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嘘,这边!”等到了下午6点过后,我来到了江大的门口。胖妹老早就等在这里,一见我从出租上下来,有些鬼鬼祟祟的冲我招手道。这个时间段,正是放学的学生们三五成群出来吃饭,又或者是约会的时候。门口来往的人很密集,胖妹拉着我的手,带着我跟着进出的人群一起混进了学校。

  “母夜叉你搞定了没有?”进了学校,顺着那条通向女生寝室的林荫小道走了一段,我停下脚步问胖妹道。

  “别担心,待会看我的手势见机行事!”胖妹扬了扬手里的油纸包对我说道。

  “这是什么?”我抽了抽鼻子,闻见了一股麻油味。

  “麻油鸡,母夜叉最好这口。待会我找她唠嗑,缠着她,你就趁机溜进去。翩翩住6楼,603,你可别故意走错房间什么的。”胖妹特别嘱咐了一句,要我别走错了房间。还刻意强调了,别故意走错房间。

  “为啥现在的人与人之间,这么缺乏信任捏?”我满腹惆怅的想道。

  “孙大妈,您还没吃呐?”少时到了女生宿舍楼前,胖妹让我藏林子里,自己拎着麻油鸡走到管理员大妈的跟前脆生生问道。

  “没呢,正准备看看谁去食堂,顺道帮我带一份回来。”孙大妈手里拿着个碗,对胖妹说道。

  “这个点儿了,食堂都没啥可吃的了。再说了,今儿可是周末,人家都忙着谈恋爱呢,谁会给您带饭呀?我说您也是,大周末的自己个儿出去吃点儿好的呗?那么省干嘛呀!”胖妹拉着孙大妈的胳膊,在那里聊了起来。

  “不省不行啊,家闺女正读大学,还有个小子读高中,花钱的地方多着呢。唉,看着这一个个儿的都忙着约会,我都有些担心我家闺女,在学校可别被那些个坏小子给骗了。”孙大妈把碗放在窗台上,顺手搬了把椅子过来示意胖妹坐下说道。

  “儿孙自有儿孙福,大妈您操得了那么些心么?再说了,没有恋爱的人生是不完美的。闺女大了,有人追求是好事,您应该高兴不是?不像我,别说别人追我。就是我追别人,别人都跟见了鬼似的退避三舍。”胖妹把椅子挪动了一下方位,拉着孙大妈的胳膊说道。这么一挪动,胖妹的脸就正对着我这边了。而孙大妈,则是被她带着背过了身去。

  “听你这么一说,大妈心里都觉得心疼。谁不是妈生爹养的啊?他们不追你,是他们没福气。”孙大妈倒是个心善的人,看着胖妹楚楚可怜的样子,摸着她的头慈爱的说道。

  “嗯,是他们没福气。不过大妈,他们都嫌弃我太胖。为了爱情,我决定减肥了。这只麻油鸡,就给您做晚餐吧。”胖妹说着,将手里的麻油鸡递到孙大妈手里,同时冲躲在林子里的我使了个眼色。

  “这孩子,这得好几十块钱呢。你自己留着,晚上饿了吃。”孙大妈看着手里的麻油鸡,将它又递了回去道。趁着她跟胖妹两人在那里谦让客套着的时候,我猫着腰一溜小跑的就进了楼梯道。

  “不了不了,我要减肥,您吃您吃,我上去复习功课去了。”胖妹见我进去了,将麻油鸡硬塞进孙大妈手里,随后吭哧着就往楼上跑去道。

  “你得报销,30多块钱呢那麻油鸡!”进了楼梯道,胖妹追上我说道。

  “小气,等事情办好,我请你吃回来好了!”我轻弹了胖妹的额头一下说道。

  “那我要去吃韩国烤肉!”胖妹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说道。

  “行,烤30块钱儿的!”我点点头道!

  “去死,小气鬼!”胖妹在我肩头捶了一下忿忿道。

  “阳光明媚,裤衩,额,妇女开大会。谁说妇女没有地位,啊呸,那是万恶的旧社会!”走在楼梯道上,我抬头看着悬挂在头顶上的那些个五颜六色的,或厚或薄的各色裤衩,一时心生感慨诗兴大发道。

  “你在看啥呢?走过了!”跟在我身后的胖妹一把拽住我,用手遮挡着我那双正应接不暇神采奕奕的眼睛说道。

  “翩翩,开门!”将我拉了回来,胖妹敲响了603的房门道。

  更新5/最●‘快2t上R酷k?匠;网9

  “昨天睡得可好?”进了顾翩翩的寝室,我环视着里面的风景问道。

  “昨天没做梦,你那符还真灵。”顾翩翩将挂在床头的一条丝袜取下来塞进了枕头下边,俏脸微红的对我说道。

  “啧啧啧,翩翩这位是谁啊?都带寝室来了?正好今晚姐妹们有约,这儿就让给你们了。这回就放过你了,下回记得请我们吃饭。”顾翩翩同寝室的几个姐妹见我进来,丝毫不觉得奇怪的在那里说笑道。这种事情,她们在大学已经司空见惯了。换句话说,现如今谁还没几个泡友啊?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

  “喂,记得买平安保险啊!”临出门,几个妹子回头冲我笑道!

  “平安保险?”我觉得我已经与社会脱节了,居然听不懂这些同龄人在说些什么。不过虽然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但我还是觉得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雀有一套哟,自己领会去。白白了您呐!”妹子冲我挑了挑眉毛,说完把门关上就走了。

  “中华文化,果然博大精深!”沉思良久,我终于明白了妹子话里的意思。随即昂首赞叹道。

  “刘佳她们就住在隔壁,现在过去么?”等我元神归位,从遐想中清醒了过来。顾翩翩给我倒了一杯水,放到桌上问我道。

  “还早呢!”我抬手看了看表,时针指在了晚上7点钟。然后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说道。

  “唉,我发现我最近做梦好像做上瘾了耶!”在隔壁,刘佳一边往脚趾甲上涂抹着指甲油,一边对同寝室的姐妹们说道。

  “为什么?”有妹子敷着面膜在那里问道。

  “就好像是看电视连续剧一样,好想看看最后的结局是什么啊。不行,今晚我要早点睡,早点做梦!”刘佳往脚趾甲上吹了吹气,好让指甲油快些干掉。然后盘着腿在那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