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把这个贴窗户和门上,应该不会出问题了。”看看时间已经接近9点半,我把随身带来的几张镇宅符交到刘建军手中嘱咐道。

  “如果晚上听见有人敲门敲窗户,好奇心不要那么重。不要开门开窗,继续睡你的觉就是。不过我想,被我的护身符弄了一下,一般的邪魔鬼祟应该没有能力再来害人了。”吃饱喝足,天色也不早,该安排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我准备回铺子养精蓄锐,坐等杨翠花的头七到来了。

  “你要回去?”或许是刚才真的被那个小鬼吓得不轻,刘建军很不乐意我离开的样子。

  “不回去难道要我留下来搞基?放心吧,待会把符贴上,包你平安无事。”走到客厅,我从茶几上的烟盒里摸出一支香烟点上之后对刘建军说道。

  “真的假的?”刘建军对手里的那几张符有些信心不足。和这几张符篆比起来,他还是更信赖我一些。

  “试试不就知道了?”我冲他眨巴眨巴眼,吐了个烟圈笑道。

  “明天晚上别忘了来接我。”将门打开之后,我走到楼梯道又嘱咐了刘建军一句。

  “帅哥,进来做个保健吧?”从刘建军家出来,已经将近晚上10点了。这个点,正是那些发廊会所招揽生意的好时候。走进了一条单行线的巷子里,打路边那闪烁着粉红色灯光的发廊里跑出来俩妹子极其热情的和我打着招呼。

  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咽着口水冲那些妖冶的妹子们摇摇头。

  “进来看看嘛帅哥,我们这里的小妹年轻漂亮活儿好,价格还便宜。”见我没那个意思进去浪上一浪,一个妹子在做着最后的努力。

  “没钱,赊账干不?”妹子在那纠缠不休,我停下脚步揉了揉鼻子说道。

  赊账是个大杀器,此话一出顿时神鬼辟易。冲我翻了个白眼,嘴里嘟囔了几句。妹子扭动着身子回到了那间10几平米的店面里,等待起了下一个从面前经过的男人。

  第二天傍晚,刘建军顶着个黑眼圈驾车来到了我的白事铺子。

  “没睡好?”我把他让进了屋子,给他端上了一杯茶问道。

  “是没敢睡,一闭眼就觉得有东西在往我身体里钻。”刘建军倒是实话实说了,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地方。

  “这样啊,那待会送你一道凝神静气符。回家放枕头底下,包你睡个安稳觉。”我坐到他对面,端起茶杯喝了口茶道。

  “你这店的生意,不怎么好吧?”刘建军喝了口茶,关心起我的生意来。

  “你又知道!”我轻笑了一下道。

  “那个花圈,摆了一个多月了还没卖出去呢。要不要我帮你推销推销?”刘建军可能是觉得欠我的人情似乎是多了一些,想从生意上面帮衬帮衬我。

  “别逗了,难不成你还去问人家要花圈纸钱不?这事儿,别人有心卖你的面子也没法儿卖不是?”我续了一杯茶水,看着刘建军笑道。

  “也是,要不你改行卖别的吧。”刘建军琢磨了一下,也觉得有些不妥,然后劝我道。

  “我就会扎个花圈,唱个道场什么的。卖别的?也学人开个小发廊什么的?”我环顾了一下满屋子的纸人花圈,挠了挠头问道。

  “你能想点儿好儿不能?”刘建军瞪了我一眼说道。

  “也不能算坏事儿吧,起码有了小发廊,那些走夜路的妹子们会安全一些不是?你们公安不是还拉过一条横幅,上头写着那啥“QJ不如去瓢昌”么?”我不觉得开小发廊有什么不好,大家都是靠劳动吃饭。身体是人家自己的,人家拿自己的东西去换钱,没宣传里的那么罪大恶极。起码比那些吸取民脂民膏的人要好得多吧,那些人是巧取豪夺,开小发廊的则是明码实价。

  “你这家伙,典型的三观不正。”刘建军看着我摇头道。

  “起码我还是个善良的人不是么。”我耸了耸肩说道。

  “那倒是!”对于这一点,刘建军表示赞同。

  “咱们几点走?”茶喝了两杯,淡扯了半晌。刘建军抬起腕子看了看表问我道。

  “急什么,子时之前过去就是了。就那么几分钟的事情,快得很。”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道。

  “现在走吧!”晚上10来点钟左右,我上到阁楼拿起了供奉在三清像前的金钱剑,然后对有些坐立不安的刘建军说道。

  “通知你那些个同事,准备抓人了。”坐进了警车,我对刘建军说道。

  “你有把握找到真凶?”刘建军将车速放缓之后问我道。

  “我有把握知道谁是真凶,抓不抓得到,就是你们的事情了。抓人之前,让他们把这个带身上。”我从兜里摸出几张护身符递到刘建军手里说道。警察抓人没问题,可是别忘了,那个人身边可还有一只小鬼。

  “许海蓉,通知弟兄们归队。”刘建军闻言马上拨通了同事的电话。对于那些符篆的效果,他现在是深信不疑。

  “队长你这是闹哪样?人家才洗完澡……”电话那头传来许海蓉不满的声音。连续发案,连续加班,她已经差不多有一周没好好儿陪陪自己的老公了。今儿好不容易得空培养出点情调和兴趣起来,就被刘建军一个电话给搅和黄了。

  “额,归队准备抓捕。结案之后我给你们放几天假。”刘建军对于搅黄了人家的鱼水之欢,也有些不好意思。琢磨了一下,他对电话那头的许海蓉说道。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刘建军也载着我来到了刑警队。时间已近10点半,我下车抬头看了看有些蒙蒙的月亮,抬脚跟着刘建军向建立在底下的停尸房走去。

  “刘队,这么晚了还没休息?”看守停尸房的是个老头,听见敲门声,他披着外套起身将门打开问道。

  *"最新章)节、上o酷4…匠网VX

  “上头对案子追得紧,没办法啊。”刘建军给老头递过去一支烟说道。

  “哎,进去吧。上头也是,这破案不破案的,光逼你们有啥用。”老头轻叹了一声,侧身将我们让了进去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