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着第三层甲板边缘一直往前走,依稀看到前方窗口朝外面漏着光,我小心翼翼的摸了过去,走到窗户边,一张张贴在窗户的玻璃上,吓了我一大跳,赶忙潜下身子,钻到的另外一边,又侧面用余光朝里面快速扫了一眼,却是看到了极为不雅的一幕,一个白人女老外正被一个黑人按在窗户上窗震,那女表情极为夸张,吓的我赶忙离开,来到第二个窗户旁,里面同样透着光,为了安全起见我直接潜下身子滑到另外一边,故技重施,瞧见里面几个身着黑色衣服的汉子正在里面抽烟打牌,从衣服上看来,应该是公孙家的打手。

  在旁边稍作停留了片刻,我朝第三个窗户走去,第三个窗户里面并没有开灯,所以我也就没做停留,而是顺着下方直接潜了过去。往前摸索了好几个窗户口后我才意识到,第三层根本就是底下人住的地方,而按照公孙言的重要性,应该不会关在下层。

  而后,利用铁梯的盲区,顺利的躲过了两批巡逻的人员后,往一直走终于与纯钢碰头后,我俩才找了个上第四层甲板的铁梯,刚上到四层,下方传来了脚步声,我警觉的匍匐在地上,身边的纯钢朝下面探了一眼,朝我小声道:自己人。

  接着他那俩把好手,嘴里叼着匕首顺着铁梯爬了上来。

  纯钢小声询问道:下面都解决了?

  两人中精瘦的那位点头小声回应道:除了房间里的,外面巡逻的都干掉了。

  纯钢赞许了声说:好,目标应该是在顶层上,我跟他先上去,你俩就在下面清理巡逻,动作也快,走!

  说完他拍了拍那俩好手的肩膀,两人应了声,大摇大摆的顺着甲板往前面走,我微微一愣,忽然看到两人身上的衣服,这才反应过来。

  纯钢拽了我一下,道:上。

  我点头跟在他身后顺着四层甲板的铁梯往五层走,一路都非常顺利。

  很快我就就来到了顶层,也就是第六层,第六层上面灯火通明,正面甲板前面五六个人正守在那里。

  纯钢小声对我道:应该就在这里了,小心点儿,我感觉九指的大护法跟公孙归刀也在里面,咱们硬碰硬不是他们的对手。

  我问他那怎么办?

  他指了指门外守着的那几个人,小声道:来前大小姐就帮咱们想好了,我过去把那几个人干掉,里面的人势必会出来,特别是那个大护法,到时候你趁机进去救人。

  我皱了皱眉道:你行吗?

  纯钢没好气的道:男人不能说不行。

  说完,他没再跟我多啰嗦,爬上甲板上猫着握着匕首朝那几个人冲了过去。

  一直潜伏在其中两个人的身后顺势捂嘴抹喉,动作之快令人咋舌,几乎也就两三秒中的样子就干掉了其中的两个。

  随后被人发现,他一个前滚翻,直接从前方甲板翻滚了下去,接着那些人操着英语叽哩哇啦的说了一通,随后一阵掏出枪朝前面冲了过去。

  我一直潜伏在五层跟六层之间的铁梯上没动,那边四五个公孙家的人端着枪冲到甲板前方,其中一个刚刚伸下头,下方猛然伸出了一只手拽着他的头发就将他给拽了下去!

  接着就是一串枪响声,震的我心里微微一颤,随后就瞧见之前那些人守护的那道门里走出来一个穿着风衣,身材高大的外国人。

  那人一看就属于那种爆发力极强速度极快的类型,他朝四周扫视了一眼,朝前方甲板上那四个人用英语低喝一声,似乎在询问什么情况。

  随后他快步走到那些人身后极为霸道的将挡在前面的人给推到在地,直接跳了下去。

  那四个人犹豫了下,也跟着跑了下去。

  更`)新最G…快上C7酷#k匠网)

  我警惕的朝甲板上看了看,随即爬到了甲板上,小心翼翼的来到那道门前,里面点着灯,但很安静,我轻手轻脚的推开虚掩着的门,走了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装饰极为豪华的客厅,里面摆放了两排真皮沙发,客厅里并没有人。

  不过桌子上倒是放了两杯装着红酒的杯子跟一瓶红酒。

  我心里一沉,公孙归刀?

  就当我的脑海中划过这么个意识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声轻微却极为锋利的刀啸声!

  我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朝后缩了缩脖子,接着我胸前的衣服被那一刀给削的稀碎!

  我惊骇的朝门外爆退的同时开始了血图腾力量跟七杀之力,然而那刀却一直横撵对我紧追不舍。

  我匆忙之间抬起了手中的圆月弯刀,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中,我被那一刀撞的朝后爆退了两步,握刀的右手虎口处微微发麻。

  一个眼熟的身影出现在我面前,不是公孙归刀还能是谁?

  只见他单手提着一把大约三尺有余的古朴长刀,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劲装,鹤发童颜之下,那双在黑暗中微微闪烁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小杂种,老夫后悔当初没有留住你了!

  我冷笑了声:老畜生,为了一己私欲连自家的亲人都不放过,你以为你还能多活几年?!

  公孙归刀脸色一变:小杂种,你岂能懂得何为永生,今天留你不得!

  说完他低喝了一声脚底生莲,手中长刀随着他脚步的移动,渐渐的颤抖成花,我警惕的注视着他,手中紧握着圆月弯刀,就瞧见他脚下狠狠一跺,整个人犹如炮捶一般冲我扑了过来,俯冲之势夹带着一股开山劈海的气势,令我心中一阵窒息。

  我低吼了一声,将那股压抑的气息排除,紧握着圆月弯刀不退反进的迎风直上,两刀再次撞击,在黑夜中撞击出一抹明亮的火花。我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而对面的老家伙更惨,整个人撞到了顶层船舱的墙面上,将那一整面铁皮墙体撞凹了进去些许!

  我粗喘着着从地上爬起来,颤抖着将握刀的手抬起来,手腕已经肿了,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正在往外面溢着血。

  我深吸了两口气,平息了下体内絮乱的气流,刚才那一刀直接将我体内蓄力的七杀之力震散,好在并没有受到内伤,而对面的老畜生公孙归刀却在那一刀之下趴在地上站不起来了。

  像面对这种刚猛开刀式的对手,之前我爸在得知我使刀时曾经告诉过我,遇刚则刚,刀乃百兵之霸,须有破釜沉舟的气势,否则不战已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