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我看着来电显示上这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张嘴问道。

  “我是市刑警队……”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

  “对不起,我没欠银行贷款,也没有信用卡在异地恶意透支。你不用在我这里白费工夫了,要起诉要强制执行你请便,我是不会按9号键咨询的。”不等他说完,我随手就将电话挂了。现如今这种打着各有关单位幌子行骗的电话是层出不穷,现在只要一听我是公安局,我是电信什么什么的前缀,我就会直接挂电话。

  “快使用双截棍儿!”没等我把电话揣回兜里,川话版的双截棍再一次响了起来。

  “我X,我说你特么有完没完?”还是刚才的那个电话,我接通了电话爆了句粗。

  “我是刘建军!”

  “你咋知道我电话的?”

  “我是干啥的?查个把人的电话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废话少说,你赶紧坐车到江城春天来。”

  “我去那干啥?”

  “有个案子需要你帮忙!”

  “我X,有案子关我屁事,我又不是警察!”

  “这件案子警察管不了,人命关天你来不来?不来我天天去你铺子里找你谈心。”

  “特么的,老子欠你的还是咋的?”

  以上,就是我和刘建军之间的通话!挂了电话之后,我还是决定去那个什么江城春天看看究竟。归根结底,还是人的好奇心作祟。人命关天,警察都管不了的案子,会是件什么案子呢?

  坐上了的士,不多会儿工夫就来到了一处高档的住宅小区门前。还没下车我就知道自己没找错地方,因为在小区大门前,此时停了不少的警车。

  “刘建军,刘建军你在哪呢?”进了小区,我给刘建军拨了个电话。

  “你到了?等着,我下来接你!”刘建军接通电话说了一句。

  不多会儿,就看见刘建军从一幢电梯楼里出来冲我招着手。等我走过去,他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进了电梯。

  “怎么个情况这是?还有你们管不了的案子?”我看着电梯里的指示灯问身边沉默不语的刘建军道。

  “事情有些诡异,你去看了就知道了。”还是那句话,看了就知道了。

  “刘队,刘队!”这是一幢一梯两户的住宅楼,出了电梯就看见几个警察站在门口拉着警戒线和刘建军打着招呼。

  “穿上鞋套,戴上口罩和手套。”我耸了耸鼻子,闻见了一股子浓郁的血腥味。刘建军从一个警察手里拿过来鞋套等东西扔到我身上说道。

  进了屋子,跟着刘建军径直来到了卧室。就看见一个女人,嘴角带着一丝血渍仰面躺在床上。她的身体上盖着一床白布单,胸腹的位置已经被鲜血浸湿了。

  “这女的是干嘛的?”能住进这种高档小区里的人,非富即贵。我脚踩着卧室里价值不菲的羊绒地毯问刘建军道。

  “是个模特儿,在圈子里算是不温不火的那种。”刘建军跟在我身后说道。

  “哦,也就是外围女那个层次的对吧?!”我闻言点点头道。

  “你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刘建军一瞪眼冲我道。

  “差不多是那个意思。”末了,他还是承认了我的猜测。

  “凶杀?情杀?还是那个啥杀来着的!?”我环顾着卧室,随口问刘建军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这桩案子有什么诡异的地方。

  “从表面上来看,什么杀都有可能。可是你仔细看,就会发现她是自杀。可是这种自杀的方法,让老子很难接受。”刘建军对屋子里正在做着勘探的警察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都出去之后对我说道。

  “她把自己吃了。”刘建军组织了一个让人比较容易接受,而又直白的说辞。

  “掀开看看你就明白了。”说完后刘建军捂着嘴退到了门口。他干了20年刑警,什么血腥的现场都出过。可是今天这个案发现场,还是让他觉得有些想吐。

  我看着刘建军这幅模样,冲他咧了咧嘴,然后伸手掀开了盖在女尸身上的白布单。随着布单被掀开,我终于明白刘建军为啥说这件案子警察管不了了。我轻轻用戴着手套的手掰开女尸微张的嘴,从里面抠出了一小截尚未咽下去的小肠来。

  女尸的肚腹被人撕开,吃掉了里面的心肝脾肺肾。而这些器官的残渣,我在女尸的胃里发现了。胃已经被涨破,里面有人体器官没有消化干净的残余组织。她的手里,还抓着一根还没来得及入口的肠子。

  我将她的手指掰开,看着她那涂抹着指甲油的指甲。指甲缝里还有一些肌肉组织,看样子是她在撕裂自己身体的时候留下的。有两根指甲甚至已经被折断了,露出了指甲下面红红的肌肉。

  “这女人对自己挺狠的!”粗略地检查完了尸体,我直起身来对站在门边的刘建军说道。如他所说,这个女人把自己给吃了。

  “完了?”刘建军还指望我能和在他家时那样,逮住点什么出来。见我起身,他放下掩在口鼻上的手掌瞪着眼问道。

  “完了啊!早说了,我又不是警察。破案这种事,还得你们专业人士来。”我在布单上擦了擦手套上的血迹,然后走到门口对刘建军说道。

  c更k新"最;*快T上UP酷匠}H网#0

  “X,费老大劲把你叫来,就这么完事了?”刘建军拉着我走到门外,点了一支烟有些郁闷道。

  “不然呢?”我将手套摘下来,从刘建军兜里摸出一支香烟,就着他的烟火点燃了反问道。

  “最近或许有你们忙的了。记住,没事别找我,有事也别找我,走了!”吸完了手里的烟,我耸了耸鼻子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对刘建军说道。

  “等等,你说这话是啥意思?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刘建军是个刑警,闻言很敏感地一把拉住我连声追问起来。

  “什么都没发现。”我冲他眨巴眨巴眼,走进了电梯扬长而去。

  “收队!”刘建军看着我的背影沉思了半晌,对身边的刑警们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