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这个戴在身上,或许晚上可以睡个好觉。”吃完饭走出日本馆子,天色已经全黑了。我从身上摸出一张逐鬼驱魔符,塞到顾翩翩的手里说道。不过这只是个权益之计,要想彻底解决麻烦,还得弄清楚,笔仙要准备害谁。然后,就让贫道去梦里等她吧!

  “真的假的?”顾翩翩有些狐疑的看着我。

  “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我抬手做捻须状说道。

  “去你的!”顾翩翩娇嗔一句,伸手在我胳膊上拧了一把。不得不说,贫道确实很享受这种和美人打情骂俏的调调!

  “这些钱你拿着,待会帮我套话去。”走了几步,我正准备伸手拦辆的士送顾翩翩和胖妹回学校。忽然想起来胖妹今晚还有任务,随即从兜里摸出三张红票子塞她手里说道。

  “哪用得了这么多呀!”胖妹喜笑颜开的说着,手里却极快速地把钱揣进了兜里。

  更H3新最快$上n酷&w匠|网|-

  “行吧,你俩一起回学校。”不多会儿,就有一辆空的士停到了我们面前。我将两个姑娘送上车,付过车钱以后嘱咐着她们道。

  “这附近有宾馆么?”送走了顾翩翩她们,我站在路边又拦了一辆的士。上车之后我问司机道。

  “兄弟,最近可抓得紧。逮着了男的一万,女的五千。”司机闻言在那笑道。贫道看起来很像是那种招瓢的人么?

  “罚这么多?”左右是无事,我陪着司机扯起了淡道。

  “现在是什么时候?中秋节快到了知道不?人家还不得整俩钱儿发个奖金,分个福利什么的?”司机一语道破天机。

  “真想玩,我带你去个地方,保证安全。真逮着了,罚金老板兜了。不过这车费么,会贵上那么一点点。怎么样兄弟?去不?”司机将载客牌儿竖起来,回头问我道。

  “我就说么,世上就没有白扯的淡。合着人家在这儿等着我呢?”我心中腹诽不已。

  “送我去附近的宾馆吧!”我摇摇头对司机说道。

  “成!”叫我没那个意思,司机也不多说了,点点头将车向前来去。

  第二天一早,我还在睡梦之中就被胖妹的电话给吵醒了。

  “喂,打听得怎么样了?”我打了个哈欠问胖妹道。

  “果然和你说的一样,她们的梦有前走后。如果连起来的话,就是一个完整的故事!”胖妹有些兴奋的在电话里讲。

  “说来听听!”我从床上翻身起来问道。

  “古代的时候,当然我没问是哪个朝代,不要纠结细节。古代的时候,一个将军和一个富家小姐相爱了。将军英俊威猛,小姐温婉可人。”胖妹在电话那头,努力想把几个人的梦串联在一起,然后整合成一个完整的故事讲给我听!

  “就在两人准备谈婚论嫁的时候,国内发生了叛乱。将军奉命出征,讨伐逆贼。而小姐则是十里相送,依依不舍。临分别时,将军对小姐允诺,待到得胜归来之时,就是两人喜结良缘之日!”

  “后来呢?”我点了支烟,盘腿坐在床上问道。

  “将军这一去,就是一年。小姐捱不得相思之苦,日日去两人分别时的那个桃花林苦等。终于有一天,快马来报,将军讨伐逆贼连战连捷。不日即将带着逆贼头目的首级凯旋而归。”胖妹接着说道。

  “小姐得知自然欣喜异常,心说终于盼到情郎凯旋,有情人得望终成眷属了。”

  “可是世事无常,将军的英姿落入了公主的眼中。于是公主向皇帝进言,要将军做她的驸马。将军一战威名满天下,早已是功高震主。皇帝也有心夺了他的军权,好让他逐渐淡出天下人的视野。”

  “于是皇帝就答应了公主的请求?”我吸了一口烟,张嘴吹散了盘桓在眼前的烟雾问道。

  “答应了。皇帝不单答应了,还决定在皇宫里宴请群臣,为公主和将军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皇帝这么做,有两个目的。将军做了驸马,按律就必须辞去所有的军职,只能领一个驸马都尉的虚职。再一个,皇帝要向全天下昭告,皇家对将军不薄,为了嘉奖他的功劳,连公主都嫁给他了。”

  “这么一来,不但削了将军的权,还邀买了全天下有志之士的心!”听到这里,我插嘴道。帝王之术,无外乎平衡和制衡。功高震主之辈,能有故事里这个将军这般下场的,着实不多。

  “就是这个道理。那小姐得知将军即将和公主大婚,终日以泪洗面。终于在将军大婚的那天,悬梁自尽了。”

  “小姐自尽之前,在白绢上留下了一句话。自古多情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故事说到这里,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听完故事,我半晌无言。

  “那么,谁的梦接近尾声了?”一直到烟蒂烫了手,我才醒过神来问胖妹道。

  “刘佳!”胖妹在电话里说道。

  “那天,她说想要一种凄美的死法。痛失所爱,悬梁自尽,够凄美了!看来,笔仙第一个下手的对象,就是她了!”我从床上下来,走到窗边刷一声拉开了窗帘。看着窗外有些刺目的阳光说道。

  “那怎么办?那不就是说,明天刘佳就会死?”胖妹在电话那头急急问道!

  “白天笔仙不会动手,要动手也是晚上。明天晚上我去你们学校,你想办法让我混到她们寝室里去。”虽说和刘佳素未蒙面,可是见死不救不是我的风格。我决定明天去女生寝室里,等着笔仙的到来。只是有个麻烦,那个看门的大妈是个及其难以对付的人。贫道对鬼有办法,对她,则是毫无办法。

  “为什么白天不会动手?”胖妹问道。

  “你见过鬼在白天出来溜达的么?”我反问道!

  “也对哦,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把母夜叉引走,你趁机溜进去救人!”胖妹闻言称是道。

  “母夜叉又是谁?”这回换我纳闷了!

  “看门大妈!”胖妹说完,我顿觉神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