律审判!”我对两个鬼差一抬手,示意他们起身后说道。

  “是大人!”两个鬼差起身上前,各自用锁魂链锁住一个恶鬼。将他们提在手中对我施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去!

  “师兄,你...”张道玄耳听我在那里和人搭话,放眼看去面前却又半个人毛都不见。后脊梁又是一阵发冷,左右看了看扯了扯我的衣袖道。

  “没错,我瞒了你些事情。不过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好。总之,我依然是以前的那个程小凡。我不会去害人,更不会仗势欺人!对了,回头别忘了问这里的老板要20万!至于怎么跟他说,那是你自己的事情!”我看了张道玄一眼,将兜里的道符一股脑塞他手里说道。这些道符是我新近画的,跟以前的道符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毕竟以前我的实力,远没有如今这么强。所画的道符,自然在威力上也要差那么一点。曾经有一度,我都放弃了使用道符来对敌了。因为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些道符打在人家身上不痛不痒的,不如直接耗费道力打得痛快。不过如今,我决定继续使用道符。符篆的威力,已经跟我使用道力掐诀念咒御敌相差无几。

  “师兄,刚才你说要教我两招的事情...”见我按下了电梯的按钮,张道玄紧跟在我身后追问了一句。

  “明天去我家!”既然说了要教他两招保命的招数,我自然不会食言。走进电梯,我对他说道。

  “开门!”张道玄随同我一起下去,收拾完一楼大厅里的供桌等物事之后,他这才喊来了值班的安保,让人家把门给开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