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问题,我给纳兰尊那边拨打了电话,结果得知的消息让我有些失望,果然被我猜中了,悬案组成员在没有得到京央授权,是绝对不能出国的,毕竟知道的国家机密太多了。

  他问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出国?

  因为黑料理的事情兹事重大,所以我并没有言明事实,而是谎称说想跟腹黑女去国外玩玩。

  他苦笑着告诉我说:他还想出国走走呢,可现在都是身不由己啊。

  我问他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他笑着说:这事儿你得自己想办法,国家限制的是你的身份,可又没限制别人的身份,你说对不对?

  我咦了一声,笑着道:看来经常去国外走走的人比咱们这些没出过国的见识上就是不一样。

  他无奈的道:别贫了,不管你有什么事情,早去早回,这一段时间国内气氛不好,可能会有任务。

  我道了声谢,然后就挂了电话。

  腹黑女一直都在旁边听着,见我挂了电话笑着道:这么说,你这次是准备带我一起去咯?

  我一阵愕然,反应过来,才想起之前跟纳兰尊撒的谎,没想到这小妞居然当真了。

  不过想着去新加坡那边找公孙言估计不会那么顺利,加上腹黑女聪慧过人,在身边到时候如果遇到棘手的事情也可能帮忙想办法,于是也就答应了。

  虽然徐家并不参政,但俗话说的好,有钱能使鬼推磨,但凡能花钱解决的事情,对于她来说根本就不时事情。

  一天之后,我很顺利的得到了一个新的身份,古月。

  这个名字不经意让我想起那位曾经饰演一代伟人的演员,记得小时候看他演的电视剧,直接就以为他就是那位伟人了,想想也是有趣儿。

  在稍作准备以及办理出国手续以及机票后,我跟腹黑女来到了首都国际机场。

  在出门前,她特意把叶罗河安排在了徐家别墅,主要的原因还是为了保护宫本樱子的安全,毕竟阴阳斋跟神道会的人已经在首都活动的迹象,这一点不可小视。

  叶洛河自从罗布泊受伤回来以后,伤势虽然还未完全痊愈,但是从整个人精气神来看,修为境界似乎已经突破了瓶颈,原本的桀骜与暴戾也收敛了很多,这是一种精气内敛的表现,所以对于他这样一个可能已经达到S级的高手守护,我跟腹黑女还是很放心的。

  起飞的时间是下午一点,陪腹黑女在里面随意的逛了逛,然后找了个地方吃了个午饭,时间刚刚好。

  坐在飞机上,腹黑女在旁边看书,我则躺在靠椅上闭目养神,猜想着老聂头守护了四十多年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他会说等我见到东西以后很可能会动摇。

  毕竟忽然闻到一股熟悉的香水味,我刚睁开眼睛却是瞧见了一张妩媚熟悉的脸正站在我旁边微笑。

  还真应了那么一句老话,世界说大很大,说小又很小。

  没想到在前往新加坡的飞机上居然偶遇了之前又过一吻之交的温家大小姐温柔。

  我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道:这么巧啊。

  她很是自然的坐在过道对面的位子上,胳膊肘子撑在扶手上,紧紧盯着我嫣然一笑道:不是坐牢去了嘛?怎么,又要去新加坡玩啊?

  我的腰间顿时一阵生疼,旁边的始作俑者放下手中的那本杨澜写的女人书道:不准备介绍介绍?

  过道那边的温柔面色略微有些诧异的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腹黑女道:真没看出来,她是你女伴啊?

  长的还真叫一个国色天香,我真是越来越对你好奇了。

  我尴尬的扭头对腹黑女道:她叫温柔。

  腹黑女微微一笑,似乎明白了什么:难怪这香水味这么熟悉,原来是温家大小姐。

  温柔闻言,呵呵一笑道:王老板不介绍一下你这位女伴?

  腹黑女争锋相对的道:徐凤凰。

  我无奈的摇头道:火药味有点儿浓,我去趟洗手间。

  说完,我狼狈的逃离了现场,忽然感觉到自己当初怎么那么冲动,给自己惹下了这么个麻烦,如果她跟腹黑女说过我强吻她的事情,那就完蛋了。

  在洗手间里洗了把脸后,等再出来,空姐已经通知大家系好安全带,看来是要起飞了。

  等我重新回到座位上时,忽然间感觉到气氛有些诡异,两人居然都没再说话了。

  这让我有些后悔刚才逃离现场,似乎是错过了什么。

  正懊悔时,耳边传来了腹黑女的声音:你在担心什么?

  我微微一怔,不太自然的望着她,又感觉转回头道:没什么啊,你什么意思啊?

  她冷哼了一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只不过我是不稀罕说你,你在外面干的那些个事儿。

  酷f6匠v网x永IG久u@免X费。看W小89说‘(

  我顿时懵逼了,难道就刚才那么一会儿的时间里两人摊牌了?

  然而,她的下一句,我才知道自己想多了。

  她见我装傻充愣,凑到我耳边小声道:石青莲的事情我姑且当做你是在设局,但是如果你让我知道你跟这个女人有什么苟且,我真的会让你变成最后一个太监。

  我表面上打了个寒颤,心里却重重的松了口气,余光朝过道对面的温柔扫了一眼,发现她正盯着我跟腹黑女,冷笑了一声:秀恩爱,死的快!

  女人有时候就是这么没来由无厘头,你都不知道下一刻会不会因为某句话而得罪她,所以才有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么一句话。

  腹黑女听到温柔的话音有些不对,更是变本加厉的将头贴在我的胸口,说了一句,用一种我浑身上下直掉鸡皮疙瘩的嗲音喊道:亲爱的,我好困啊。

  我那叫一个无语,对面的温柔脸顿时黑了。

  我有些想不通,难道这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就这么看上自己了?

  自己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有魅力?

  这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直到后来有一天,我才知道原因,当然那是后话了。

  飞机是在傍晚五点十五分抵达的樟宜机场,这中间的四个多小时,对于我来说,简直就是煎熬。

  所以机舱刚刚打开,我就迫不及待的下了飞机。

  随后腹黑女跟温柔俩争锋相对的跟着下了飞机,腹黑女直接挽着我的胳膊将我拖进了机场附近的一个酒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签到达到金粉以上或者解封过的朋友可以找我要龙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