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嘘,听说老总请了个道士来驱邪?”老板请了个道士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商场。而老总居然舍得花6万6来请这个道士,也舍不得给他们加半毛钱工资的事情,人们则不知道。夜里10点,商场关门之后,几个值班的安保人员聚集在值班室里议论着。今晚,他们得到了老总的特许,可以安心休息。外头就算是有啥动静,也不必去理会。几个人将买来的卤菜摆放在桌上,又起开了两瓶白酒,准备喝上二两,借着酒劲好睡觉。

  “有钱人都这样,信神信佛,生怕哪天自己的钱没了!喝酒!”闻言有同事笑了笑说道。

  “亲爱的,今天接了一活儿。等我忙完,过两天去陪你啊!”拉了一把靠椅,坐在商场一楼的张道玄没忘了给自己的恋人打个电话报告一下行踪。

  “你呀,岁数也不小了。得注意保养身体了,别那么拼命挣钱。钱是挣不尽的,身体最重要。”老太太脸上贴着面膜,半靠在沙发上叮嘱着自己的男朋友。60来岁的人了,到了这个岁数钱已经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首要的问题是怎么把身体保养好,让自己多活几年。虽然嘴里说活着就是在遭罪,可是真的死到临头了,又有几个人真能放下一切去死呢?

  “知道了,我这不是想多挣点儿,以后咱俩养老么?说实话,你家的情况我也是知道的。说句你不爱听的,就你那儿子和儿媳妇,你别指望他们今后能善待你。归根结底,最后你还得靠着我!”张道玄摸出支烟来点上,靠在那里对老太太直言不讳着。他不担心说这番话会让老太太心里不痛快,因为这是事实。他是心疼老太太,才会跟她说这些的。

  “别提他们了,你说得没错,要不是那个死鬼在房产证上写的我的名字,他们早不管我了。尤其是那个小狐狸精,整天在我儿子旁边儿嚼舌头,恨不能我早些死了,他们好继承遗产去逍遥快活。跟你说,得看他们对我的态度。态度不好,我死之前把房全卖了,把钱都捐了也不留给他们半个子儿!”老太太心里跟明镜儿似的,对于张道玄说的这些其实她心里早就有数。如今儿女坑父母,长辈坑晚辈,老公老婆互相坑的事情已经是屡见不鲜。老太太不傻,早防着呢!

  “你心里有数就好,这些事本不应该我说的。毕竟咱俩现在还没成为一家人。我得干活儿去了,你早些睡。”张道玄看了看商场里的电子钟,时间已近子夜,他决定开工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消不消得了他不敢保证,但是场面上得让人看得过去不是!在商场一楼摆上了香案,香烛纸钱一应准备妥当之后,张道玄掐着指诀口中念念有词的在那里绕着香案转起了圈儿。等香咒,笔咒都念罢,这才铺开黄表纸提笔沾了朱砂画起了符。

  “从顶层开始吧!”拿着一摞符篆,张道玄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自言自语了一声。走到了电梯门口,张道玄莫名的觉得自己有些心里发怵,后脊梁发冷。他忽然想起了电梯里死过人的事情来。

  “怕是最近来回跑,没休息好。我一个道士,居然开始怕鬼了?”张道玄觉得自己应该是最近忙着谈恋爱,城里镇上来回跑着累了。道士怕鬼,就跟警察怕小偷一样让人觉得可笑。站在电梯门口很是犹豫了一番,张道玄咬着牙按下了按钮将门给打开了。电梯里有股子淡淡的香味,而且显得很干净。四壁镶着的玻璃里,反射出张道玄的影像。张道玄伸手在自己的额头上使劲拂了三下,拿着道符迈步就走了进去。

  按下了13层的按钮,眼前的电梯门缓缓关闭。看着控制面板上的数字在不断变换,张道玄心里也逐渐踏实了起来。看来自己是真的疲劳了,或许过几天该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千万别是心脏有毛病了啊!张道玄脚后跟在地上不停点着,心里头暗暗说道。电梯很快就到达了顶层,在叮的一声之后,门开了!

  ●酷匠&网0c唯s一V正版4,,《其他。都Y^是n!盗版))

  张道玄看着电梯外那些尚且亮着的灯光,迈步走出了电梯。他知道这些照明是商场老板刻意为他留下的。出了电梯门,张道玄下意识的向身后看了一眼。电梯还是那部电梯,里面也依然十分干净。所不同的是,张道玄从镜子里,看见了一个女人。一个长发垂腰,身穿着一套连衣裙,低头站在他身后的女人。

  张道玄后背上的汗毛当时就竖了起来,拿起手中的道符,头也不回就冲自己身后拍了过去。他的手掌似乎是触及到了什么,一股子寒意透过道符传到了他的掌心。道符嘭的一声自燃了起来,勉强化解掉了这股子冷意。脚下拌着蒜,张道玄接连后退了几步。等他稳住脚步再看,却发现自己身前什么都没有。他知道刚才绝对不是自己的幻觉,就算他道术不怎么样,可毕竟干这行也干了多半辈子。是真,是假他还是能够分辨得出来的。

  一只冰冷的手从张道玄身后伸了过来,直接就勒住了他的脖子。手臂是冰凉的,也是纤细的。看起来柔若无力,可是勒下来的力气却足以让张道玄窒息。急切之中,张道玄挣扎着从怀里摸出了一张道符。这张道符,还是以前他跟我一起去矿山的时候我给他的。反手一下将那张道符拍在了勒住自己脖子的手臂上,一声惨叫从身后传来,那条手臂当时就松开了。

  张道玄直起身子喘息了几下,等自己缓过劲来之后,迈步就往电梯走去。这笔钱他不挣了,哪怕从此名声扫地,也比把命丢在这里强得多。师兄的道符都只能把它逼退,还留在这里就是送死?走到电梯门口,张道玄心里想道。

  “哒哒哒!”张道玄一边回头向身后看着,一边伸手不停地按动着电梯的按钮。可是他不管怎么按,电梯的门却始终不开。

  “师兄,救命啊!”张道玄觉得有股子寒意在向自己逼近着,仓惶之中他拿出手机给我打了个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