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斗尸

  随着最后一枚棺材钉被起出来,整个现场的气氛不由自主的就紧张了起来。大家此时的心态就和小孩子放鞭炮一般,对事情本身很感兴趣,可是又害怕受到伤害。

  张道长手握天蓬尺走上前去,留下了两个看起来胆子最大的青壮之后,让其他人都从屋子里退了出来。两个青壮手里各拿了一根铁钎,准备听张道长的号令开棺。

  “不好,快退!”我在人群中抽了抽鼻子,一道尸气扑鼻而来。我奋力将挡在身前看热闹的乡民向两边推了一把嘴里大喝道。

  “嘭!”话音未落,棺材盖子就冲天而起。撞破了房顶飞了出去。随后打棺材里坐起来一具起尸。起尸身穿黑色的寿衣,面容白中泛青,间或从鼻孔里钻出几只蛆虫来在那里展示一下自己的存在。

  “快走!”张道长见状一尺抽向起尸的天灵盖,嘴里急急对那两个目瞪口呆愣在当场的青壮喝道。

  “铛”一声,天蓬尺抽打在起尸的头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来。起尸受了这一击,立时变得凶性大发起来。一个纵身直愣愣从棺材里跃了出来,转身就是一爪抓向了袭击他的张道长。

  “仁高护我,丁丑保我,仁和度我,丁酉保全......”张道长大惊之下迈步连连后退,同时嘴里念起了六丁护身咒。奈何,平日里用功不够。没来得及把咒语念全,他就已经被起尸一爪挠到了身上。

  s看,s正$。版章s7节》上酷匠网J

  “啊!”顷刻间张道长就血染当场惨叫一声。闻到了人血的味道,那具起尸愈发不会放过他了。双臂一抬,掐住了张道长的脖子,张嘴就往他的脖颈处咬了下去。

  “带乡亲们走!”我急匆匆对手足无措的赵大叔喊了一句,随后拨开身前那些被惊得四下乱窜的乡民。几个大跨步就赶到了已经绝望的张道长身边,甩起金钱剑抽打在起尸的脸颊上。

  金钱剑曾是养父随身的法器,又岂是张道长手里的杂牌货所能比拟的?这一下只抽打得起尸脸上泛起一阵白烟,一股子尸臭随之扑鼻而来。

  “道友救我!”已经被起尸掐得七荤八素的张道长见势连忙挣扎着对我喊道。

  我闻言接连两剑抽打在起尸的双臂上,将它抽了个皮开肉绽。这玩意的脾气就跟游戏里的怪一样,谁打得他狠,他的仇恨就在谁身上。接连挨了我三下,起尸手上一使劲将张道长抛了出去,然后挥舞着双臂直愣愣冲我扑了过来。

  “取点公鸡血,用血调朱砂。役雷咒会画吗?画一张备用,快去!”情况紧急,我也顾不得和张道长客气什么了。金钱剑一横,将起尸逼退两步后对起身踉跄着往门外跑去的张道长喝道。

  这具起尸被关在棺材里,经过了两夜的阴气浸淫。方才又见了张道长的血,此时已经有向白毛僵的趋势发展了。若是父亲在,一柄金钱剑灭他足够。可是我修道日短,再一个在经验上还是有所欠缺。此时仅仅靠这一柄金钱剑,想要镇压这具起尸恐怕还有些勉为其难。

  “我靠!”说话间再看那张道长,一溜烟跑出门后就不见了踪影。我嘴里大骂一声,手中加快了金钱剑的舞动节奏,将将把面前的起尸给阻挡住。

  “不能让它跑出去,不然方圆百里都要遭殃。来几个人帮我拦一下。”我边打边往门外供桌那边退去,想要找个机会将役雷符画出来。

  我不喊这一句还有几个人躲得远远的围观,我这么一喊,嚯一声所有人都做了鸟兽散。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外加这具起尸在这里打得热闹了。

  “嗤!”我被起尸一臂打了个踉跄,倒退着从门口摔倒出来。起尸张开他那没剩几颗牙的的臭嘴,蹦跳着就奔我追了过来。他的身形方才暴露在阳光之下,就是一阵嗤嗤作响。阳光,将起尸的身体灼起了一阵青烟。若是再在阳光下多待片刻,恐怕就凭着头顶的烈日,就能将它给焚化了。

  “妈蛋,你再追啊!来啊,来啊!”起尸被阳光威慑得又退回了屋子里,我见状从地上翻身而起,跳着脚对它吼道。见它只是在屋内阴影处张牙舞爪着,却并不敢迈步出来。我将金钱剑往腰里一盘,小跑到供桌旁抓起那只被捆绑了个结实的公鸡。啪啷一声摔碎了一只碟子,拿起碎瓷片来就割破了公鸡的鸡冠。

  不顾公鸡发出声声嘹亮的鸣叫对我抗议着,我倒提着它捏住鸡冠子挤了一些鸡冠血到装着朱砂的碟子里,提笔沾着朱砂就开始在黄表纸上画起了役雷符。

  “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付臣诸将,烈面南行。勾面使者,立荡乾坤。烈面使者,敷盖乾灵。掷目使者,撼动雷神。争目使者,列阵布营。八杀威猛,追到翼星。神兵队队,九天敕命。敢不从命,破灭汝形。神兵如急急高真律令!”役雷符画好,我嘴里念着役雷咒,将符藏于掌心,脚踩七星步就向起尸逼了过去。

  “砰啪,滋!”拼着挨了起尸一下,我将雷光萦绕的役雷符拍在了它的额头上。一声炸雷响起,起尸半边脑袋被炸了个粉碎,随后直愣愣倒在了地上,身体上还间或显露出几道电弧来在那滋滋作响。

  我看着地上这具被电得青烟缭绕的起尸,捡起张道长遗落在屋里的天蓬尺在它身上杵了两下。眼看它再无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

  “解决了,没事了,都出来吧!”我抬手抹去了额头上的汗水,揉了揉身上被起尸打得酸痛的地方,走到门口高喊起来。

  “师兄果真好手段,张某人有眼不识真君,在这边赔罪了,福生无量天尊!”张道长从草丛里钻了出来,老脸微红地来到我面前一稽首道。

  “小程道长果然是继承了真一道长的衣钵,晚上别走了,我炒几个菜咱俩喝几杯。”赵大叔也从一处隐蔽的小林子里钻了出来,走到我面前颇为不好意思的说道。

  “趁着午时未过,架一堆柴火把起尸烧了吧!”得到了众人的承认和尊重,我的心里也是畅快不已,于是在那里提出了建议道。

  “师兄说得甚是!”半天之内,我在张道长嘴里的称呼。就从小子,道友,升格成了师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7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