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算了康少,跟一个连英文都不懂讲的人争个什么?我们继续喝酒去!”或许是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和那小白脸,哦对,是康少一伙儿的当中有个人开口劝道。

  “不懂英文怎么了?你懂日文么?嗤!”我生平最恨人家用英格利什来和我一较高低。闻言我扬着下巴问那多嘴的货道。

  “日文?哈哈哈哈,你要是能说出一句日文来,今天你们这顿我请了!”康少似乎拿定了我没知识没文化,骄傲得跟只公鹅似的在那说道!

  “孙子,可算被我带沟里了吧?”我心中一阵得意。

  “雅蠛蝶!”说完这句,我头也不回的进了包间。只留下满堂看热闹的人们鸦雀无声。

  “点菜,刺身,寿司......额,还有什么东西好吃?”不理被气得面色铁青的康少,我大马金刀的坐到桌边冲和服妹子招手道。可是不几句,我就不知道该点些什么了。就这俩玩意,还是我从电视里看来的。

  “别听他胡说八道的!”顾翩翩在一旁扶额不已,拧了我一把之后对头顶一阵乌鸦飞过的和服妹子说道。

  “北极虾烟熏三文鱼卷!”颜值高的妹子点菜都让人赏心悦目,顾翩翩连菜谱都不看,就在那里跟人和服妹子说道。

  “哈依!”可算逮着一句能听懂的外语了,我看着人和服妹子心中万千感慨。

  “三文鱼手卷寿司!”顾翩翩一开口,立时把我的注意力从和服妹子身上拉了过去。

  “哈依!”这是今天我第二次听懂外语了,虽然和之前那句是同一个词。一时间,贫道深深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善意。

  “蒲烧鳗鱼,鲜虾味增汤,照烧鱼丸串,时蔬天妇罗,金枪鱼刺身。”随着顾翩翩每点一道菜,和服妹子都会哈依一声。于是,恍惚间我似乎觉得自己已经深谙日文一道了。

  “喂,醒醒醒醒。人都走半天了!”就在我脑洞大开,浮想联翩的时候,眼前一只手不停地在那里晃悠着,同时耳边传来了顾翩翩语带戏谑的声音。

  “你真厉害,不看菜谱都知道那么多日本菜!”对于点菜这事儿,由不得我不服,我由衷的伸出大拇指称赞着顾翩翩道。

  “只不过以前,爸爸带我吃过几回而已。”顾翩翩眼神一黯说道。看来我的一句无心之语,触动了人家妹子心里的痛处。

  “那个什么少的,走了?”我有些歉意的挠挠头,完了把话题扯开道。

  “彭有康,香港彭氏药业的继承人。想追顾翩翩很久很久了,因为有我挡驾,一直没让他得逞。”久未作声的胖妹见我问起那个康少,连忙开口在那里表着功道。

  “人家贼有钱了,程大哥,你要想追翩翩,我看难度好大呀!”胖妹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的说道。

  “不过呢,要是我能帮你说上几句好话,你的机会或许会大很多哟?”不等我接话,胖妹又说道。

  “江城的餐厅,想上哪儿吃就上哪儿吃!”我冲她挑了挑眉毛逗着她道。要问我对顾翩翩动心不?答案是动心啊!颜值高的妹子,对于汉子们的杀伤力那是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只不过现在只是出于一厢情愿的阶段,如果真能成事的话......我脑洞再次大开,陷入了无限的遐想当中。

  “喂喂,一点诚意都没有。陪两位美女吃饭,你居然能开小差?”见我眼神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嘴角露出一丝憨憨的笑容,胖妹一巴掌拍我肩上,将我的元神从体外拉了回来道。

  “额,我这元神喜欢出窍。当初要不是过早修炼出元神来,也不至于在上课的时候经常出窍而导致学习不好了。贫道,唉,一言难尽!”我在那里胡言乱语起来。

  不得不说,这日本馆子上菜的速度倒是很快。才聊了没几句,俩和服妹子就先后端着托盘走了进来。我瞅了瞅桌上那些整得贼拉好看的菜式,再看了看一旁已经拿起筷子准备开动的胖妹,心中暗道一声:“好看是好看,就是份量忒特么少,这够吃么?”

  最“新?章节上酷k匠lk网

  “多佐!”等把菜上齐之后,和服妹子很是恭敬的对我们一鞠躬说道。

  “阿里嘎多!”这句我能应对,于是微一躬身对人妹子道。

  “咿?你真懂日文?”胖妹闻言整个人都不好了,看着我惊诧道。

  “额,感谢CCTV,感谢什么V,都是从抗日神剧里学来的。”我老神在在的说道。这是实话,现如今的后期配音比以往专业多了。大多数有几句台词的鬼子兵,到后期都会有专业人士进行配音。甚至有很多正宗的日本人,也会漂洋过海来拍片挣钱。

  “吃东西吧,别贫嘴了!”顾翩翩夹了一个寿司放我碟子里说道。

  “沾点酱油,芥末什么......”见我看着寿司发愣,顾翩翩心知我土鳖的毛病犯了,在一旁教我道。

  “说说吧,最近怎么了?”将那团用醋熏煮过的米团和上面那片生鱼肉吞下肚去,我放下筷子问顾翩翩道。这玩儿看起来好看,吃起来,说实话我还是比较适应牛肉面配油条的节奏。今天请她们来吃日本菜,就是图个清静,我好问顾翩翩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怎么!”顾翩翩很优雅的吃着刺身轻声说道。

  “你爸托付我来照顾你,我就有责任替你解决一些麻烦。听说你到了晚上连门都不敢出了?惹上谁了说说看?”我拿起筷子,学着顾翩翩夹了一筷子生鱼片扔嘴里道。

  “这事儿,你管不了。”顾翩翩停下筷子,将面前的酒杯拿起来,一口喝干了道。

  “你不说,怎么就知道我管不了?”我拿起酒瓶替她把酒杯斟满说道。

  “听说过笔仙么?”顾翩翩一连喝了三杯,将杯子倒扣在桌上微醺着问我道。

  “一种和鬼沟通的把戏!”关于笔仙的游戏,我当然知道。这种游戏往往流行在高中或者大学的校园里,这个年龄段的人正是对未知的事情最有兴趣的。所以,往往会以为好奇,而惹出一些事端来。听顾翩翩说到笔仙,我大致上猜出了她惹上了什么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