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桌一张,糯米一碗。活公鸡一只,黄表纸若干。法水一碗,香三柱,烛一对。毛笔一支,朱砂一碟。此獠厉害,贫道不得不开坛做法。”张道长进得老汪家的堂屋,绕着棺材来回走了三圈之后一脸严肃地对站在门外的众乡民说道。

  “或许是有点真本事?”我站在围观的乡民当中,闻言心中暗道。到目前为止,张道长表现得还算是中规中矩。

  “道长,什么是法水?”有乡民不明就里,出声在那问道。其他的东西在农村都是现成的,独独这法水是个什么水,多数人还是不知道。

  “嗯哼,清水一碗!”张道长很满意乡民的无知,闻言捻须轻咳一声道。

  “快去准备,错过了午时,可就要等明天了。”张道长抬头看了看有些刺眼的阳光,转身出了老汪家的门催促着乡民们道。在此之前他也曾做过几场道场,渡过几个亡魂。最让他声名鹊起的一次,则是镇压了一具起尸。也正是因为那次的事情,才成就了他在行内的名声。

  在他看来,既然自己可以镇一次起尸,那么第二次也理应手到擒来。方才那么说,只是题中之义罢了。不把起尸说得厉害一些,他事后怎么好意思开口问这些人多要钱?

  “都快去帮道长准备物事,都愣着干嘛?多等一天就是一天的变数。”村老将手里的拐杖往地上顿了几顿,吩咐着乡民们道。变数不变数的他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多等一天,就得多给这个道士一些钱。今天的钱都是大家凑的,明天难道还要大家凑?他干,旁人也不干呐!

  有了村老的督促,一众乡民呼啦一声各自散去为张道长准备所需用用品去了。人多力量大,不到半个小时,供桌和一干物品皆已准备齐全。而此时的张道长,也已经换好了一领崭新的道袍。只见他度步来到供桌前,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天蓬尺,三清铃,令牌等法器一一摆放齐整了。

  “呔!”指挥着众人将供桌抬到老汪家门口。张道长环视了一下聚拢在身边的乡民,一跺脚发出一声喊。

  “嚯!”众乡民冷不防被这声喊吓得后退了半步。

  “肃静!”一捻须,张道长颇有威严的对众人喝道。随后转身点燃了供桌上的那对大烛。

  “叮铃!”等众人俱都闭口不言之后,张道长摇响了三清铃。

  “稽首皈依一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青华府启奏太乙救苦尊”铃响过后,张道长从桌上拿起一支香就着烛火点燃了唱道。

  “叮铃!”将香火插入香炉正中,张道长又摇响了第二声三清铃。

  “稽首皈依二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朱陵府启奏十方灵宝尊”口中唱完,张道长依次点燃了第二炷香,并且将其插到香炉左边。

  “叮铃”待香插稳,张道长摇响了第三声三清铃。

  “稽首皈依三炷香香烟缭绕遍十方此香经达黄箓府启奏道场诸圣众!”点燃了最后一炷香,张道长面露虔诚的作了个四方揖,然后才将香火插入香炉右手位置。至此,三炷香均已上完。

  “开坛做法先上香,念香咒,倒也不错!”我轻抚着腰间的金钱剑暗道。这就如同机关开会,最开始都会有人出来念个开场白什么的,提醒大家待会要开会了是一个意思。

  “嘭!”念完香咒,张道长一扬手,面前的烛火发出一声响,兀地窜起尺余高的火苗和一团缭绕的白雾。这一手,只镇得四周乡民们信服不已。只是我知道,这丫肯定在手里藏了磷粉了。弄完玄虚,张道长拿起毛笔沾了水,拿过一张黄表纸就着朱砂就画起了符。

  “开棺!”等符画完,张道长显得很是疲累的对乡民们说道。只有我知道,他疲累个毛线,这番作态,只不过是想等事了之后好问人多要些钱而已。

  “张道长,你敕笔咒忘了念!”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规矩,想要纸笔有灵,这敕笔咒是少不得的。本着大家都是同行,我好心提醒了他一句。用没有作用的符纸去对付起尸,他是嫌命长了么?

  “贫道开坛,小辈休得无言乱语!”人家不领我的情,反而在那斥责了我一句。

  “张道长,开棺须谨慎呐!”好心被当了驴肝肺,我也是冷笑着说道。

  “叉出去,开棺!”张道长定定看了我一眼,咬牙切齿的说道。

  “小程,你就少说两句吧!”赵大叔走到我跟前,拉住我的胳膊将我往一旁扯了扯劝道。

  “待会要是起了乱子,赵大叔你帮忙稳着点乡亲们。”我皱了皱眉,看着那具黑黝黝的棺材,还有张道长的背影对赵大叔说道。别人信不信我是一回事,有些事情我说不说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就待这儿看热闹吧,别掺和了行不?”赵大叔语气里有些不耐的说道。年轻好,也不好。在某些时候,人们会感叹一句:年轻真好!可是年轻,则是我们这行的硬伤。就如同中医一样,似乎年龄越大,才会越受人信赖和尊重。

  “好吧!”人家不信我,我也没办法。冲赵大叔笑了笑,我往后退了几步道。

  随着张道长的招呼声,村里有几个不怕事的青壮走上前去准备开棺。这些人,平日里多是好吃懒做,争勇斗狠的货色。只不过在这次起尸的这件事上,倒也多承他们的帮忙。话说回来,不是争勇斗狠的人,谁敢去碰里面躺了一具起尸的棺材?

  一枚枚棺材钉被他们起了出来,整个现场除了起钉子的声音就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人们都伸长了脖子向老汪家的堂屋里张望着,等着看待会张道长是如何镇压那具起尸的。其中有去起棺材钉的青壮,甚至拿出了身上的手机,准备把过程拍下来发到朋友圈去混几个赞。

  “唉!”看着这些无知者无畏的人,我轻叹了一口气,又将身体向后退了几步。

  最新.X章节|D上"酷6匠g$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