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没跟我开玩笑的话,那么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其它原因,会不会跟我要调查的目的相关?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有些狂喜,于是笑着说:大爷,你这不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吧?您到底犯了什么错?

  老人看了看两边,似乎并没什么人关注到我们这里,喝了口水,吐掉嘴里的泡沫,朝我小声道:我杀了人的。

  我顿时愕然,这老头看上去挺慈眉善目的,没想到居然是个杀人犯,可不对啊,就算是杀人犯,要么枪毙,要么死缓,要么无期,可只要不死,总归会是减刑的,也不可能在这里待了四十年啊?

  四十年,任何人都无法想象,在这种地方待了四十年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普通人的一生又能多久?

  我正跟他聊着的时候,近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好汉,你可别听这老家伙瞎咧咧捏,这老家伙这里有毛病捏!

  老头瞧见近视眼过来了,随意的洗了把脸就走了。

  我沉声问他怎么回事?

  v@酷匠I网永久免q费看P小说q

  近视眼刚准备说的,外面管教开始催促上工了。

  这次上工,近视眼特意跟我旁边那个工位的人换了个位置,然后冲着我笑了笑道:好汉,还不晓得你叫啥捏!你咋个那么能打捏?

  我将手中刚刚装配好的那个零配件放在旁边的筐子里,头也不抬的道:我叫魏东,干这个的。

  说着,我手里面比划了个手枪的手势。

  耳边传来近视眼恍然大悟的声音:原来是道上的捏,你这么能打,咋的被抓住了嘛?

  我呵呵一笑道:常在河边走,人呢,是不能心存侥幸的,你觉得你很厉害,可当你面对国家的时候,其实你什么都不是。

  近视眼赞同道:有道理,东哥,以后俺就跟你混了。

  我微微一怔,他这一喊东哥,我特么居然想起当初在大学宿舍里从耗子那里借来的《坏蛋》里的谢文东了。

  我耸了耸肩道:之前该说的,我都跟你们说了,只要别惹我,你们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近视眼嘿嘿一笑道:这下好了,就凭东哥这身手捏,看看以后还有谁还敢跟俺们横捏。

  我微微一笑,没理会他,对于这所监狱来说,我始终都没当回事儿,毕竟我可没想过要在这里长待。

  远处传来了管教的喝斥声,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我下意识的抬起头,发现管教正在喝斥我们宿舍的那个老头,似乎在说他干活磨洋工。

  我小声问近视眼有关那老头的信息,近视眼嘿嘿一笑道:东哥你是有所不知捏,那个老头捏大家都叫他老聂头,在这边待了好久了,这里什么环境你也不是不晓得,人待久了捏,会变傻掉的。

  我试探性的道:刚才我跟他在厕所的时候,他跟我说他在这边待了四十年,真的假的?

  近视眼道:八成是真的,这边的劳改犯都晓得他捏,干部们也都晓得他,所以经常逗他取乐捏。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近视眼你犯了什么事儿,进来多久了?

  近视眼叹气道:俺以前是俺们县一中的中学老师捏,几年前捏,我一个同乡跟我说下海捏,我就信他捏,跟他一起来了首都,没想到被他捏,搞进了传销里捏,我这么一个文化人在里面好混捏,我一瞧,他们有的人真赚钱,就想跟他们混捏,没成想干了两年不到,窝点就被抄了,判了五年捏,还有两年零七个月二十八天捏。

  我微微摇头道:传销害人不浅,你这种人不枪毙你已经是法律的仁慈了。

  近视眼嘿嘿一笑道:俺咋个听东哥讲话跟警察似的捏?

  我白了他一眼,这小子还算有点儿眼神劲儿,不过嘴上却不可能承认,而是笑了笑道:我要是警察咋能进这里嘛。

  近视眼道:那可不一定嘛,少彪以前就是警察捏,还是个处长,你看不也进来了嘛。

  我心里一沉,不由的想起了早起的时候他看我的那怨毒的眼神,那家伙明显就不是个善类,没想到还是个处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之前跟我委曲求全应该是想着等待时机伺机报复了。

  不过我倒是也不怵他,在这种地方他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

  那一天又在枯燥与反复中度过,吃完饭,大家一起看新闻联播,一则不经意的新闻忽然引起了我的注意,说是在罗布泊地区发生了里氏4.7级的地震。

  罗布泊?地震?

  原本像这种等级的地震以及这个地方并不会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但是当这两种情况遭遇在一起后,对于我来说,总感觉这并不是偶然。

  这则新闻似乎是在对我发出一种信号。

  那边应该是出事儿了!

  好在我爸跟徐家的人都及时撤离了,而当下在那边的应该只有九指圣战以及京央的人。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具体是不是偶然,对于躲在第二监狱中的我来说,都是不得而知的。

  新闻联播后,大操场上洗脑,然后各回各屋。

  刚准备走,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我下意识的去躲,扭头一看,却发现是瘦猴皮侯三。

  他朝我龇牙笑了笑道:兄弟挺有能耐啊,昨儿个我看走眼了,没成想你一来就睡上了016的头铺。

  我撇了他一眼,原本没准备理会他的,但是当我瞧见他酿在半空中的那只左手时,我顿时打消了这种念头!

  这人的尾指似乎是假的!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外界令人闻风丧胆的那个组织,九指。

  难不成这里也有九指的人?

  我朝他微微一笑道:侯哥说笑了,小弟也不过是初来乍到,016里的弟兄给面子罢了。

  他嘿嘿一笑道:去027坐坐?

  我略微迟疑了下,点头道:现在不方便,等下我再过去。

  他面色一喜道:那兄弟我准备些好玩意儿等你。

  说完我们各顾各的就走了,刚走没几步,我就感觉到有一双怨毒的眼睛正在盯着我,我下意识的朝那个方向望去,果然是少彪,这家伙真的挺恨我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