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形寿,不饮酒!汝今,能持否?”里头正在主持着剃度的师太根本不为我所动,继续在那里慈眉善目的看着顾翩翩问道。

  “能持!”顾翩翩跪在那里,闻言一叩首答道。我一见这形势,顿时急了,迈开脚步就欲往观音殿里冲!这等那老尼姑问完,黄花菜都凉了。

  “尽形寿,不银欲!汝今,能持否?”老尼姑抬头看了我一眼,嘴角泛起一丝笑意。然后面容一整,继续问顾翩翩道。这是最后一问,只要顾翩翩回答能持,那么她就在梦里出了家。就算我把她叫醒,她的心这辈子也会沉浸在梦境之中不能自拔。

  “能......”说话间顾翩翩就准备开口作答!

  “持你妹,你们CEO大和尚都生孩子去了,还持个毛线?”情急之中我脱口而出,随即夺过身边一比丘手上的木鱼,使劲砸向了那老尼姑!木鱼砸出,老尼姑急忙闪身躲避,我险险打断了这一问。

  “贫尼一再忍让,莫非施主以为,佛陀不怒?”老尼见我坏她好事,手挽佛珠枯目圆瞪问道。

  “我管你怒不怒,你收别人做弟子我不管,收她不行!”我一手横在胸腹之间,一手倒背与身后。长身而立在大殿之前,端地叫个英姿飒爽。

  “阿弥陀佛!护法比丘何在,将此獠叉出山门!”老尼姑掌中急抚佛珠,似乎在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随即双手合十,对左右喝道。

  “师太,你犯了嗔戒了!”见左右涌出数十膀大腰圆的尼姑,我后退半步,抬手按住腰间金钱剑的剑柄,冲那老尼姑一挑眉毛道。

  d酷r匠网@k永r久7?免费p看小}说1R

  “休得呱噪!”尼姑们手中俱都凭空出现一根长棍,一声喝,朝着贫道身上劈头盖脸的就打了过来。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仁灿管魂,丁巳养神。太阴华盖,地户天门。吾行禹步,玄女真人。明堂坐卧,隐伏藏身。急急如律令!”见众尼姑来势汹汹,我再度后退半步。随即脚踩七星步,嘴中念出了六丁护身咒。咒语落地,我身外罩起一个如清水涟漪般的太极图来,将我牢牢护在其中。

  “嘭嘭嘭!”数十棍棒齐齐落在我身上,却被太极图一一反震回去。一时间观音殿外比丘横飞,呼痛连连!

  “孽障,胆敢在观音殿外行凶?当我佛没有雷霆手段镇压与你不成?”老尼见众比丘不是我的对手,脚下一点横渡出殿外一抬手对我喝道。

  “你也只是旁人的一个傀儡,何必这么卖命?真要打?放马过来!”我将手中金钱剑挽了一个剑花,并指成剑直指凌空而来的老尼道。

  “一花一世界,一步一莲台!”老尼人在半空,嘴中低吟起来。然后,就看见一朵朵莲花衬托在她脚下,随着她的脚步一一绽放。而我身边的景物,也开始发生了变化。我仿佛置身于一个满是镜子的地方,每一块镜子里都有我,都有顾翩翩还有这座庵堂。

  “啪啷!”我一剑敲碎一面镜像,镜像破碎,却又折射出更多的我,更多的顾翩翩还有庵堂来。

  “我佛慈悲,普度众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心中一惊,正欲将身边这些镜像全都打碎,看看它们到底能够折射出多少个我和顾翩翩来,耳边就传来了那老尼姑的低声梵唱。

  “果然有些门道!”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很想把金钱剑放下。然后进那观音殿,随顾翩翩一同剃度出家,落个耳根清净!念头乍起,握住金钱剑的右手掌心便传来一阵刺痛。刺痛过后,我清醒了过来。隐约我看见,金钱剑身上方才有霞光一闪而没。我仗剑于身侧,举头四顾冷声道。

  “困在贫尼这万千法界之中,我看你怎么脱身。且暂时放过你,待我为徒儿主持完剃度,再来与你计较!”虚空中,传来老尼的声音。随后,世界归于平静。无光,无风,无感,什么都没有!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急急如律令!”大急之下,我咬破舌尖,吐一口心头血与掌上。伸指沾血在额头上边画着符,边沉声念道。此咒名为开眼咒,施咒之后可看破世间幻象。

  “就是这里!”法咒念完,我在额头上的符也画好了。我双目闭起,不去看周遭幻象。然后觉得一股清凉之意从额头正中涌出,随即四周景物变得历历在目。我找到了老尼万千法界里的破绽,迈步走了出去!

  “尽形寿......”从万千法界中走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依然还在观音殿殿门前。而那老尼,正在那里主持着剃度。

  “兀那贼尼,道爷我出来啦哈哈哈!”我右手持剑,左手则是探入兜中紧扣数张道符,一扬下巴,对那老尼大声道。

  “魔障,这便是你的魔障。乖徒儿,你且去破了这魔障,为师再来为你剃度!”老尼咬牙切齿的在那对跪在当前的顾翩翩说道。

  “是师父!”顾翩翩双目无神的站起身来,转身迈步向我走来。

  “老东西端地歹毒,此番事了,待我回去之后,贫道必见着秃子就打!”这一下我就有些束手无策了。老尼姑让顾翩翩来对付我,虽然我只要一下就能将她制服,可是面对着这个颜值极高的女人,贫道下不去手啊。一跺脚,我冲站在那里阴阴发笑的老尼发狠道。

  “翩翩,醒醒!”眼瞅着顾翩翩走到我面前,我伸手抓住她的肩膀摇晃着喊道。

  也不知道这顾翩翩到底中了什么招,其他人由我一叫就能醒过来。偏偏到了她这里,半点作用都不起。

  “啪!”顾翩翩一抬手,一巴掌抽在贫道脸上!

  “手劲儿还挺大!”我摸了摸被打得发麻的脸颊,看着面前的美人儿说道。

  “这可是你逼我的,醒了之后不要怪我就好!”眼看着顾翩翩还准备给我来一巴掌,我眼珠子一转想出一辙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