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小筑,颜品茗。”等女人走后,我拿起她留下的那张名片看了看。名片上印了一片茶叶,上头写了品茗两个字。下边是人家的名字,地址和电话。这是一家市内比较有名气的茶庄,坐落在市区内那座唯一的小山包上头。距离我这个铺子,也就一公里多的直线距离。

  茶庄环境算得上雅致安静,平日里也有不少有钱人和官员去这里喝上两杯茶。那些人里,懂得品茗的人不多,喝茶这个词很适合他们。

  “颜品茗?好名字。也不知道,被谁品茗了!”我将名片揣进兜里,摸着下巴在那里琢磨道。

  “品茗姐,我给你送货来了。”将纸人和纸钱都归置好之后,我拦了辆的士径直往品茗小筑而去。当然,代价是不打表,30块钱送到。想想也是,现在讲究的人多了,任谁也不乐意往车上装死人用的东西不是?

  到地儿了之后,我抱着俩纸人,兜里揣着纸钱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给颜品茗打了个电话。我还不至于那么二百五,就这么抱着纸人进人店里去。做人太二百五是会挨揍的。

  :6酷4匠'l网永$f久{\免m费看:小p说K?

  “这么快?”电话里颜品茗对于我的送货速度似乎有些吃惊。

  “那当然了,急顾客之所急,想顾客之所想嘛。我在你店门口呢,出门左拐,有个犄角旮旯儿,我就在那里等你啊!”通完电话,我将纸人放进绿化带里藏好,然后蹲在那里等候着颜品茗的到来。

  “你藏在这里干嘛?”等了一支烟工夫,颜品茗出现在我的面前。看见我跟做贼似的蹲在那里,不由得忍俊不禁道。

  “这不是贵公公的丫鬟和小姐闹的么?带着它们进你的店,我怕被人打出来。”我转身从绿化带里把俩纸人提溜了出来道。

  “想不到你倒是挺细心的,跟我来吧。”颜品茗抿嘴一笑,赞了我一句道。

  “哎呀,你就住这里啊。啧啧啧,这得花多少钱呐。”颜品茗将我带进了毗邻品茗小筑的一幢两层小别墅里。看着别墅里的小花园和小游泳池,我不由咋舌道。关键是,人家这别墅不是随意乱建的,起码也是找人看过风水,改过格局。

  别墅背山,屋前人为的挖掘出了一个小游泳池,算得上是背山面水了。周礼有云:前有照,后后靠,此风水宝地。只是因为游泳池是人为挖掘并不是自然形成的,所以效果上会比天然的要差上那么一点点。只不过对于平民来说,这种风水足够保她事业有成,一帆风顺了。

  “进来吧,把东西放这儿就行了。”颜品茗将车库的门打开,让我把纸人放进去。

  “得嘞,货已送到,品茗姐我就告辞了!”将纸人和纸钱放进车库,我拍拍手说道。

  “别呀,辛苦你跑一趟。不如去品茗小筑坐一坐,姐姐请你喝茶。”颜品茗轻轻拦住了我道。

  “这是一个极其会做人的女人!”我在心里暗暗评价着身边这个女人。

  “哟,品茗,这谁啊?你包的二爷?挺帅一小伙儿,就是不知道体力中不中。”对于美女的邀请,我素来是不知道如何拒绝的。跟着颜品茗来到了品茗小筑,才一进门,就听见一腻得人发软的声儿传来。

  “少胡说八道的,这是我的客户!”颜品茗俏脸一红,瞪了说话那女的一眼道。

  “就是说说而已,你心虚个什么呀?大家多少年的关系了,你男人又长期不在家,偶尔那个那个也正常,没人会外传的。对不,小帅哥?”说话的那女人穿着一吊带蕾丝短裙,坐在那儿继续调笑着颜品茗道。

  “那是,俗话说十个女的九个肯,就怕男人嘴不稳嘛。这位姐姐,你说是不是?”想调戏贫道?我心里暗笑了一声,随后坐到蕾丝女的对面说道。

  “噗!”蕾丝女被我这句话给呛着了,一口茶喷到大腿上,随后手忙脚乱的拿纸巾在那擦拭起来。

  “你从哪儿弄来这么个奇葩?”蕾丝女将美腿上的茶水擦拭干净之后,白了窃笑不已的颜品茗一眼道。

  “好茶!”我端起蕾丝女面前的茶壶,替自己倒了一杯茶水放到鼻子底下嗅了嗅说道。

  “你也懂茶?”颜品茗眼神一亮问道。

  来她这里喝茶的人,大致上分为两类。一类是来附庸风雅装逼的,一类是觊觎她的美色想瞅机会搭讪的。见我端起茶来没有急着往口里灌,反而是先观其形,再闻其香,颜品茗觉得我或许真是一个懂得品茗的人。

  “略懂!”我轻抿了一口茶水,缓缓咽下去之后故作矜持状道。

  “啧啧啧,知音呐。得了,我也不在这里碍眼了。品茗,改天一起吃饭,先走了!”蕾丝女看了看我和颜品茗,嘴里啧啧有声的往门外走着。

  “别介意,她就是这么个人。嘴巴喜欢胡说八道,但是人不坏。”等蕾丝女走后,颜品茗坐到我对面解释道。

  “没关系,我又不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再说了,能有美女跟我开玩笑,我是求之不得!”我将茶杯里的茶水喝光,回味了一下后对颜品茗说道。

  “谢谢你的茶,我该回去看铺子了。”将茶杯放回桌上之后,我起身跟颜品茗告辞道。

  “给你一张会员卡,以后来品茶,给你打八折。”颜品茗见我要走,连忙从包里摸出一张会员卡来说道。

  “对了,问一句,那些纸钱你是去坟前烧还是就在附近烧?”将卡片放进兜里,我多嘴问了一句。

  “公公的墓地在外地,今天是他的忌日,我哪里回得去。就在附近找个没人的地方烧了,表表心意算了。是不是不行?我没接触过这些事情,要是有什么忌讳,你要告诉我啊!”颜品茗闻言有些忐忑道,她跟大多数人一样,不信鬼,却又怕鬼。

  “忌讳到没有什么,你只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在地上画个圈。圈上留个缺口,圈里写上先人的名字就可以了。”这是不能去坟前供奉的取代办法,各地有各地的风俗习惯。我将需要注意的地方对颜品茗说了一遍。

  “谢谢你啊,你要不说,我真不知道有这些讲究。”颜品茗听我说完连忙点头道。

  也许是因为太寂寞,也许是因为在茶道方面我多少还算能和她聊几句。此后颜品茗隔三差五的,都会打电话邀请我去品茗小筑坐一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