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原本只是跟楚明开个玩笑的,却没想到他居然当真的,深以为然的朝我道:“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这么多年来,我经历过的生死似乎太少了,所以修途上才难有建树,那我就去试试?”

  我面色一变,朝他连连摆手道:“别,我跟你开个玩笑的,你还当真了,那可是直接超过五百米的漩涡啊,我听都没听说过,别说是你,就算是我也不敢去试,我觉得还是想想其它办法好了。”

  楚明当时只是笑了笑,道:“我也是给你开个玩笑的而已。”

  我见他又恢复了二皮脸,索性也就以为他说的是真的,却没想到当天晚上他便悄悄的走了,直到第二天早上,连成子才告诉我,我顿时觉得他这么做太冒险了,想要去把他追回来,反而是连成子拦住了我,他语重心长的告诉道:“寿臣这一追,兴许能保他一命,可于他修途而言,却只能起到反作用,我这个师弟的性格你应该也是清楚的,即便在我眼里他的修为已然称得上易斋第一人了,可你们这些年来都是一起走过来的,这两年他参与的事情也渐渐少了一些,难免心生卑触,与其如此还不如顺其自然,或许这样才能对得起他那位九宫山的师傅一番青睐吧。”

  望着面前易斋数一数二的智囊略有些期盼的眼神,我最终还是沉叹了口气,是啊,或许真的是我主观意识太强了,楚明身上所背负的其实并不比我少多少,易斋那么大的门庭说倒就倒了,想必这两年他心里也不好受吧。

  楚明的离去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叶洛河期间询问过我一次,我便将前因后果大致的跟他说了一遍,事实上,我也从他的眼神中多次看到渴望,渴望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渴望自己有所突破,不过他得知以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对于楚明这么做并不太报以希望,不过想来也是,他修的是剑道,剑道讲究的是刚与卸,强行去怼大自然力量这样的事情确实不符合他的道中所蕴含的寓意。

  楚明走的第二天下午,慕容那边发来消息称李家的防务更易还在继续,两广的公孙家已经确认由石破军暂时执掌,南橘亲自辅助。华北地区的防务基本已经更易完毕,明面儿上是由李载凉执掌,但根据我们对李载凉的实力来判断,背后一定隐藏着不知名的势力,至于属于哪一部分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

  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我立即前往小梅郎的院落,将这两个消息跟他说了一遍。

  他听了以后,沉思了片刻,朝我正色道:“两广那边暂时先不去理会,先安排人去华北地区试探一下。”

  h酷Fv匠。e网G永久a免√M费J看小说Q0●B

  我微微一愣,继而笑了笑道:“华北地区那么大,这怎么试探?”

  赵括睿智给我解释道:“华北虽大,可这个李载凉却只有一个,想办法埋伏他一下,既然李家舍得挂在明面儿上用的人,在这个时间段里,必然不会轻易的让他折了,如此也好摸清一些李家更易防务的底细。”

  我顿时恍悟道:“既然这样,那这次我去吧,即便发生什么突发情况也能够及时的撤离。”

  赵括却朝我摆了摆手道:“寿臣兄,没必要事必躬亲,有时候刻意的去保护反而是一种伤害。”

  赵括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回忆离开的楚明,我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继而点了点头道:“那你觉得谁去比较合适?”

  赵括沉吟了下,道:“叶洛河跟袁*去吧,叶洛河的修为尚可,破虚入圣以下很难有人能敌,袁*刺客出身,这种事情有他牵头会方便很多。”

  我思索了片刻点了点头道:“那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离开赵括的院落,我便亲自去和叶洛河以及袁*说与这次行动,两人听了以后都表示没问题,不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