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和刘佳同寝室的妹子,不知为什么,她的梦境被笔仙安排到了青楼里。

  “每个人的梦,都是源自于她内心最真实的渴望。她不想,我又怎么能强迫得了她呢?”我的耳边,传来了笔仙的声音。

  S酷%匠●网"永久…p免费看v小F说

  “有的人渴望金榜题名,有的人渴望功成名就,有的人渴望家财万贯。而她,则是渴望不劳而获。我这是在满足她的愿望,你觉得呢?”笔仙继续在我耳边说道。

  “你错了,青楼女子也是考劳动吃饭的。不劳而获?你不如把她弄去当官更贴切一些。”我耸了耸肩,拿起桌上的酒壶往杯子里斟满了酒,一口喝下去说道。

  “噗嗤!”笔仙闻言忽然笑了!

  “我觉得,你这个人其实也蛮有意思的!”她在虚无处对我说道。

  “你看看,女人嘛,开开心心的,多笑笑多好。”我打了个响指看着虚无中某处说道。笔仙藏得住自己的形,却藏不住自己的味。

  “油嘴滑舌的小家伙,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把她们都救下来!”笔仙娇嗔了一句,随即消失无踪。任凭我怎么抽动鼻子,也闻不到她的气味了。只是,为什么说我小?身为一个男人,最不能容忍异性说自己小和不行。哪怕她是一个女鬼也不能这么说!

  “小巧儿今日出阁,还望诸位老爷公子多加怜惜。还是老规矩,诸位对巧儿是真情还是假意,就全看诸位稍后的表现了!”老鸨子双手拢在袖子里,站在画舫里的阁楼上看着下边的文人骚客们慢悠悠地说道。这就是准备让这些冤大头们竞价的节奏了。

  “老夫,老夫出价纹银50两!”一个富商模样的人率先起身说道。

  “50两也想跟俺争美人儿?老子出100两!”起身竞价这货绝壁是个屠户。问我怎么知道的?隔老远我就闻见他身上那一股肉臊子味了。

  “嗯哼,我家老爷出价纹银300两!”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走到头前,清咳了一声举手道。

  “哟,袁半城怎么来了?今儿怕是这美人儿与你我无缘了啊!”有人定睛一看,认出了管家的身份。他家主人,正是有半城之称的大盐商。于是乎,当即有人就打了退堂鼓,转而坐在那里看起热闹来。

  “走路都要拄拐了,还弄得动么?”有那羡慕嫉妒恨的人在一旁轻声说道。大声是绝壁不敢的,人有钱,打死他顶多也就赔个纹银830两。800两的赔偿金,30两的安葬费!

  “这你就不懂了吧,人自己弄不动,还不兴让那小娘自己动?左右是花钱了,这钱也得花得畅快不是?算了吧,咱就别去丢人现眼了。过了今日,明日再来找巧儿。顶多花销个纹银10两,甚至只要3-5两也是有可能的。”有那常逛青楼的在一旁支着招道。

  “袁大老爷出价300两,果真对巧儿是真爱。还有大老爷加价的么?”老鸨子看着底下竞价的那些个人,笑得脸上的粉直往下掉。

  “在我家官人跟前,谁敢妄称老爷?都听好了,我家官人出价纹银500两。老鸨子,适可而止啊!”一个身穿劲装,腰悬佩刀侍卫模样的人起身冷然道。这话未免说得狂了点,顿时引起了画舫内一众瓢客们的不满。

  “谁这么狂?”袁半城的管家一回身,拂袖喝问道。一句话问完,看着侍卫身边的那人,忽然就将身子矮了下去。

  “小的不知是大人驾到,出言无状出言无状!”那管家膝盖一软,跪倒在地自己抽着嘴巴子连声道。

  “不知钱大人大驾光临,鄙人失礼至极,失礼至极!”饶是袁半城,看清了那人的面相之后也是汗如浆出。起身走到那人身前,压着声儿连声赔罪道。

  “罢了,不知者不罪,咱家也就是过来散散心。终日里陪着圣上,咱家累啊!”那人一开口,不阴不阳的在那说道。倒不是他真怪罪了这个袁半城,而是他本身的身份,就是个太监。

  “唉,什么世道。只要有钱,太监也能逛青楼!”我推开面前的碗盏,长身而起叹道。

  “何人大放阙词?不知死字怎么写么?”一句话,犹如捅了马蜂窝。太监没啥反应,太监身边的人就如同辱了他们爹娘一般站出身来道。

  “我管你是何身份,这不过是一个梦,有种你来中华人民共和国砍我?”我一脚将一个急于表现的狗腿子踢翻在地,拨开人群蹬蹬蹬往阁楼上跑去道。

  “醒醒,该回去了!”上得楼来,一巴掌将抓住妹子手腕的老鸨子扇翻在地,我手指往她眉间一点大喝道。随着这声喝,眼神逐渐清明起来的妹子很是感激的冲我点点头,随后化为一团虚影消失不见。

  “啧啧啧,真是个情种!嗯,那么接下来,继续做你的护花使者吧!”随着妹子消失不见,画舫里的人也都定格在那里,保持着之前的表情和动作。笔仙凭空出现,看着啧啧有声的说道。然后袖子一挥,画舫和里面的人便化作点点银光消散无踪。

  “duangduangduang”梦境再变,我出现在一处庵堂外头。庵堂甚大,庵前庵后种满了松柏,显得很是清静雅致。几声钟声随风而来,直让人顿起放下执念,在此出家的念头。

  我顺着庵堂门前的青石台阶迈步而上,微闭着双目享受着那山风拂面。不多会儿工夫,便来到了庵堂的正殿,观音殿!此时观音殿内左右林立着数十位比丘,俱都满面慈悲的看着跪在正中蒲团上,长发披肩的女子低吟阿弥陀佛。

  “尽形寿,不杀生!汝今,能持否?”大殿正中佛像之下,矗立着一个老比丘,此时手里正拿着一把剃刀看着跪在面前的女子问道。

  “能持!”跪在蒲团上的女子,低眉顺目的应道!

  “顾翩翩?顾翩翩,你持什么持,快跟我回去!”闻声识女人,我大声冲观音殿内那个准备剃度出家的女子喝道。这要是让她在梦里出了家,就算把她救回去,恐怕从此她也是看破红尘,无爱无欲的命。人活一世,就该在这滚滚红尘里打一个滚才算没白来一遭。我岂能让这个颜值如此之高的女子,终日里念叨着阿弥陀那个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