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件事,能拜托你么?当然你若是不方便也没关系。”放下了过往的恩怨,男鬼走到我面前犹豫了一下说道!

  “什么事?”看着眼前变得融洽了许多的三个鬼魂我问道。

  “我想拜托你,帮我照顾我的女儿。我知道这个要求是过分了一些,不过现在就剩下她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不想她孤零零的挨别人欺负。而我们可以相信的,好像只有你了。”男鬼和他岳母其实一样,最终放不下的,也是自己的孩子。

  “为什么相信我呢?”我反问道。

  “就凭你没有和别的道士那样,见了我们就喊打喊杀,反而为了我们的事情在当中斡旋。我们相信,你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起码,你的心地不坏。有见过给孤魂野鬼上香的人么?你是第一个。”男鬼选择相信我的理由很充分。

  “你知道我是个修道的?”我问男鬼。

  “你的父亲,是个与众不同的道士。我相信有其父必有其子,而且你不修道,我们之间怎么可能进行交流呢?其实现在若有外人,他们眼中的你不过是在自言自语罢了。”男鬼解决了和岳母之间的仇恨后,恢复了生前的那种睿智。

  “当然,如果你答应了我的请求,我会给你一笔钱作为酬劳。”男鬼双手握在一起,看着我说道。虽然说里面有利诱的成份。

  “一笔钱?冥币?算了吧,那种货币我这里多的是。我要想用冥币消费,起码还要等上好几十年。”我耸耸肩说道。

  “不是,我在银行开了个保险柜。里面有我这些年大部分的积蓄,我死的时候,没来得及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的女儿。只要你答应帮我照顾她,不让她被人欺负,那么这笔钱就是你的。”男鬼闻言急忙道。

  “保险柜?”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国内的银行也提供这种服务的。

  “是的,只需要密码,不需要出示任何证明的不记名保险柜。如果你同意,我就将密码告诉你。就算是做一笔交易怎么样?那些钱绝对会超出你的想像。”男鬼见我有些意动,连忙继续蛊惑道。

  “帮帮我们吧,拜托了。”小彤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央求起来。

  “我不想我们的女儿,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孤儿。”小彤面露悲伤的说道。

  “孤儿……”小彤的这句话,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如果不是养父把我从外面捡回来,或许我早已经死了吧!就冲这句话,我决定帮他们一把。

  “姓名!”我看着眼前三个面露期盼的鬼魂说道。

  )H酷$d匠^网◎K唯…一J3正S版v,u其他+都!u是盗C-版¤“

  “嗯?”鬼魂们一时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问你闺女的姓名,当然还有住址。多大了,长得漂亮么?丑就算了。”我坐到椅子上问道。

  “哦哦,我女儿叫顾翩翩,今年20了,在江城大学读大二。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样。至于漂亮…我只能说我的女儿,和小彤有七分像。”男鬼说起自己的女儿,满脸的骄傲。

  “这生意我做了,不过我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先说好,顶多她大学毕业,有了稳定的工作之后,我可就撒手不管了。”我琢磨了一下,将事情应承了下来。

  “不行,起码要照顾到我那外孙女成家。”男鬼的丈母娘,这回站到了他一边。

  “不管成不成家,顶多照顾到25岁。5年内,我护她周全。要是按你说的,万一顾翩翩不结婚,难道我还要照顾她一辈子?”我对她说道。

  “就依你,25岁。”男鬼见我死活不肯让步,连忙站出来说道。

  “保险柜在江城工商银行。密码是,123123!”不等我说话,他急忙将保险柜的密码告诉了我,生怕我会反悔。

  “放下了心事,我们也该去下边报到了。我的女儿,就劳你多费心了。”男鬼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对我鞠躬说道。

  “放心吧!”我对他轻声说道。我觉得,顾翩翩其实挺幸福的,起码她有一个这么爱护她的父亲。而我,却是被父母遗弃的一个人。

  “才5年?万一以后我那宝贝外孙挨欺负了怎么办?”鬼魂们离开了我的铺子,飘荡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男鬼的丈母娘在那里抱怨着自己的女婿道。

  “妈你就放心吧,凭咱闺女的姿色。加上5年的时间相处下来,我就不信这小子不动心。到那时候,没人要求他,他也会死乞白咧的要去照顾翩翩一辈子了,哦呵呵呵!”街上传来一阵飘忽不定的鬼笑声。恍惚间,我觉得自己似乎是被算计了。

  “哦呵呵呵!”几个鬼魂开怀大笑着,踏上了前往地府的路。

  “老刘啊,这几天帮我看看铺子呗。”翻来覆去的一宿没睡好,第二天一早,我就给刘建军打了个电话。

  “你咋了?是不是保护措施没做好,人家要你负责,你准备跑路?”在刘建军眼中,我一定是跟颜品茗有一腿的。

  “跑你妹,老子准备去一趟江城。你没事多过来溜达溜达,别让我铺子的东西被人偷了。”我嘱咐着刘建军道。

  “拉倒吧,那得是多没长眼的贼,才会去偷你的那些纸人花圈什么的。”刘建军在电话那头道。

  “万一有那重口味的贼呢?”我打了个哈欠说道。

  “滚粗!”刘建军被我气乐了。

  “回头请你吃饭?”我准备许诺点儿好处给他。

  “请我们全队吃饭就干!”刘建军乘机在那敲起了竹杠。

  “成交!”不就一顿饭么?大酒店是吃,路边摊也是吃。吃海鲜是一顿,吃炒面同样也是一顿。我揉揉鼻子,答应了刘建军。

  “你啥时候去江城?”刘建军问道。说笑归说笑,对于我的嘱托,他还是挺上心的。

  “今天去买城际列车的票,明天就过去。省会啊,说起来我20来年,才去过两次。”我回应着刘建军道。

  “土鳖,去见识见识也好。”听着刘建军的这句话,我似乎看见他脸上露出的那种不屑的神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