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已经两天没出屋了?”分派出人手去找59老男人的同时,另外一拨人则是在斑秃的带领下来到了丽丽的家门口。从房东的嘴里,他们得知丽丽已经两天没出门了。跟随在一起的警察出世过证件,房东很配合的将门给打开了。一开门,就闻见了一股子腐臭味。一伸手,拦住了跟在身后的房东和斑秃之后,天组的人跟着警察走了进去。

  “组长,那女的死了!”看着倒在梳妆台前,已经出现尸斑的丽丽,天组的同事第一时间给沈从良打去了电话。而随行的警察,也是面色不怎么好看的跟自己的上级汇报着这里发生的命案。

  “看来,有些事情终究是避免不了。现在你们跟紧了那几个摄影师,我觉得,那个死太监肯定还会对他们动手的。还有那个59老男人,也要盯紧了。”沈从良轻咬着嘴里的烟斗,连声对属下们发号施令着。帝都不比别处,一例命案已经是上限。要是再出现第二例,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因此倒霉。当然,这些倒霉的人当中并不包括天组。只是事关灵异,沈从良觉得自己有那个责任尽快将这件事给了了。

  房东闻着屋子里的腐臭味,心里就隐隐觉得有些不妙。而斑秃则是趁着身边没人,转身撒丫子就溜了。没人缺心眼儿,虽然警察不让他们进屋。可是凭着自己的判断,他们也能猜出来屋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瞅着身边这个死胖子溜了,房东其实也想溜。顺着台阶向上走了两步,他又停下了脚步。溜,他能往哪溜。这件麻烦事,注定要和他发生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忽然对这句话深恶痛绝起来。

  “这个哥们儿,这是...”等警察从屋里出来,房东搓着手问道。

  “等着吧,你这房子怕是不好租了!”警察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对他说道。经警察这么一说,房东当时就知道自己的猜测变成事实了。一跺脚,转身向楼上走去。在这件案子完结之前,他算是哪儿也去不了了。

  “死人了!”我正在南锣鼓巷里吃着20块钱一串的糖葫芦,就接到了沈从良的电话。电话里他语气深沉的对我说了这么三个字。我将嘴里的糖葫芦咽下去,眼神跟着一个穿着清凉的妹子移动着,嘴里反问了他一个谁字。

  “那个模特,据说已经死了两天。”沈从良听着我嘴里传来的咀嚼声,不由得将声调提高了一些。看来出了命案,让他的心情很有些糟糕。

  “也就是说,拍照的那天晚上就出事了?”我将手里的棍儿扔进一个垃圾桶里,将手上的糖稀舔干净问他。

  “差不多应该是那天晚上,怎么样?闲着无聊的话,帮忙做点事情?帝都这边的人,安逸得太久了。有些事情只知道按部就班,这么干活不会担责任,可是很多时候却没有效率。我现在不需要按部就班,我需要的是效率,怎么样才能把事情尽快的处理掉。”沈从良有些急了,这件案子发生在帝都以外的任何城市,他都不会急。用他的话说,帝都无小事。发生任何事情,都有可能被中南海所关注到。

  “说吧,要我做什么?”我将手指舔干净,又走到一颗树下擦了擦手指上的唾沫,然后问沈从良道。

  “帮忙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个害人的东西给抓出来。”沈从良见我答应了,语气显得轻松了一些道。

  “这个得碰运气,真的不骗你,因为我又不是神仙,哪里会知道那货下一步会在哪里出现?我尽力而为好不好?”我心里琢磨了一下,然后对沈从良说道。

  “好,你尽力而为!”沈从良知道我的尽力而为,就一定是尽力而为。他相信我出马的话,办事效率一定会高出其他人很多。齐齐格的事情,我不就很迅速的解决了么?

  “老板,T恤怎么卖?”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嘴里那么回答沈从良,心里其实已经有了主意。转身走到一个橱窗跟前,看着塑料模特身上的那件纯棉T恤,我饶有兴致的走了进去问道。

  “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都精神多了!”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我买下了那件T恤。将它往身上一套,我趾高气昂的走在南锣的街道上,确实觉得自己精神了许多。不顾街道上的妹子对我低眉浅笑着,我迈步就往地铁站走去。果然是人靠衣装,要不是这件衣裳,哪里会有这么多妹子关注我?走在路上,我心中无限感慨着。

  “那边的事情都料理妥当了?”回到了宾馆,将T恤脱下来过了道水。我将齐一和齐二给招了上来。

  “回大人的话,已经料理得差不多了。只是这中间,赏善罚恶司还有各殿的殿主们,都掺和进来分了一杯羹。当然,功劳的大头儿还是在大人这边。”齐一对我拱手躬身道。

  “跟阳世一个揍性,有些活儿没人干的时候,大家都装聋作哑。一旦有人开始干了,特么是人是鬼都凑进来分润些好处!对了,查前日夜间这片地域是谁负责巡查的。带他来见我!”我靠在沙发上对齐一他们吩咐道。

  “喏!”齐一和齐二闻言也没有问究竟,只是齐声将差事给应了下来。

  ?d酷匠网永I"久免4b费看{小说

  “见过大人!”不多会儿,就看一个身穿着黑袍,胸前还绣着一个缉字的阴差班头跟在齐一他们身后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看着他胸前的那个缉字,我知道他是稽查司的阴差。说起来,去年的时候贫道跟他还是一个部门的。至今,那块缉字令牌还在我身上不曾交还。

  “无须多礼,本官问你,前日晚间,可是你负责这片区域的巡查?你可知晓,前日有游魂害了一条性命?”要人下力气办事,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笼络,一种是吓唬。我笼络了齐一他们,现在吓唬着这个阴差。目的都是一样的,就是想要他们尽心竭力去办差,不敢有半点的马虎!果然,经我这么一吓唬,那个稽查司的阴差当时就对我连连叩首请罪不已。

  “本官现在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带上你的人,将这片区域团团给我围住。但有孤魂野鬼现世,不问缘由先拿了再说!”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抓住那个害人的死太监,只有利用地府的阴差了。当然这勾当我不能让沈从良知道,要是让他知道了,今后且有我忙的时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