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么,你太太的家里同意么?”我问他。这个问题,是最现实也是最让人无奈的问题。有多少有情人,就是倒在了这一关上,没有终成眷属。

  “不同意啊,她家里不同意。就在我们去沿海刚刚安顿好之后,她的妈妈就找到了我们。”男鬼苦笑了一下说道。可以想象得到,这个没有得到丈母娘承认的女婿,当时有多惶恐。

  “她哭着对她妈妈说,给她一年时间。一年之后要是我的事业没有起色,她再跟她回去。为了这个,她妈妈动手打了她。”男鬼眼中,露出了一丝愧疚的神情道。

  “一年之后呢?”我有些急于知道他们最后到底是什么结局。我心里期盼着这对鸳鸯能够幸福圆满的走到一起,可是看看眼前的这位,我觉得结局似乎并没有大圆满。

  “我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人,一没背景,二没资金。说创业,那真是抬举我了。一年的时间,我每天都打两份工。为的就是能多赚点钱,将来可以堂堂正正的对太太的娘家人说,你们的女儿没有跟错人。”男鬼笑了笑说道。只是在这笑容当中,有着太多的无奈和辛酸。

  “很快,一年的时间就到了。太太的母亲,没有多给我们一天时间。准时来到了我们租住的住处,要将她的女儿带回去。”

  “一年,我和太太两个人拼命工作,省吃俭用的攒了5万块。我把那些钱全都拿出来,我想对她证明,我们努力了,想让她成全我们。可是到最后,岳母依旧是没有答应我们的恳求。”男鬼双手紧握着说道。

  “太太没有跟岳母回去,她说她有了我的孩子,回去也嫁不到什么好人家了。她的这番话,彻底激怒了岳母。岳母狠狠地揍了她一顿,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我们的家。”

  “岳母走后,太太对我说,她今天已经将所有的退路都堵死了。她在赌,赌我会一辈子对她好,赌我将来会有出息。”男鬼眼角滴落下几滴泪珠,他抬手抹去了眼泪继续在那说道。

  “你的太太真是一个伟大的女人,那么你后来做到了她所期盼的那样么?还有,你的岳母之后还去找过你们的麻烦么?”我轻叹一声,起身拿了一个香炉,往里面插了三炷香。点燃之后我问道。

  “谢谢!”男鬼有些贪婪的吸取着线香散发出的香气,半晌抬头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道谢道。人和鬼不同,人吃饭,而鬼闻香。

  “当时太太对岳母说她怀了我的孩子,其实是骗岳母的。可是一年之后,太太真的怀孕了。就当太太即将临盆的时候,我的岳母再次来到了我们的家中。”话说到这里,男鬼的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

  2…酷A*匠T网~首$◎发

  “她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坏消息,岳父在外地谈生意的时候,被人绑架,然后撕票了。”“太太听完这个消息,当时就昏了过去。而我注意到,岳母的身上湿漉漉的,仿佛刚从水里上来的一般。而外面的太阳很大,也很烈。她撑着伞,就那么站在屋子里看着我们笑。”男鬼紧咬着牙关说道。

  “就在我手忙脚乱的打电话叫救护车,想把太太送去医院的时候。我的岳母说,我夺去了她的女儿,她也要夺走我们的孩子。”墙上的挂钟滴答滴答地走着,就在男鬼说到这里的时候,它敲响子夜的钟声。

  “没时间了,没时间了。她要来带走我的孩子了!”男鬼满脸惊骇地看着墙上的挂钟,嘴里连声说道。

  “啪啪啪!”钟声落地,铺子的大门被人敲响。

  “别,别开门!求你别开门,她来了!”陡然听见敲门声,男鬼忽一下站了起来,走足无措的在屋子里走动着央求我道。

  “很多事情,你逃避得了一时,逃避不了一世。该面对的,终究要去面对。放心,在我这里,没人能把你怎么样。”打小儿养父就是这么教育我的,如今,我则是用养父经常说的这番话,来安抚身边的这个鬼魂。

  “请问,程真一师父在吗?”我将门打开,一个身穿旗袍,撑着一把雨伞的贵妇站在门前问我道。和屋里的那个一样,现在的这个也不是一个人。

  “养父死了,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一样。”我回头看了看缩到墙角去的那个男鬼一眼,随后对门外的女鬼说道。

  “我跟他之间有一个约定,现在约定到期了。”女鬼明显比男鬼难说话,她拿出一张纸来,递到我的眼前冷冷地说道。

  “契约书?兹定于二十年后,前来将爱女带走。届时,程真一不得阻拦。”展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契约书。上面只有简单的两句话,外加养父和这个女鬼的签名。

  “进来说话吧!”街道上空无一人,或许是因为出现了两只鬼魂的缘故,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阴冷。我侧过身子,对女鬼示意道。

  “小彤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说,你把我的小彤弄到哪里去了?”进屋看见了自己的女婿,女鬼当时就发彪了。看得出来,她生前一定也是个极其强势的女人。

  “妈妈,小彤死了。为了生下我们的孩子,难产死了。对不起妈妈,我没有照顾好她!”男鬼虽然惧怕,可是听见自己的岳母问起妻子,还是从角落走出来,跪在地上痛哭着说道。

  二十年了,每次看见妻子为自己生下的女儿,他都会深深地思念已经死去的妻子。二十年来了,他终于有了自己的事业,并且是属于事业有成的那种人。可是他却选择了独自将女儿养大,因为他觉得如果再娶,是对自己亡妻的不忠。

  正因为如此,在那些妄想前来勾搭他的女人中间流传着他是一个基佬的传言。因为她们根本不相信,世界上还真有这么一只不吃腥的猫存在。可是这些他都不在乎,他生活的全部,就是照料好自己的孩子。因为孩子身上,流着自己和小彤的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