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什么时候开始,你有这种感觉的?”以我对颜品茗的了解,她不是那种喜欢无病呻吟的人。所以我相信她说的话都是真的。我将她手中的酒杯拿了过来,倒了杯水给她问道。

  “半年之前吧,也就是我开始会晕倒之前。去庙里求过护身符,可是也没见个效果。有人说,是不是我那死去的公公在作怪。毕竟他的儿子常年在外,我对祭祀这些事情也摸不清楚头脑。平日里或许是怠慢了他,所以才回来敲打我的。”颜品茗是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打骨子里不信这些迷信之说。可是事情,却又活生生发生在她身上。到最后实在无法可想,她才决定做点什么事情来弥补一下,也算求个心安。

  “这就是你当初去我铺子里买纸人的原因吧?”我闻言问道。

  “是的!弟弟,你今晚能不走吗?”颜品茗点点头,随后提出了一个让我心跳加速的要求。

  “你别误会,是我好久没有睡个安稳觉了。我想你整天和那些花圈纸人打交道,或许胆子会大一些。姐姐能不能请你帮个忙?在这屋子里守着姐姐一晚上,让我能踏踏实实的睡一觉。”毕竟留一个自己丈夫之外的男人在家过夜,对于颜品茗来说这还是第一次。要不是精神和身体实在到了一个崩溃的临界点,颜品茗是绝对不会对我提出这个要求的。

  我是个男人,还是个血气方刚的男人。颜品茗这么做,其实是在赌博。

  “你就不怕引狼入室?”我瞅着眼前散发着成熟女人魅力的女人问她道。

  “那我也认了!”颜品茗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看来她是太需要睡一次踏实安稳的觉了。

  “额,好吧!”我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语道。

  “就知道你没那个胆子。”对于我认怂的表现,颜品茗表示很满意。女人再强势,也终究是女人。家里面有了个男人存在,她的胆子也就大了许多。起码现在看起来,她脸色较之刚才要好看了一些。

  “这些玩意儿,是真的还是假的?”答应了颜品茗提出的这个极其考验人定力的要求,我在她家闲逛了起来。这种高档别墅,我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可以细细的参观。走到她家的博古架前,我看着上头的坛坛罐罐问道。

  “都是仿品,你喜欢古董?改日我送你件小玩意吧。”颜品茗倒是不小气。

  “嗯?这件盆景,是谁摆在这里的?”就算是仿品,看那做工我觉得价钱也不会太便宜。挨个儿的把玩了一下,我看见了摆放在博古架底层的那一盆盆景。凉亭,小桥,湖泊,树林,倒是意境十足。

  只不过,做树林的材料用的是柳木,而搭凉亭的材料用的槐木。柳木聚阴,槐木招鬼。要不是颜品茗这幢房子所在的地方本身风水不错,她应该早就被这盆盆景给弄得香消玉殒,而不仅仅只是昏倒这么简单了。

  “谁跟她这么大仇,弄这么个盆景来害她呢?”我终于知道颜品茗昏倒的症结在哪里了,背着手,我站在盆景面前暗自想道。

  “哦,这个盆景啊,是我先生以前出差的时候带回来的。”颜品茗看着摆放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的盆景,想了想对我说道。若不是我提起,她都不会去关注到这盆盆景。

  “你先生带回来的?姐我多句嘴,你们俩感情怎么样啊?”事情涉及到人家的丈夫,好多话我也不好直接说。

  “兴许她先生也不懂得家里是不能摆放柳木和槐木的吧?”我在心里这么想着,我尽量把人往好处想。

  “感情?不好不坏,不冷不淡吧。他只关心他的生意,我对他来说,可有可无。”男女之间长时间不在一起,爱得深的那一方肯定是会有怨气的。例如眼前的颜品茗,言语中就充满了幽怨。

  “那,他的生意做得很大?”就算是生意人,长时间不回家也肯定是不正常的。我在猜测,颜品茗的丈夫,是不是外头有人了?

  “谁知道呢,说大也不是很大,就是跟着他的那帮子朋友们一起瞎混呗。做期货,可是要有清醒的头脑和敏锐的前瞻的。他这个人,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说白了,他就不适合做生意。”说起自己的丈夫来,颜品茗那是一肚子的不如意。想想也是,把这么漂亮一媳妇肚子丢家里,自己跑到外头去做什么生意,任谁心里都会有火的。

  “把盆景扔了吧,最好是等到明天午时用火烧掉。”我迟疑了一下,还是决定建议颜品茗将家里这盆盆景给销毁掉。我知道我这么说,她肯定会起疑心。我若是不知道这件事,权且罢了。现在的问题是我知道了,就算是惹得她起疑心,我也不能放任这盆盆景在这里害人。

  “为什么?盆景有问题?”颜品茗一句为什么出口,立马就怀疑到了盆景的身上。只是她不懂个中的道道,想不明白为什么要烧掉盆景。

  tw酷匠网T永久L免B费2看p;小Z_说}

  “信我就烧了,好多事情,你还是不知道为好。”颜品茗是个胆小的女人,我怕把里边的道理说得太明白,反而会对她的心理造成负担。

  “好,不过是一盆盆景罢了。明天中午我拿出去烧了。”颜品茗很聪明,应该说她很敏感。见我不想多说,随即也没有多问,只是点头在那里应承道。

  当晚,为了感谢我能在别墅里陪着她。颜品茗亲自下厨做了几道精致的菜,以示对我感谢和犒劳。不得不说,这真是个上个厅堂,入得厨房的女人。

  “晚上你住客房吧,我的卧室就在你隔壁。”饭后,颜品茗带着我来到了别墅的二楼,指着一间房间对我说道。

  “嗯好,姐今晚放心大胆的睡,一切有我。”我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点点头对打了个哈欠的颜品茗说道。

  “老刘,市里边的品茗小筑你知道吧?对对,老板是个美女。擦,说起这个你就精神了。帮我查个人,品茗小筑老板的丈夫,张忠。”等颜品茗进房休息后,我走到一楼客厅给刘建军打了个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