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一棵树,一座坟,一间老宅,一生悲凉,他或许是孤独的太久了,久的和老槐树站在一起,让我觉得他更为沧桑。

  站在门口远远的跟他挥手,他也微微拘身跟我示意,小月扭头冲我做了个鬼脸,我坐在门口抽了根烟。

  最"新z章节uj上s酷匠网fI

  望着树下俩孤魂,踩掉烟头关上门。

  那天晚上,我也不记得小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总之等我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

  早起后,打开门,叶洛河正在院子中练剑,河伯端坐在旁边不远处品茗喝茶,不时赞许的点头。

  我在旁边观望了片刻,虽然我不太懂剑,不过我倒是自我代入中与他对峙,却是发现,如果跟他正面对抗的话,根本没办法躲开他的剑。

  行云流水,剑走游龙,或快,或慢,或点或挑,或许这就是传说中,剑随心动,人剑如一的境界吧。

  十多分钟后,腹黑女房间的门缓缓打开,她从里面恍恍惚惚的走了出来,发现了我的存在,朝我这边走过来:你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耸了耸肩道:昨晚上睡的比较好,睡不着了。

  她哦了一声,朝河伯跟叶洛河两人看了看,对我说:耳朵递过来,我有话跟你说。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朝她凑了凑。

  刚凑到她身边,她狡黠的朝我笑了笑,在我将脸递过去的瞬间,迅速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远处正在喝茶的河伯一口茶喷了出来,刚好喷到身前叶洛河的方向,叶洛河快速朝旁边一躲,原本一套卓越的剑法就这么毁了。他正瞪大了眼珠子望着河伯。

  河伯原本眯着的眼睛顿时瞪了起来:重练!

  随即朝我们这边狠狠的看了一眼。

  腹黑女朝我微微一笑,转身又恍惚的重新回到她的房间里,把门关上了。

  我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被她亲的脸颊,无奈的摇头,城里人真会玩。

  因为河伯跟叶洛河的回归,徐家的有些事情腹黑女得跟他们做切割,所以当天我们又没回去。

  刚刚入夜,我正犹豫是否要出去跟他一叙的时候,小月再次主动的从戒指里出来了。

  又是在房间里转了转,然后告诉我说出去玩。

  我点头答应了,然后等她出去的时候,也跟着出去。

  刚打开门就瞧见他正站在树下,摇曳着手中的纸扇,端望着我跟小月。

  小月诧异的扭头看我一眼,我先她一步朝他走了过去,他手中纸扇一挥,老槐树上散下两道光,变幻出两把椅子,没错,就是瞬间变化出来的。

  他朝小月微笑道:小丫头,那边有好玩的。

  说着他朝不远处一个大水缸方向点了一下,那水缸旁边多出了一个秋千。

  小月朝我渴望的看了看,我朝她点了点头。

  等小月欢快的去玩秋千时,他抬手请我入座。

  坐下后,他开口道:你就打算她就这么一直跟着你?这对她不公平。

  我伸手拍了拍老槐树道:那这对前辈公平吗?

  他叹了口气道:生在帝王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自己做主的。我们家的事情你多少应该知道一些,我的事情你曾经也见到过一些,我别无选择。

  我朝他拱了拱手道:还请前辈明示。

  他挥了挥手中的折扇道:孤魂飘零的苦,你们生人是没办法感受的,生命始终,应入轮回。

  我叹气道:前辈有所不知,并不是我想这么对小月,只是她生前被恶人凄惨害死,死后吞噬了许多冤魂化为了厉鬼,罪孽深重,想要投胎很难。

  他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几十年前,有人黑心牟利,为了一己私欲,将狱中尚未死刑者刨腹摘掉器官卖给需要的人,因此监狱中犯人往往死于非命,而家属不得而知。后来,需求越来越大,资源却很有限,有些人便以体检验血为名走访街市,网罗数据,并坐下记号,凡有基因比对成功的,就会派人强行掳走,这其中有流浪者,有农民,有街市走卒小贩,有学生也有国家公职人员,史称黑料理事件。

  当年徐家曾经暗地里派人查过,只不过碍于压力,最终放弃,小月应该就是当年那个事件中的牺牲品,所以她要想重新进入轮回,就必须找到黑料理事件的主导者了却心愿。

  我心里一沉,虽然早已经意料到结果会是这样,可得知真相后还是惊出了我一身冷汗。

  我倒吸了口凉气,诧异的望着他道: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淡淡的一笑道:这么些年来,我早已经跟这棵树融为了一体,但凡这间院子里发生的事情乃至于所说的悄悄话,我都清楚。就比如早晨凤凰那丫头调皮的时候。

  我顿时尴尬的摇了摇头道:看来这贝勒府以后我再也不敢过来了,一点儿隐私都没有了。

  当然这些都是开玩笑的话,我们彼此都知道。

  扭头望着正欢快在秋千之上的小月,我开口道:请前辈指教,我到底要怎么做?

  他温文尔雅的笑了笑道:我方才说过,徐家早前对黑料理事件有过调查,只不过后来迫于压力才停止的,要想旧案重提,单凭徐家的所拥有的一些资料是不够的,你还得拥有过硬的实力,或者帮手。

  我心里一沉,道:我还是先去看看那些资料再说吧。

  他嗯了一声,居然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朝我做了个拘,这可吓了我一大跳,赶忙从椅子上跳开道:前辈你这是?

  他有些激动的道:其实我让你查那个案子,事实上是有私心的,当初我徐家就是因为那个案子遭受了牵连,所以才有后来你看到的那些事儿。如果能破了这个案子,不仅仅可以还给小月那孩子一个投生的机会,也帮我们徐家一雪前耻冤屈,所以你自当能够受得起我这一拜。

  我有些不太好意思的道:前辈你太高看我了,其实关于这件事情我很早之前就想查的,可是因为得知内里的复杂,所以才一直没动手,这次如果不是前辈提醒,或许我还是没有这种勇气,所以我要感谢的是前辈才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