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城,是位于华中某省的省会城市,素有九省通衢之称。坐了半个小时的城际列车,我终于有生以来,第三次踏足于这个庞大而又繁华的都市。

  “哥,住店不?新开的,干净卫生,很便宜的。”打火车站一出来,就有一个妹子过来找我搭讪。

  “不住!”我摇摇头对妹子说道。出门在外,对于这种在车站拉客的人,还是要多加一份小心才是。

  当然不是说所有拉客的都不靠谱,只不过万一遇上了呢?人生在世,不怕一万,怕的就是这个万一。

  “哥,你就住一晚嘛。晚上小妹可以来陪你的哟!”人妹子一个媚眼儿抛过来说道。听了她这话,我愈发的坚定了不住她这家店的想法。

  不是我不好色,也不是我的取向有问题,而是我怕被人玩仙人跳。到时候闯进来几个彪形大汉,硬说我强了他媳妇,有理都没处说去。

  “我女朋友在前边接我,不好意思了美女。”不住归不住,可是我也不想得罪这些人。这些地头蛇,帮人不会,害人拿手。

  “那下回记得照顾小妹的生意哟!”听我这么说,人妹子没有再纠缠下去。很有礼貌的和我打了声招呼,然后迎向了下一个从车站出来的旅客。

  “去江大!”出了火车站,我上了一辆等客的出租车。

  “逃学出去玩了吧?!”开出租的是个50来岁的老司机,为人挺和善。看着我的面相,人笑问道。

  “额,去看我妹妹!”我将背包放到座位上,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说道。逃学?这活儿如今我不做了。

  应该说想做,可是没有机会再做。我读书不中,高中毕业就没继续读了。平时看着那些出入在各种高校的同龄人,说实话心里还是很羡慕他们的。

  “哦,在外头打工,供妹妹读大学?如今供个大学生出来可不便宜啊。”司机脑洞开挺大,一下子又联想到哥哥辍学,只为供妹妹读书的苦情戏上头去了。

  “额,还好啦。”这天聊的,越聊越乱的感觉。我摸了摸鼻子,只有顺着司机的思路往下说了。

  “江大可是一类学府,你妹妹挺争气的。不像我家闺女,那是干嘛嘛不成,吃嘛嘛不剩。我30多岁才结婚有了她,养孩子容易么?完了人家不但不领你的情,还见天儿的不着家。”得,司机师傅的思路来了个大转弯,在那里诉起苦来了。

  “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路。没准过几年,您闺女能给你带来一个惊喜呢?”和人聊天,要想愉快的聊下去。就得顺着人的话题,把事情往好了说。

  “喜就不指望了,别给我来一惊就算对得住我了。”司机说起他闺女,那是一脑门子的官司。

  “到了!”一路上天南海北的,上到宏观调控,下到早点又涨了一块钱,我和那司机就这么聊了个尽兴。不知不觉,这就到了江大。

  付过了车钱,又跟人校门口的保安沟通过,我终于有生以来第一次踏入了大学。那一条条林荫小道,那一棵棵参天的大树,那一个个衣着清凉的妹子,让我深深觉得目不暇接。

  目不暇接之余,我特么发现了一个很残酷的事实,我迷路了!

  “同学!请问女生寝室怎么走?”我伸手拦住一妹子问道。

  “臭流氓!”人翻了一白眼,然后骄傲得和只女天鹅似的走开了。

  “嘿?”我瞅着这位体重有超过200斤大关趋势的妹子,挠挠头纳闷着。不就是问个路么?怎么就和流氓扯上关系了?我流氓谁了我?

  “内啥……”转身我瞅见一戴着眼镜,显得十分文静的妹子准备开口继续问路。

  “对不起,你搭讪的方法已经过时了。还有,第一我不接受吃请。第二我不会陪你看电影,第三我不会告诉你我的手机号。再见!”不等我开口,妹子脚步丝毫没慢的扔下真么串话来离我而去。

  “额…高等学府的人,果然都是异于常人啊!”我看着妹子的背影,由衷地说道。

  历经千辛万苦,最后还是从一个汉子嘴里才打听到女生寝室的位置。

  “唉唉,乱闯什么呐?!”抬头看着眼前这幢高七层,走廊里挂满了黛安芬之流的女生宿舍,我不由自主地迈步向里走去。没等我走进去,就被一戴着红袖箍的大妈给拦了下来。

  “额,大妈我找人!”看着眼前这体态彪悍的大妈,我停下脚步说道。

  “来这儿的男人,都是来找人的。你们在校外怎么样我管不着,可有一条,进了这个校门就得守学校的规矩。大学是学习的地方,不是给你们约泡的地方。”大妈一副嫉恶如仇的神情,看着我咬牙切齿道。

  “内啥,大妈,我是来找我妹妹的!”不得已,我惟有把这个理由再次搬了出来。

  “你妹叫啥?”听我这么说,大妈的脸色才好了一些。只不过她这话问的,我怎么就觉得这么怪?

  “顾翩翩!”我把顾翩翩的名字报了出来!

  “可拉倒吧,今天用这种借口来找她的,你是第六个了。别以为我年纪大就好糊弄,该干嘛呢干嘛去,今儿这楼你进不去。”一说顾翩翩的名字,大妈刚刚缓下来的脸色又绷起来了。

  。酷&-匠网X;首6d发

  “不是,她真是我妹,您要信不过把她喊下来也成啊!”我找顾翩翩,只是为了认认人。见大妈死活不让道儿,我也是有些急了。

  “你真是翩翩她哥?”听见了我和大妈的对话,一身材滚圆的胖妹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问我道。

  “是啊,你认识翩翩啊?你是她朋友吧?”我连忙点头道。

  “快,快跟我走!”胖妹拉着我的手转身就跑了起来。

  “同学,咋地了你这是?”我一边跟着胖妹跑,一边问她道。

  “翩翩让人欺负了,你来得正好,赶快去帮忙!”胖妹喘着粗气边跑边说!

  “让你个小蹄子仗着有几分姿色就勾三搭四的,老子今天非花了你的脸不行!”跟着胖妹跑了一段路,就看见几个女生正拿着刀片在那比划着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