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相大先生深深的叹了口气,伸手将我扶了起来,对着旁边的阳连子道:去把极山玉髓取过来。

  阳连子面露惊讶,应了声,赶忙朝易相大先生的房间走了过去。

  易相大先生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孩子,我知道你很孝顺,可男人膝下有黄金,人这辈子可以跪天跪地跪父母,就是不能给别人下跪,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他缓缓的开口道:那是因为人的脊梁是宁折不弯的。

  说完,他接过阳连子拿来的一个玉质盒子,朝我妈所在的房间走了过去。

  楚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阳连子,叹了口气。

  大约五六分钟后,易相大先生面色有些憔悴的从那间屋子里走了出来,阳连子跟楚明赶忙上前去扶他,他却摆了摆手表示不碍事。

  我心梗的上前,道:易相大先生···

  易相大先生摆了摆手道:你母亲暂时无碍,但是我只能延缓那些尸毒一个礼拜,至于清理,老家伙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说完,他重重的咳嗽了一声,阳连子跟楚明同时惊呼了一声:师父!

  易相大先生再次摆手:没事,我先去休息一会儿,你们留下来照顾一下寿臣。

  说完他缓步朝他的房间走了过去。

  望着易相大先生那片刻间变的蹉跎的背影,我惊诧道:大先生他这是?

  楚明叹气道:寿臣,刚才我师父是利用本命真元通过极山玉髓护住了你妈妈的心脉。

  阳连子摇头道:师父八成是被玉髓的寒气反噬了,刚才我扶他的时候,他手心冰凉。

  我顿时间眼圈红了,没想到大先生居然····

  阳连子瞧见我面色愧疚,赶忙出声道:你也不用太过于自责,这是师父的决定,况且师父跟你父亲的关系,怎么都不可能袖手旁观,这并不在于你跪不跪。

  我满脸汗颜的同时,想起了易相大先生离开前说的那番话,身为男人,首先是得有骨气的。

  而我却承受不住压力,跪了。

  那番话对于我而言不仅仅是当头棒喝,更是让我想起了曾经的给那个人下跪,难道我的骨子里就是这样吗?

  还是说,这是早已经深入骨髓的奴性?

  我使劲的摇了摇头,耳边传来了楚明的忧虑声:寿臣,现在你母亲虽然暂时没有事情,可咱们还是得想想有什么办法能帮她将体内的尸毒给排出去啊。

  我心里一沉,我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于是赶忙问他跟阳连子道:你们有什么办法吗?

  阳连子摇头道:这方面的,包括师父在内,都不擅长,像令堂现在的状况,要想清楚尸毒估计得去去一趟茅山了。

  茅山?

  提到茅山,我不禁联想到了最初那个四处掘墓的老道士崔走召,一叶而知秋,从他身上就能看出来,所谓的茅山道士并不是什么好人,要想找他们帮忙救人估计很悬。

  可只要能救我妈,别说是去茅山,就算是下茅坑,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易相大先生说只能护住心脉一个礼拜的时间,时间不等人,我连夜让腹黑女那边帮我安排车,护送我们去南京。

  在将我妈抬上腹黑女开来的房车后,我们暂时先跟楚明等人做了告别。

  两个司机轮流开,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我们来到了自有六朝古都之称的南京。

  因为有腹黑女在身边,所以我心定很多。

  因为这几年的发展,传说中的茅山早已经变成了风景区,早先的茅山派也早已经四分五裂。

  所以要想在茅山找到正儿八经的茅山道士,并没有那么容易。

  好在徐家在南京早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情报网,所以就在我们到达南京后的第三天,终于找到了一位年过花甲在夫子庙开店的一个老道士。

  我跟腹黑女亲自前往去请的,老道士道号吉山,看上去倒是有些仙风道骨,可当得知我们是来找他清理尸毒的,当即有看到我跟腹黑女衣着不凡,居然换了一副市侩的嘴脸,张开就要五百万。

  腹黑女二话不说,写了一张二百五十万的支票给他,表示只要能够清除尸毒,另外二百五十万一分不少。

  老道士吉山顿时捶胸顿足,似乎有些后悔,不过瞧见腹黑女的冷眼,只好答应跟我们一同去我们所住的紫金山附近的傍山别墅。

  当瞧见躺在床上的我妈,吉山先是一愣,继而走过去翻了翻她的眼皮,把了一下脉,望着我们道:还请两位先行回避,我茅山术施法,旁人不得侧窥。

  我朝腹黑女看了一眼,她朝我微微点了下头。

  我深吸了口气道:拜托道长了。

  说完我俩就先出了房门,然而刚出去不到两分钟,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呼声,接着房门砰的一声被拉开,老道士吉山面色惨白的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惨嚎道:是尸魁,是尸魁,你们可是害死贫道了啊!

  惨嚎间,翻滚在地上,抽搐了几下,蜷缩成一团,居然不动了。

  我跟腹黑女惊骇之余,赶忙上前查看,结果发现他的脖子上有两道深深的血洞,正呼呼的朝外面冒着黑血,人却已经死了。

  这可把我跟腹黑女俩给吓坏了!

  这好端端的怎么回事?

  他这不是茅山道士吗?

  我赶忙冲进了屋子里,却是瞧见我妈端坐在床上,嘴角带血阴冷的朝我狞笑,獠牙外露,看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

  我赶紧将门给关上,大脑嗡嗡的,这到底怎么回事?

  易相大先生不是说已经护住心脉了吗?

  他刚才说什么尸魁?

  又是什么?

  腹黑女站在我身后沉声道:弟弟,你别想太多,这老道士八成就是个满嘴忽悠的蓝道,咱们现在得抓紧时间找个真正的茅山道士。

  我忍不住苦涩的摇头道:你就别安慰我了,这老道士有些本事,我们都能看出来,凤凰,你能告诉我尸魁是什么吗?

  ¤;酷匠w_网“永;O久免费}看rW小说p

  腹黑女面色顿时凝重了起来,叹气道: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我缓缓的转过身,朝她大吼了一声:那你告诉我我们的机会在哪儿!!

  腹黑女被我的声音吓了一跳,楞了好一会儿,伸出手轻轻摩挲着我的脸,有些痛心的道:弟弟,你别这样。一定有办法的,你给我一点儿时间,我肯定能想出办法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