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这专破佛心的无上大法,烈焰红唇!”我一把抱住顾翩翩,深吸一口气说道。然后撅起嘴,不顾美人儿的挣扎和反抗,一下印了下去。霎时间,贫道顿觉阴阳调和,天地间充满了和谐的音符。香,糯,滑。品尝之后只觉唇齿留香,让人流连忘返!这就是唇分之后,这一吻留在我心里的印象!

  “啊,臭流氓!”顾翩翩经我一吻之后,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一把将我推开,一巴掌扇在我脸上,随后化作点点银光消失不见!

  “哦呵呵呵,老尼姑,你失算了!”我摸了摸被扇得火辣的脸颊,很是得意地冲面色铁青的老尼姑挑了挑眉毛大笑道。救下了顾翩翩,我的心情顿时轻松了许多。心里盘算着,接下来再把剩下的妹子救回来,就功德圆满,大功告成了!

  “啪啪啪!不愧是情种,居然让你找到了这么个下贱的方式把人给救了!”我的身后传来一阵鼓掌声,而面前的老尼姑还有周遭的那些个比丘则是纷纷化作银光消失无踪。我知道,笔仙来了!

  “游荡世间千年,有人要么是事不关己,要么就是大难临头各自飞。时至今日,终于在你身上看到了一点与众不同的地方。”笔仙将伞收了,袖子一挥,幻化出一座青山,一片桃林对我说道。

  “请坐,请茶!”桃林之中,有一石桌。桌上有一壶茶,两个茶杯。桌边有两个石雕的圆凳,笔仙指着圆凳对我相邀道。

  “事业和爱情,二选一,你选哪个?”待我落座之后,笔仙在我对面坐下,替我斟满茶杯问道。看来,虽已经过千年,她却依然放不下当初的那段情。或许在她心中,将军玄霸只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的负心人吧。也不知,当时那种情况,放在她身上,她又会作何决定?

  “熊掌我所欲,鱼亦我所欲!金钱和女人,我都要!”我端起茶杯,轻嗅了一下茶香,然后一口喝下去道。

  “我说的是事业和爱情!”笔仙白了我一眼,再次替我斟满茶杯道。

  “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么?衡量一个人的事业是否成功,无非就是看他银行里有多少存款而已。哦,换句话说,就是看他钱庄里有多少银子。有了钱,爱情自然会和你不期而遇。或有意,或无心,总会有有心人闯入你的眼帘的!”我耸耸肩说道。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就那么难么?”笔仙皱眉道。在她心中,爱情就应该是纯洁无垢,不参杂任何功利性和目的性在里头的。

  “你觉得呢?”我伸手托住一片飘落下来的桃花瓣反问道。

  “如果,当年你处在玄霸的位置上,你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来呢?”笔仙看着我手中的花瓣,双手托腮问我道。

  “额,这个......”说实话,这个问题我没法回答她。很多事情,只有身临其境了,才会做出符合当时处境的决定来。

  “青山相爱,白云相待。梦不到紫罗袍共黄金带。一茅斋,野花开。管甚谁家兴盛谁家败,陋巷箪瓢亦乐哉。贫,气不改。达,志不改!入梦,告诉我你的答案!”笔仙柳眉如烟的站起身来轻吟道!

  “唉,唉,你不讲江湖道义!”临入梦之前,我只来得及对这只千年的女鬼喊出这么一句来,随后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玄郎,此去阵前务必多加小心,妾身会日日在此桃花林等你回来。”等我回过神来之后,只觉得怀中拥着一具柔若无骨的身子。紧接着,就听见人家吐气如兰的在我耳边呢喃着。

  ;¤酷匠!}网正版首;发(d

  “只是,玄郎?玄郎是谁?妈蛋,玄霸?贫道化作了大将军玄霸?笔仙,你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吧?”等我彻底清醒过来,弄明白了自己的身份之后,不由得脑仁儿一阵生疼。

  “额内啥,你放心,某这次必定斩将夺旗,立下个天大的功劳回来见你。待我得胜日,便是你我成亲之时!”事到如今,我只有努力回忆着先前看过的剧情,重复着里面正主的台词对怀里的妹纸说道。奈何我不知道怀里妹子姓氏名谁,只有这么含糊过去了。

  “将军,大军即将开拔了!”副将在桃花林外提醒着我。

  “一日不见君回,妾身便一日在此等候。日日不见君回,妾身便日日在此等候。玄郎,珍重!”待我轻推开怀中人儿,转身准备走出桃花林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美人儿充满了情意和不舍的抽泣声。温柔乡真乃英雄冢,就这一声喊,弄得贫道都不想率军出征了。

  “将军,此次若是立得大功。恐怕你和顾纤纤小姐的婚事,老太爷也不会再加阻拦了吧?”等我翻身上马,引领大军前行之后,身侧的副将凑过来说道。

  “老太爷?顾纤纤?”我摸了摸下巴琢磨着,这啥时候又冒出个老太爷来了?等等,难道顾翩翩的前世,也就是那个请来的笔仙叫顾纤纤?

  “是啊,先前将军回家说想娶一商贾之女为妻,老太爷不是还动用了家法么?这回将军要是得胜归来,官升几级。老太爷一高兴,没准没允了你和顾家小姐的这门亲事呢?就算老太爷不允,届时将军挟功而归,大可恳请圣上下旨赐婚。到那时候,就算老太爷也不敢不尊圣命吧?”副将和玄霸乃生死弟兄,两人可谓是无话不谈。知道玄霸,哎,也就是现在我顶替的这个角色啦。知道我深深迷恋着顾家的那个绝代妖娆,于是在那里出谋划策道。

  “哟西!”我摸摸下巴,觉得这个办法似乎不错。只是,我该怎么绕开那个劳什子长公主呢?我的内心中,其实想在这个梦中,还那个顾纤纤一个圆满的结局,了结了她千年的积怨。

  “将军会说倭国话?”副将闻言惊诧道!

  “不是,这是某家乡俚语,意思是有戏!嗯,就是有希望的意思!”我连忙纠正道!

  “原来如此!”副将不疑有他,随即点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