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看来,公孙言有可能并没有死,可如果他并没有死,那人去哪儿了呢?

  那个中年男人叫公孙樊甫,是公孙家族现任族长的长子,在新加坡公孙家族虽然远远比不上当政的李家,可多少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比拟的,而公孙樊甫在新加坡也颇有声望,在他的压力之下,警方表示他们一定会尽快查出这个案子!

  因为公孙言一家的惨死以及公孙言的失踪,我跟腹黑女随后被公孙樊甫请到了他家,也就是公孙家族族长的家里。

  在新加坡只要你有钱,你就能拥有一切,比如说公孙家独立庄园。

  面积多少我并不是建筑师,所以计算不出来,内里的喷泉高尔夫应有竟有,感觉比医大的校园还要大,如此奢侈的建筑在首都是很难见到的。

  我跟腹黑女坐着公孙樊甫的车直接进了庄园里,在一栋硕大的城堡型别墅中见到了公孙家的家主公孙归刀,公孙归刀看上去鹤发童颜,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七八十岁的样子。

  因为此行的目的已经牵扯出了事情,所以我跟腹黑女俩并没有隐瞒身份,在得知了腹黑女的身份后,公孙归刀以及公孙樊甫颇为惊讶,不过可能是因为公孙言家中出了事情,公孙归刀只是简单的询问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我也没有隐瞒,将远在第二监狱中老聂头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然而,意外的是公孙家并不认识老聂头,这让我原本还抱有希望的心顿时跌入了谷底。

  随后公孙归刀给新加坡警察总署打了通电话,给其施压,又让公孙樊甫亲自带人出去找,去查。

  公孙樊甫离开后,公孙归刀才问我们那个老聂头在他二弟哪里存放的是什么东西?

  对此我颇为无奈的道出实情说,我们也不清楚,只知道那个东西很重要。

  公孙归刀询问的时候一直仔细的盯着我们,见我们不像撒谎,这才望着腹黑女询问道:徐家格格,你家老佛爷近来可好?

  腹黑女点头道:还好,现在一直都在闭关,已经不理世事了。

  公孙归刀点头道:归隐的好,我们这些老家伙就没有这样的福气了。

  腹黑女开口道:我太爷爷说公孙家能选择迁移新加坡是大智者的选择。

  ◎酷W匠B网\正O`版?g首4发@(

  公孙归刀叹气道:这也是时局迫于无奈,到了我们这种年纪,谁不想落叶归根呐。

  我迟疑了下开口道:公孙家在新加坡是不是有什么仇家?

  公孙归刀苦笑道: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我们公孙家刚搬来新加坡的时候就得罪了如日中天的袁家,我们两家之间争斗了几十年,我二弟家被灭门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他们干的。

  袁家?

  我诧异的朝身边的腹黑女看了一眼,她试探性的道:是民国的那位?

  公孙归刀点头说:除了那个袁还能有哪个哪个袁。

  腹黑女皱了皱眉道:他们居然敢下这样的毒手,就不怕李家吗?

  公孙归刀冷哼了一声道:李家,我早就怀疑袁李两家勾结了,否则他怎么敢下这样的狠手。

  我心里生出无限无奈,还真像他之前说的那句话一样,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原本我以为国内已经够乱的了,没想到新加坡这边也是这样的情况,而且还是参政的李袁公孙世家。

  这三个家族在新加坡的势力绞杂虽然比不上国内的京央九指圣战的混乱,可毕竟新加坡只是一个画地为国的国家。

  可这个袁家为什么就这么凑巧刚好等我们来找公孙言的时候,选择灭门呢?

  还有如果只是因为两家积怨而灭门,为什么唯独不见公孙言的尸体呢?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时,坐在对面的公孙归刀道:两位远道而来寻找我二弟,却没想到家里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如今我二弟生死不知,不知两位接下来?

  我刚想开口说我们可以帮忙时,我身边的腹黑女抢先道:公孙家主,原本我们也只是受人所托,既然现在公孙家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情,公孙言老先生又失踪了,我们也不好在这里多做叨扰,我们准备在这边随意走走,明后天回国。

  公孙归刀听了歉意道:那我就不多留两位了。

  这话一出口,已经有了撵人的意思了,我们也不好多逗留,在公孙家的老管家带领下,出了公孙家的庄园大门。

  出了庄园门后,腹黑女牵着我的手头也不回的道:那老头有问题,你先什么都别问,现在后面必定有人会一直盯着咱们一直到咱们离开新加坡。

  我心里一颤,怎么会这样?

  不过嘴上却没有问,因为经过腹黑女的提醒,我却是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着我们,而且还不止一个人。

  我小声问她你认识路?

  她小心翼翼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对着上面小声说了个什么街,然后将手机装回包里,若无其事的牵着我往前走。

  一直走了半个多小时,我们终于回到了后港区,提到这里,倒是可以说一下新加坡在地理与众不同的城区,并不像国内那样有省市之分,而是分为多个选区,这些选区类似上海的分区,但是又有不同,总之面积很小,否则也不可能半个小时内就能走回。

  重回后港区后,我不由的感叹腹黑女的心思细腻,居然在去的时候回记住路线。

  到了后港区后,接下来想要甩开公孙家跟踪的人就简单多了,随便找了个沃尔玛商场,然后在里面一通乱转,没一会儿的功夫就把那两人给甩开了。

  随后我们从沃尔玛后门出去,打了辆车,直接去了云亭街,也就是之前腹黑女拨打那个电话里所说的那条街。

  十多分钟后,在云亭街的一个名叫茗契茶楼的高档茶楼前下的车,一个分外眼熟的身影站在茶楼门口,正朝我们招手。

  不得不说,纯钢去了一次罗布泊回来后,境界也有了巨大的提升,整个人站在茶楼前,给人的感觉不在是壮硕,而是伟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麻烦雷哥联系我一下,对于昨晚上的错章深表抱歉,唇彩也是刚刚才发现,咱们也是约了基本书的老朋友了,对于骗钱一说,我不知道说什么了,唇彩是写书赚钱的,也正是这一点,绝对不会为了十几块钱自毁招牌的,抱歉,已经纠正了,给大家带来阅读不良影响,再次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