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老头也是警察?”停尸房里很安静,安静到只有我跟刘建军两个人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在那响起。向前走了一段路,我问他道。

  “他儿子是警察,执行任务牺牲了。老头又没有养老金,后来局里干脆把他安排到这里来上个班。总比在农村一个月领几十块钱补贴活得舒服,也算对他牺牲的儿子有个交代了。”刘建军叹了口气说道。全国几乎每天都会牺牲一个警察,而这个老人的儿子就是其中一个。

  “哎,生前再美的妹子,死了也不好看。”将冻柜抽开,拉开了裹尸袋上的拉链,我看着面色白中带青的杨翠花叹息道。

  “等吧。唉?你不怕鬼吧?”我拖了把椅子坐在杨翠花的尸体边上,掏了掏耳朵问刘建军道。

  “……”刘建军冲我竖了个中指。

  “吱嘎~”随着时间临近子夜,停尸房的那两扇推拉门无风自开。靠在角落里假寐的刘建军一下子被惊醒,正准备起身,我一冲他使了个眼色制止了他的动作。

  “嘤嘤!”一道若隐若现的雾气渐渐凝聚在杨翠花的尸体旁边,看着冻柜里的尸体哭泣起来。

  “姑娘何时哭泣?”和鬼聊天,你得顺着它来。本来人死了,再怎么样都会有骨子怨气。要是再刺激到它,说不得它得跟你闹个鸡飞狗跳。所以就算知道它是杨翠花的魂魄,我也要装作不知道。能够和平解决为什么要动粗呢?

  “啊,你,你看得见我?”女鬼闻言一惊,抬头看着我问道。

  这边惊了女鬼,那边则是惊了刘建军。在女鬼眼中,我是在和她交谈。在刘建军眼中,我则是在那自言自语。

  “姑娘?哪里来的姑娘!这家伙见鬼了吧?”刘建军借着停尸房里惨白的灯光四下看了看在心里暗道了一句。一念至此,他的后背不由起了一层白毛汗。他忽然想起了我今晚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来见鬼的。

  “姑娘这么美,我又岂能视而不见。”我不着痕迹的冲刘建军看了一眼,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看着面前的女鬼轻声道。

  “噗嗤~你这人真会说话。”女鬼闻言噗嗤一笑道,那眉眼之间,居然含有几分羞意。

  “唉,你是专门在这里等我的,是么?”说笑完毕,女鬼轻叹了一声问我道。她心里明白,一般人根本看不见她,更不会守着她的尸体跟她调笑。

  “是,我想知道,是谁害了你。我想,你也不甘愿就这样去投胎转世吧!”我抬手将冻柜关上对女鬼说道。

  “其实,很多事情想起来,真是有因果的。以前我不信,可是现在我信。我其实现在不怪他了,毕竟他曾经为我付出了很多。而最后,是我伤害了他。回头想想,换做我是他,或许也会不择手段来报复吧。”女鬼轻皱着眉头说道。

  “我和他,出生在一个村子里。打小儿,他就处处护着我。上学被人欺负了,是他替我出头。家里穷,一支铅笔往往会用到再也不能用了,我才会问家里要。可就算是这样,有时候还会挨家里人的骂。”

  “他总是会找我要作业抄,然后作为交换,他会给我一支铅笔,或者一个本子和橡皮。我知道他是在用这种方法来帮助我,因为他知道我的自尊心强,白给的东西,我是不会要的。”女鬼走到我对面的解剖床上坐下,甩动着双腿轻声说道。

  “慢慢地,我们都长大了。他读书没我好,早早的就出去找了份工作。而我,则是考上了这个城市的一所大学。”

  “家里不赞成我读书的,女孩子嘛,最终会嫁人。在他们眼中,这是一笔赔钱的买卖。我读书再好,再出息,最后也全都会赔到男方家里去。”

  “他知道了我的情况,将他打工挣的钱全都给了我做学费,我才能读上大学。”杨翠花抬头看了看天花板,继续说道。

  女鬼的眼神此时很干净,我想当年的她,也如同此时一般的干净吧。

  “我们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他说他会供我读完大学,然后存够了彩礼,就会娶了我。我相信他说的都是真的,我答应了。”

  “其实,我对他只有感激,没有感情。可是当时的我,需要钱,也需要他这个愿意替我出钱的男人。”

  “我是不是,很无耻?”女鬼说到这里,忽然问我道。

  “站在你的立场,你是迫不得已。站在他的立场,你则是在利用他对你的感情。”我耸耸肩对女鬼说道。

  最Xc新ye章F节上w酷S匠i网9

  “后来,进了大学。你知道吗,一个农村来的孩子。穿没人穿得好,吃没人吃得好,会受到多少不公平的对待还有歧视?爹妈什么都没给我,却偏偏给了我一张好脸蛋。”女鬼自嘲的笑了一下道。

  “这是你的幸运,也是你的不幸。”我接口说道。穷人家的女孩子,长得太好看有时候并不是一件什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是啊,是我的幸运,同时也是我的不幸。等那些男人发现了我的美,他们就前赴后继的向我发起了追求,或者说是诱惑?”女鬼轻抿了一下嘴唇道。

  “于是,你没有抵御住那些诱惑。”我补充着女鬼的话。

  “是的,我没有抵御住。或者说,我心里压根没有想过要去抵御。你知道一只小麻雀,忽然飞上枝头做凤凰的感觉么?从来没有人那么宠着我,那么顺着我。”女鬼没有否认,毕竟已经是鬼了,又有什么敢做不敢当的呢?

  “有,只不过你把他忽略了。其实,一直都有那么个男人宠着你,顺着你的。”我看着女鬼对她说道。

  “是啊,其实一直是有的,我居然把他给忘了。”女鬼嘴角又泛起一丝自嘲的笑意来说道。

  “然后,我堕落了,按照他的话来说,我就是堕落了。我跟着那些男人出去开房,他们给我钱,给我买漂亮衣裳,甚至给我买车。以前那些看不起我的同学们,也开始对我阿谀奉承了。”女鬼偏着头,看着头顶的白炽灯在那里回忆着。回忆着那些带给她与众不同的生活,却又让她迷失堕落的往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