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聂头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众人似乎都是松了一口气,这就是现实中的无奈,虽然大家都很厌恶少彪,可但凡没判个死刑的犯人都盼着能够有出去的一天,如果因为这件事儿再被加了刑,放在谁身上,谁都不舒服。

  我上前蹲在脑袋已经被砸出红白物的少彪,抬头看了看老聂头,本想说他什么的,但回想起他之前说的话,又有些于心不忍,一个被困在牢里大半辈子的人,本身就实属可怜。

  我朝着人群中看了看,居然没有瞧见近视眼,于是问近视眼呢?

  结果有人指了指旁边门后边的地上,我这才发现那里躺着个人,心里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

  这个念头还刚刚浮现,却是瞧见他好像动了一下,接着痛苦的哼了一声,摇摇晃晃的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望着老聂头道:大爷,接下来您准备怎么办?

  老聂头笑了笑道:小伙子,虽然老头我在这里面待了大半辈子,人也有些糊涂了,可我这双眼睛可不糊涂,我能看出来,你并不是像是普通的犯人,你过来,我有些话想问问你,今晚一过,以后可能就没这个机会了。

  我心里一沉,难不成他已经看出我来了?

  这不可能,我心里摇了摇头。

  他见我望着他,推开人群,朝门外面走去,我嘱咐了一下众人,尸体先别动,然后紧跟着出去。

  跟在老聂头身后,走到了水房,里面没点灯,他轻咳了一声,转过身小声的问我:小伙子,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顿时一阵语塞,或许是他问的太突然,我居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他见我沉默不语,苦笑着道:难道跟一个一心求死的人也不能坦诚吗?

  我迟疑了下道:大爷,不瞒你说,我悬案重组的人,可能你不太了解这个部门。

  黑暗中,我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能从他激动的声音中感觉出来,他很可能就是我此行的目的!

  我深吸了口气,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他略有些颤抖的问我:你来这里调查什么?

  我沉声道:黑料理。

  他却呵呵笑了起来,叹气道:看来你在骗我,行了,老朽眼拙了。

  我诧异道:大爷这话怎么说?

  他有些无奈的说:老朽七一年就进来了,可能并不晓得你要调查的东西。

  我摇头道:我的直觉告诉我,你是知道的,起码我提到黑料理的时候,你的回答已经告诉了我。

  老聂头笑着道:回去吧。

  我却并没有让步,而是沉声道:您还是有所顾忌。

  他听我这么说,笑着道:虽然我不晓得你说的什么悬案组是干嘛的,可不也是官家吗?

  我心里一阵疑惑,这老头到底想说什么?明明感觉他应该是知道黑料理的,而且他叫我过来,也是看出来我在调查这个,可听到我报出身份后却又不说了,这什么套路?

  我琢磨了一番,他的前后说的那几句话,忽然想到了什么,沉声道:您是不是觉得当年的那个事件就是官家干的?

  老聂头的回答印证了我的想法,他呵呵一笑道:这还用问嘛?

  我赶忙道:您误会了,我调查黑料理并不是受官家所托,而是因为我的一个死了四十多年的朋友,还有一个为这个事件背了几十年黑锅的家族。

  7s最^3新I章》节.}上酷匠'网R

  老聂头沉吟了一下,道:就凭你一个人?算了,小伙子,我劝你还是别碰那根弦,你这连螳臂当车都算不上。

  说完他苦笑着就要走,却被我伸手给拽住了:大爷,该说的我都跟你说了,在进来之前,我就已经发过誓言,就算是死在这个案子上,我也要把它查出来,哪怕凶手庞大的没人能够制裁,我也要将真相公布于众,那些含冤而死,尸骨不全的人,难道就该死?我王寿臣哪怕粉身碎骨也要给他们讨回一个公道!

  拽着老聂头胳膊的手上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他浑身一震剧烈的颤抖。

  接着他转过头,望着我道:孩子,这个秘密我守护了四十年,一直都没有开口,其实之所以我敢杀死少彪是因为我晓得上面不会判我死刑,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心里一沉,追问道:为什么?

  老聂头笑着道:那是因为我手里一直攥着一个他们重要的把柄,我这大半辈子虽然都是在牢里度过的,可这双眼珠子看人还是不差的,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出来你跟别人不一样,我年纪也大了,本来想着那样东西随着老死带进土里的,既然你来了,那老朽我就相信你一回。

  说话间他凑到我耳边,小声道:你出去后找到一个叫公孙言的人,告诉他是聂震让他来取东西的,他如果不信,你就把这个东西给他。

  说着他将一枚细小如牙签大小的东西塞进了我的手里。

  我诧异道:大爷,您这是?

  他沉声道:别问了,等你看到了那样东西后,自然全部都明白了,只是怕你到时候胆怯了。

  我冷笑道:您太小看了我了。

  他叹气道:不说了,这监狱里头人多眼杂,关系也复杂,回去吧,你尽快出去,越快越好。

  我点头连连道谢。

  回到宿舍后,少彪的尸体还是放在地上,近视眼总算清醒过来,颤抖着朝我跟老聂头走过来道:东、东哥,咋办捏?

  老聂头居然一改往常的默言,冷声道:怂货,看把你给骇的,刚才我不是说了,这事儿我顶缸了。

  近视眼惊恐道:老聂头,不,聂爷,少彪真是你杀的啊?刚才他们说俺还没敢信捏,我还以为是东哥干的捏。

  我没吭声,既然老聂头已经说了上面不会动他,我也就放心了,而是将他递给我的那根东西装进口袋里放好后,重新躺在床上。

  老聂头开口对近视眼道:小眼镜,你去找管教告诉他们我把少彪给杀了,现在就去!

  近视眼微微一怔,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道:聂爷,您这是要陷俺于不仁不义捏,这事俺不去。

  房里一直沉默的众人有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聂大爷,咱们还是等等吧,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