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接我回去呗,反正你每天也是闲着瞎晃。”我对电话那头的刘建军说道。

  “在哪儿?”刘建军没有忙着答应,而是开口问我在哪里。

  “额,派出所!”

  “哪个派出所!?”

  ¤《更R新8最快=上{)酷q匠网

  “东湖派出所。”

  挂了电话后,过了俩小时,刘建军走进了讯问室。

  “胆子越来越大了,这次玩到人家女生寝室里去了?”刘建军嘴里训斥着我,眼神却在我身上来回地扫视了一番。我知道,他这是怕我在这里挨欺负了,看看我身上有伤没。虽然和东湖派出所隔着市,可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里面有些弯弯绕他再清楚不过。

  “有原因的哥!”我挠挠头说道!

  “叫叔!”刘建军冲我瞪了一眼道。

  “你好,我是邻市刑警队的,这是我的证件。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把人领走了!”虽然东湖派出所是位于省会城市的派出所,可是刘建军这个市刑警队大队长还没把它放在眼里。最起码,他的级别比派出所所长还要高半级。

  “没什么事,本来早让他走了。你是没看见,刚才那群学生围在外头那通闹。我们把他留下,也是抱着保护他的态度。”人警察叔叔在那解释了两句道。都是一个系统的,低头不见抬头见,没准以后还要合作呢?谁也不会把人往死里得罪。更何况我本身也没个啥事情。

  “那好,给你们添麻烦了。往后去我们那,我请你们吃饭!”刘建军闻言伸手和人握了握,又客套了几句,这才将我从派出所带了出来。

  “唉唉,你怎么出来了?”才出派出所大门,就看见顾翩翩和胖妹两人拎着包一溜小跑过来道。

  “瞧你这话问的,我怎么就不能出来了?对了你们怎么来了?”我走到刘建军开来的切诺基旁边,拉开车门正准备上去。忽然想起来这俩妞怎么这个时候还敢来和我凑近乎,难道不怕别人脑洞大开把事情越描越黑么?姑娘家什么最重要,名声!

  “翩翩请了一礼拜假,说是出来避避风头,免得有些人在那里乱嚼舌根。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地方可去的,就来看看去你那玩几天。等这阵风过了,再回来上课。”胖妹气喘吁吁的在那里说道。

  “哦,那你是干什么来了?”我一想也对,这几天要是继续上学,那些个没吃到葡萄的货肯定会借题发挥发散一下心中的抑郁。他们发散舒服了,就该顾翩翩抑郁了。出来散散心,避避风头也好。转念一想不对,整件事情里压根没有胖妹什么事,她来干什么?

  “我怕翩翩去外地被你欺负,跟来保护她!”胖妹说得大义凛然的。

  于是俩妞跟着我上了车,带上她俩事小,一路上不知道让我受了刘建军多少白眼。看他那意思,是我在学校闹腾得还不够,居然还把人姑娘拐带回家了。

  “唉咿,合着你是个卖花圈的啊?”到了我生活的那个小城,已经是下午4点半了。等刘建军将车停到我铺子门口,我下车将铺子的门打开之后,胖妹一脸嫌弃的在那说道。

  “要不,我给你们开宾馆住吧。”我瞅了瞅白事铺子里的那些个花圈和纸人,挠挠头对顾翩翩说道。这地方,还真不适合招待客人。

  “好啊好啊,开一间带电脑的大床房,我和翩翩一起住!”胖妹闻言连连点头道。这丫头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

  “行了,你们休息一下,洗个澡,然后我带你们去吃饭。对了叔,晚上把你们那些同事都喊上吧,我请大家吃饭!”早就答应过刘建军,要请他和他的同事们吃顿饭的。正好今天顾翩翩和胖妹过来做客,索性我就一起请了算了。刘建军见我要安排客人住宿,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市局定点的宾馆里安排了下来。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我对他们说道。

  “还算你小子有心,那我给他们打电话了啊!”刘建军说完,开始给同事们打起了电话。

  “叔,酒店啥的你熟,给找个档次稍微高点的地方。”现在我兜里不差钱,心想着第一次请人吃饭,总得去个像样的地方才行。

  “算了吧,就在一般的地方吃点。”顾翩翩轻轻扯了扯我的袖子说道。我估摸着,她是刚才看见我那间几乎没有生意的铺子之后,害怕我在她面前打肿脸充胖子吧?毕竟这种事情,男人是最擅长去干的,尤其是在美女面前。

  “不差钱!”我拍拍兜里的钱包对她笑道。

  “那咱们去吃海鲜吧?”胖妹可不管许多,闻言开口说道。

  “咱们这是三线城市,不比省会。海鲜拉过来,要么不新鲜了,要么个儿贼小。一块钱硬币大的鲍鱼你吃不?”我揉揉鼻子对胖妹说道。这可真不是舍不得钱去骗她,而是我亲身经历过。有一回,有人请养父吃饭,上桌儿点了道鲍鱼。等鲍鱼上来之后,一个真比一块钱硬币大不了多少。打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在本市吃海鲜了。

  “额,那你们这儿都有啥好吃的啊?”胖妹最关心的就是个吃。

  “秋高气爽,正是吃螃蟹的时候。咱们这淡水湖里养的大闸蟹,你们可以尝尝。”刘建军到底是公家人,平常吃得多。见我实在没什么主意,随即在那里推荐道。

  决定了去吃螃蟹,我们一行人就驱车赶往了位于市郊湖泊中心的一个小岛。岛屿不大,也就方圆4平方公里左右。将车停在岸边的停车处,我们一行坐渡船来到了岛上。等定好了位置,点好了菜之后,刘建军的同事们也先后赶了过来。

  “刘队,今天怎么舍得请大家吃螃蟹啊?”一见面,许海蓉就打着趣道。

  “不是我请,是他请!”刘建军示意大家坐下,完了指着我说道。

  “哟,这不是今天登了头条的名人么?那啥峰要知道你去次女生宿舍就能上头条,还不得气死啊?今天这顿就该你请!”许海蓉一拍我的肩膀在那里玩笑道。我能坐在这里,就代表了我没什么事情。就算有事,也说明我有那个能力把事给平了。所以许海蓉依然和我有说有笑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