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温顺告别后,我们下了楼,胖子的车并没有开,而是坐着刀疤男的丰田,随后来到了第二监狱门外,我将身上除了夜叉鬼戒外所有的东西包括圆月弯刀都托付给了胖子,让他千万要帮我保管好,随后就跟刀疤男进了第二监狱,随后办理了入狱手续后,只是进行了简单的询问以及检查,一个三级警司的管教带我过去报道。

  管教拿来了一件黄色编号为0039的囚服,让我换上。

  换好了囚服后,拿上了破旧的洗漱用品,我便被带到了一间七八个上下铺的房间里,刚进门就闻到了一股臭脚丫子味道,不过里面并没有人。

  管教并没有跟我多说话,给我指了个床铺后,就让我老实待着,然后就走了。

  我在房间里转了转,居然有第一次进高中宿舍的感觉,这么看来读书跟坐牢的差距也就是生理上的而已。

  大约下午五点多钟的时候,一阵犹如下课的铃声响起后,呼呼啦啦的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透过窗户朝外面望去,陆陆续续来了好几队囚犯,在中间的操场集合后,一个管教开始训话,两三分钟后,所有人很有秩序的开始朝各个房间分散。

  恰时,十几个高矮老幼的光头朝我这边走来,走进房间时,瞧见站在房间里的我,先是一愣,随后也没人过来问话,都是各忙各的,去打水洗脸,其中一个长着一张干巴巴的脸,脸上挂着俩死鱼眼的中年男人引起了我的注意,宿舍里的人感觉都有些怕他,我打量了他一会儿后,不禁摇了摇头,这种人想必就是传说中的班老大吧?

  我将东西放在床铺上后,开始打量着众人,不知道是不是换了一种角度的原因,原本我以警察的身份看这些人的时候,总会潜移默化的认为他们就是一群渣滓,可当我重新以罪犯的身份再去看待他们的时候,心里却忍不住有些悲凉,也终于明白那些出狱后的人,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改变了。

  监狱是一个而可怕的地方,可以把这些原本无恶不作的人改造成生活规律,且少言寡语的行尸走肉。

  不过,这是好的一个方向,起码让人在犯了错以后,心有余悸。

  在那个编号为016的房间里待了一个晚上后,第二天早上,来了一个年轻的管教,带着我们去了劳改的工厂,一家机械厂装配厂,至于装配的是什么,并不能看出来。

  装配会用到扳手,不过为了安全,全部都用铁链锁死。

  开始会有一个年纪较大的犯人教我,我趁机想跟他聊天,结果对方根本不予理睬,反而白眼瞪我。

  装配工作很简单,不过一直反复,相当枯燥,干了一会儿,我就没什么耐心了,就找机会说要去上厕所。

  劳改的时候,上厕所是需要通报的,好在工厂里的管教对这方面并没有太过于苛刻,经过通报后,我得到了批准。

  进了厕所里后,瞧见最后面的一个蹲坑正往外面冒着烟,我一看忍不住烟瘾就犯了,凑过去,朝里面喊了一声:借根烟?

  结果里面传来了一声冷笑:借?

  随即从里面走出来一个瘦不拉几,眉毛倒生的中年男人,统一剃的光头,瞧见我时,嘿嘿一笑道:毛都没剃,新来的是吧?难怪这么不懂规矩!

  我看了他一眼道:兄弟看起来在这里混的挺开?

  他不屑的走到我面前,对着我脸上吐了一口烟:别跟老子在这儿称兄道弟的,怎么进来的?叫什么?

  我微微一笑,终于遇到一个看起来稍微正常一点儿的了。

  于是老实的回答道:我叫魏东,犯了几起重伤害。

  那瘦不拉几的光头嘴角一拧,笑着道:哟嚯,还几次重伤害,就你这样,伤害的都是娘们儿吧?

  我呵呵一笑,没说话。

  他再次看了看我,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塞进了我的嘴里帮我点着后,冷声道:里面跟外边不一样,干什么都得小心点,我叫侯三,想跟我的话,下班课后就来027.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厕所。

  我吸了两口嘴里的劣质香烟,直接丢进厕所尿桶里,随即回到劳教工厂里继续干活。

  !酷%0匠u√网d:唯Em一(正{版Q,其4\他^都vF是_盗版W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天时间,可进来后给我的感觉有些失望的同时有些焦躁,按照这种进度,我得什么时候才能查出有用的信息?

  晚上吃过饭后,大家都被强迫在食堂里看完新闻联播,而趁着所有劳改犯都集中在一起的时候,我开始寻找着目标,可惜不方便站起来,所以也没什么太大收获,于是我打算散伙后去一趟027找侯三,那家伙看起来有点儿门道,或许能从他那里打听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看完新闻联播,所有劳改犯再次被集中在大操场上,开始洗脑,然后按班就绪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而我则趁着集合洗脑的时候确定了027的位置,然后趁着洗脑管教离开后,趁机来到了027.

  刚进屋就被人给认出来了,当然这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侯三。

  侯三嘿嘿一笑,眼珠子直转道:你小子还真想跟我啊?你住哪宿舍啊?

  我说016,他面色一沉,道:少彪的宿舍?他没找你茬?

  我摇头道:我并不清楚你说的少彪是谁。

  侯三冷笑道:有意思,既然你来了,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不过你回去后,最好不要跟少彪面前提到我。

  侯三这话刚出口,身后就有传来笑声:三爷,你这挖人墙角不地道啊!

  侯三的声音有些发颤道:少、少彪,你想干嘛?!

  我扭过头,朝身后望去,一张干巴巴的脸上挂着俩儿死鱼眼的男人站在我身后看都没看我,正狞笑着望着候三。

  果然是他,只是没想到他叫少彪?

  少彪原本狞笑忽然转变的阴冷:你侯三挖我的人,现在反过来问我要干嘛?

  侯三有些惊恐的摆了摆手道:少彪,你误会了,是这小子自个儿过来搭讪我的,你也看到了,这是我们027.

  少彪这才看了我一眼,跟我对视了一眼后,对我骂了一声:狗一样的东西,还不闲现眼,滚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