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电话,在学校有什么事情,随时给我打电话。”人也见着了,饭也吃了,我决定在江城歇一晚,第二天返回。要来了顾翩翩的手机号之后,我往她电话上拨了个电话。

  “什么事情都能找你?”顾翩翩问道。

  “你有麻烦,并且解决不了的时候才能找我。平日里那些个假装男朋友,或者郁闷了要人陪逛街之类的事情就不用了。”我连忙对顾翩翩说道。颜值高的女人,身边总会有一堆苍蝇围在那里嗡嗡,我可不想今后隔三差五的过来给她充当挡箭牌。

  “嗤,给你机会都不要,注孤生。”顾翩翩甩了老大一个白眼给我说道。

  “啥是注孤生?”我问胖妹!

  “注定孤独一生的缩写版!”胖妹捧着碗喝着蛤蜊汤回答道。

  “好吧!”我揉揉鼻子无语道。

  送顾翩翩返校的途中,我用下次请胖妹吃日本料理作为代价买通了她。因为我不能长时间待在江大,所以平常需要她来帮我留意一下顾翩翩,看她是不是有什么麻烦。毕竟拿了人家的钱,事儿我得办漂亮了。骗谁都不要紧,就是不能骗鬼。

  和顾翩翩告别之后,我去一趟银行,打开了顾翩翩他爸留给我的保险柜。半个小时之后我从银行出来,深深觉得自己财大气粗起来。抬头看天,天是那么蓝。低头看地,地是那么宽。

  “你咋就回了?”第二天上午,我就返回了生活的那个小城市。刘建军是个守信的人,晚上居然还真的溜达过来了。一看我在铺子里,走进来诧异道。

  “事儿办完了,不回来难道在那边长住?”我起身让他坐下,专门为他泡了一壶茶放到桌上道。

  “我说,你还是换个行当吧。卖点烟酒,汽水什么的,总比卖花圈好。你看,那个花圈都这么长时间了,还没卖出去。照你这样,靠什么吃啊?”刘建军很为我的生计发愁道。他并不知道,现如今我就算啥都不干,银行里的钱也够我挥霍一段时间了。

  “老程,老程在不?”正说着话,打门外急匆匆走进来一中年汉子。进门就喊将了起来,我知道这又是来找我父亲的。看样子是父亲以前的老客户,只不过人家家里也不可能老是死人。所以对于父亲故去的事情,人家还不知道。

  “小程,你爹呢?”进了屋人家瞅着我问道。来人姓赵,我隐约记得几年前随养父去过他所在的那个小村子。

  “我爹去年去世了,您有事跟我说一样!”进门就是主顾,我站起身来微微躬身对赵大叔说道。

  “老程去世了?我都不知道,也没来送送他。”赵大叔听说我父亲去世的消息之后,楞了楞神很有些歉意的说道。

  “您要为先人置办些什么,尽管跟我说。”进我这家铺子的,都是家里有人去世了的。我搬过一把椅子让人家坐下,言语中很客气的说道。

  “东西倒是都准备齐活儿了,只是当中出了点岔子……”赵大叔说完,拿眼瞅了瞅刘建军,似乎有些个难言之隐在里头。

  “那个,你既然在铺子里,那我就回去了,有事情电话联系!”刘建军是啥人,当刑警的最惯于察言观色。见人家似乎不愿当着他的面把话说透,连忙起身告辞道。

  “成,改天请你们大家吃饭,地方你选!”有了顾翩翩父亲给我的那些钱,我说话也有底气多了。我起身将刘建军送到门口,有些歉意的看着他笑笑道。

  “啥岔子?”目送刘建军离开之后,我转身坐到椅子上问道。

  “诈尸了!”赵大叔左右看了看,没看见铺子里有第三个人之后,这才压着嗓子对我说道。

  对于诈尸这一说,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跟着养父的这二十年间,比诈尸更让人恐怖和诡异的事情我都见过。所以等人说完,我只是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好不容易给按回了棺材里,用了这么长的棺材钉给封了棺。只是这东西,村里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说烧了吧,关键是谁敢把这东西送火葬场去?你说偷偷埋了,万一哪天它从土里出来了呢?”中年人咽了口唾沫,伸手比划着说道。

  “没人受伤吧?我是说,没人被它抓破了皮肤什么的吧?”尸体有毒,感染了尸毒的人大多都活不长,并且死后诈尸的机率会非常高。我这么问,是在担心村子里有人感染了尸毒。

  “那倒没有,我们农村人和你们城里人不一样。城里人大多不信这些,人死了,也就是往火葬场一送。一把火烧个干净,一了百了。可在农村不一样,打人断气那一刻起,大家就有了心理准备。毕竟打小儿,我们都是听着鬼故事长大的,打心里信这些。所以诈尸的当时,没等它彻底起来,就被守夜的青壮们给按了回去。”中年人回忆了一下,然后很肯定的对我说道。

  (_酷'匠‘网永久5免费看小8}说n5

  “本来想请你爹走一趟,看看使个法子把那东西给镇了。没想到,他倒是先去了。算了,我再托人问问,看看还有谁对这种事情拿手的。”中年人说完,起身准备离开。

  “要不,我跟你走一趟?父亲的手艺,我也学了个七七八八。”养父在时,遇到这种事情都不让我插手的。现在他不在了,我很想试试这些年跟他学的那些东西到底管不管用。

  “你能成么小程?”赵大叔摆明了是信不过我。

  “成不成的,试试才知道不是么!?”我给赵大叔倒了杯茶笑道。

  “那,成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走。”赵大叔也是没办法了,现如今做我们这个行当的,统统被划归为封建迷信的范畴里去了。急切间,他也找不到第二个懂行的人去帮他。之所以答应我,完全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

  “行,今晚我准备准备,明天跟你走一趟。”我略有些兴奋的对赵大叔说道。

  “道可道,非恒道。名可名,非恒名……”送走了赵大叔,我关了店门洗了个澡。然后走上阁楼在三清挂像面前上了三炷香,静下心来默诵起了道德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