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休了!”长公主果然是个被皇帝宠坏了的孩子,闻言直接让我休了人家。虽然说和顾纤纤还没有缔结百年之好,可是让我淫于富贵,屈于威武,做那等劈腿之事,也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个,恕难从命!”我一抱拳说道。

  “如果你把她休了,本宫便纳你为驸马如何?”长公主掀开龙辇前方的纱帘,露出半张腻如凝脂的俏脸来对我轻启朱唇道。论长相,长公主不可谓不美。可是我不喜欢这么强势的女人。纳?纳你妹妹的。况且我的目的,不是在梦里找媳妇的,而是要圆笔仙一个千年的夙愿。唉,谁让贫道对待妹子总是心软呢?

  “末将与贱内感情甚笃,长公主殿下恐怕要失望了!”我后退一步,再度抱拳躬身道。而我与长公主之间的对话,身后随同见驾的副将是听得一清二楚。他面露焦急地连连拉扯着我的甲胄,示意我三思!

  一句贱内说出口,顾纤纤笑了,笑得很美。整片桃花林的桃花,忽然间齐齐绽放,随风飘荡得漫天都是。

  “不识抬举,拿下他!”当着众人的面被我拒绝,让长公主这个一直被官家宠爱着的人怒从心头起。也不管皇帝就在身后还没有发话,一拂袖就对龙辇左右的禁军们下令道。

  “这!”众禁军闻言面面相觑起来。他们是负责皇帝安危的禁卫,皇帝没有下令,他们不敢妄动。可是偏偏下令的这个人,又是深得皇帝欢心的长公主。从,怕皇帝事后追究他们未奉君令而妄动,那是要掉脑袋的。不从,又怕长公主事后找他们算账,那也是要掉脑袋的。

  “去吧!”皇帝见我拒绝了掌上明珠的美意,心中也是有些不爽。能打仗的将军,遍地都是。可是能得自己欢心的闺女,可就这么一个。所以,他也不管旁人会不会说他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灭,良臣忘。微闭双目,对帐下禁卫们说道。

  “喏!”众禁卫得令,齐齐道了声喏,然后执枪举盾就向我围了过来。

  “玄将军,得罪了!”禁卫统领冲我歉意的一抱拳。

  “谁敢动我们将军?”禁卫一动,我麾下三军也动了。尸山血海一起走过来的生死弟兄,他们不能让我就这么被人拿了。哪怕要拿我的人,是皇帝也不成。

  “旁人能反,未必我们就不能反!”这就是将士们心中的想法。

  “玄霸,莫非你要作反?”皇帝见状,怒目圆瞪的问我道。

  “反便反了,皇帝老儿你能奈我们何?”不等我答话,麾下将士策马而出大声道。

  于是,就打起来了。一边是皇帝的禁军,一边是跟随我的三军将士。城门失火,殃及池鱼。那些个围观的群众还没弄明白真相,就看见眼前一阵厮杀,然后残肢断臂漫天飞舞。再然后,群众们就做了鸟兽散。

  “你搞的鬼吧?”顾纤纤撑着纸伞,在乱军之中将我拉扯到桃花林中,笑眯眯地看着我一言不发。而我瞪了她一眼问道。原剧情不是这样的啊,这妞怎么乱改剧情啊?我心头有些郁闷。

  “官人何必发恼?我就是要那狗皇帝,还有那个公主,死在乱军之中方能消我心头只恨!”顾纤纤素指轻挑着我的下巴,吐气如兰的道。

  R\更kD新最k快上◇酷Bi匠网

  “这个,好像弄反了吧?”我一把握住顾纤纤的手腕,反手挑起她的下巴,用一种很富有侵略性的眼神看着她道。

  “官人心动了!”顾纤纤抿嘴一笑,轻抚着我的胸膛呢喃道。啧啧,不得不说,顾纤纤这调调儿,正挠到了贫道的心里的痒处。

  “真是个妖精!”我连忙鼻观口,口观心的将心头那股子燥热压制下去道。

  这边厢,我在和千年女鬼顾纤纤打情骂俏。那边厢,禁军和我的梦中兄弟们杀了个血流成河。经过一年的讨贼厮杀,我麾下将士们的战斗力绝不是那些卖相光鲜的禁军所能比拟的。不多会儿工夫,副将便引军冲散了禁军,直奔龙辇而去。

  “做个梦而已,不用弄得这么凶残吧?”我看着大惊失色的皇帝,还有抱头鼠串的群臣们,有些无语的对顾纤纤说道。

  “对于官人来说,这或许只是一个梦。可是对于我来说,这不是梦。这只是千年来一直想做,却没有机会去做的事情。当年的玄霸,如果和你今日这般......就算是死,我也死得其所!”顾纤纤将头轻轻靠在我的胳膊上,看着桃花林外的血流成河说道。

  “过去的事情,何必总是放在心头呢?做人要向前看!当然,做鬼也一样。”我轻嗅着身边美人儿的体香劝慰着她道。心在哪里打上了结,就得从哪里解开。顾纤纤的结,关乎于皇帝,长公主,还有玄霸!今日,看来是做个了结的时候了。

  “将军!”桃花林外,副将已经擒住了皇帝和长公主。一回头,冲我喊了一声。他是在征询着我的意思,对于皇帝和长公主,是杀还是不杀!

  “官人,该你做决定了!”顾纤纤美目盼兮的看着我一笑道。

  “唉,莫怪莫怪。留下你们,恐怕她的心结依然解不开。反正只是个梦,你们也死了千年了。生前享尽荣华富贵,现在就舍己为人一次吧!”我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被副将擒住的皇帝,又看了看身边面露期盼的美人儿。最终一咬牙抬起胳膊往下一挥。

  “将军有令,斩!”副将一脚将皇帝和长公主踢翻在地,拔出佩刀大喝一声就砍了下去。噗噗两声过后,两颗大好的头颅滚落在地。

  “心愿已了,今后我倒是不知道该何去何从了。”顾纤纤看着地上的那两颗人头,挽起我的胳膊说了一句,然后准备挥袖将梦境破去。

  “等等!”我抬手制止了她,迈步从桃花林中走了出去。

  “将军!”众将士见我走出来,纷纷上前抱拳施礼道。

  “弟兄们跟了我一年,也没有别的可以给大家。这些金银,大家便拿去分了吧。”我指着辎重营里的那几大车金银珠宝对他们说道。稍后,梦就会醒。梦醒了,我和他们的缘分也就走到头了。梦里的一切,我都带不走。让他们分了,或许他们能够在这个虚幻的梦境中,生活得更好一些呢?我在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

  “还有,有缘自会相见!”深深看了一眼这些将士们,我冲他们一拱手,深施一礼说道。

  “将军!”众将士的动作定格在这一刻,这个梦,终于走到了尽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