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艺术?”刘建军将椅子摆正,坐在上面问道。

  “人体……行为艺术!”毕竟是心里有鬼,人咽了口唾沫道。

  “哦,行为艺术。要不要让你们上上晚间新闻,好好替你宣扬一下你现在正在进行的……行为艺术?”刘建军笑了笑,问那人道。

  “别,罚多少钱我们认。”不等那人开口,一旁的模特儿连忙说道。

  虽然私底下的那点破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可是面子上还是要保持着那最后一点矜持和自尊的。这要是放到新闻里一播,无异于扯掉了最后一条遮羞布。到那个时候,再想在圈子里混下去就难了。起码在价钱方面,会大不如前。

  “昨天晚上到今天下午这段时间,你在哪里?”示意同事将模特带出房间,刘建军问那人道。因为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他也不知道死者具体的死亡时间,只有这么含糊的问了。

  “在哪里?我就在酒店啊。一直在酒店拍照呢。”人家见刘建军似乎不是为了抓瓢而来,暗自松了一口气道。

  “谁能证明?”

  “酒店的服务员啊,还有就是白洁。哦就是刚才那个模特,我给了5000块包了她一天。”人电视没少看,听刘建军这么问,那颗刚放下的心又悬了上来。警察很少这么问人的,一旦这么问了,就代表着有大案子,起码也是人命案。说白了他只是一个打着摄影的幌子骗骗姑娘的主,可不想自己掉进人命案的大坑里去。

  “目前可以排除他们的嫌疑,第一他们在案发的这段时间里都有不在场证人。第二他们跟杨翠花之间,仅仅只是买卖关系,犯不着杀人。”三天之后,刘建军找到了我。三天时间,他将三个跟杨翠花之间来往最密切的摄影师查了个遍。可是结果却是很让人失望,这三个人都没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

  “有没有什么人,是对这个杨翠花恨之入骨的?”养小鬼这活儿,一般人还真不能做。小鬼得养,靠什么养?饲主的血肉。如非有深仇大恨,谁乐意去养那种损己害人的东西?我泡了一壶茶,倒了一杯递到刘建军手里问道。

  “恨之入骨?一个貌美的姑娘,谁会对她恨之入骨啊。”刘建军捧着茶杯,找了把椅子坐下道。

  “等等,年轻貌美或许才是她得罪人的根源。难道是同行相妒?妒也不至于杀人啊,顶多败败她的名声罢了。”刘建军感觉有些挠头。该查的人都查了,可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难道真要对外宣称这个杨翠花是自杀,然后销案?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并称为人生两大不能原谅。”我吹了吹茶杯里的茶水,缓缓对刘建军说道。

  “不出预料的话,接下来还会有人死。”我抿了一口茶,轻叹一声道。

  “你特么到底发现什么了?”一听这话,刘建军急眼了。站起身来抓住我的衣领子狠狠道。

  “杨翠花死几天了?”我将茶杯放下,冲刘建军咧咧嘴问道。

  看正版章节|上8酷匠($网0\

  “到今天为止,第五天了,一直没敢通知她的家人。事情没有水落石出,我真的没脸去见死者的家属。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跟人说,难道要我说,你们家姑娘想不开,自己把自己吃了?”说起这件案子,刘建军就觉得自己的压力很大。

  “你是个称职的警察!”我替他拂平了警服上的皱褶,同时顺手将一张符塞进了他的上衣口袋道。

  “啥东西?”刘建军拿出那张被折叠成六角星形状的符纸问我道。

  “给你保命的东西,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双手捏住它。心里默念:天地法灵,逐鬼驱魔令。”我想了想对刘建军说道。这张符纸其实就是一张护身符,至于那劳什子咒语,则是我才看过倩女幽魂,对这句台词比较有兴趣罢了。

  “其实,你应该给我根毫毛。等我遇到危险的时候,捏住大喊一声:齐天大圣!然后你就前来救我于危难之中。”刘建军难得开了句玩笑。

  “好吧,下次,下次给你毫毛!”我挑了挑眉毛,冲刘建军笑道。

  和他交道打多了,似乎这个人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虽然他比我要大上20来岁,却没有给人那种倚老卖老的感觉。

  “后天来我这里一趟,我跟你一起去停尸房。”开完玩笑,舒缓了一下刘建军的情绪我对他说道。

  “去干嘛?”刘建军问我。

  “头七啊,我得去和杨翠花谈谈。”我耸耸肩道。

  “……”刘建军冲了翻了翻白眼,然后把桌上的茶水喝光转身走了。

  “老板,有小妹么?”送走了刘建军,不等我进屋,就有一男人猥琐的溜达过来轻声问道。

  “昂?”我瞅着眼前这贼眉鼠眼的货,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别装了老板,警察没打点好吧?我都在这儿看了好几天了,警察天天来找你麻烦。我说老板,你要做这生意,警察得打点打点的,不然生意还怎么做下去?不过老板你真是太精了,居然用白事铺子打掩护。快点,把小妹叫出来我看看。”合着人家把老子的店当成是会所,发廊之类的地方了。

  “滚粗!”我瞅着眼前这金虫上脑的货道。

  “有你这么做生意的么?还往外头赶客?信不信我天天打电话举报你这里卖银瓢昌,我让你做不下去我!”人急眼了,跳着脚在我门口愤愤道。

  “去你妹妹的,有多远滚多远。”我一脚把那货踢翻,然后懒得去管他。

  “快使用双截棍儿……”进了屋我正准备去阁楼给三清祖师上香,兜里的电话就响了。

  “江城春天,赶紧过来,又死了一个。”接通电话,就听见刘建军那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传来。

  “我X刘建军,你诚心把我当免费劳力使唤是不是?”我咬牙切齿的对着电话说道。

  “赶紧过来,死者和杨翠花的死状差不多,都是自己把自己吃了。”刘建军没有理会我的抗议,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