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相貌可以通过现在的科技去改变,去仿制,可声音却不可能改变,就算能,也绝对不可能这么相似。

  真正意识到她就是昌姐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冒出了冷汗。

  这个女人可是个货真价实活了两千多岁啊。

  我深吸了口气,以此来稳定自己的情绪,缓缓的开口道:我妈呢?

  她笑着说:我得先检查一下你那个盒子,她抬起手指了指我右手拦在胸前的翠绿盒子。

  我冷声道:我凭什么要相信你,假如你拿走了不放我妈怎么办?

  我必须先见到我妈再说!

  她呵呵一笑道:你有主动的权力吗?

  我顿时一阵语塞,事实上,在这件事情上,无论我怎么做都是被动的,但是如果我真把盒子先给了她,那么我就会变的更被动。

  在这种关键时候,千万不能没脑子的随便退步。

  于是我开口道:大家也不是第一次打交道了,就像你说的那样,我妈的性命对于你来说并不算什么,你要的只是这个盒子,她现在就在你手上,你确实站着主动权,但是如果你真的有诚意,那么就没必要在这种问题上较真吧?

  她咦了一声道:小家伙没想到几天没见就变的牙尖嘴利了,好吧,双鹰,把人带过来。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一个身形跟我差不多穿着夜行衣的长发男人身形快速一闪,出现在昌姐的身后,对着昌姐恭敬的躬了个身,转身缓步走到我们旁边那个墓碑后面,低喝了一声:起!

  接着墓碑后面就站起来了一个人。

  在手电筒光线下,我当时点儿没泪飙出来,我妈正双眼紧闭着站在那里,看的我浑身发抖!

  我怒气冲天的朝她大吼了一声:你对我妈都做了什么?!

  昌姐微微一笑道:也没做什么,其实我这也是为她好,在这样的地方,如果她清醒着,或许会被吓坏。

  我紧紧攥着手电筒,喘着粗气,好一会儿才平复情绪。

  前面传来了昌姐不耐烦的声音:好了,你的孝道我们也是看到了,现在把盒子给我吧。

  我看了看怀里的盒子,又看了看我妈,抬腿朝昌姐走了过去。

  走到距离他身前三米左右的时候,我停下了脚步道:你把我妈弄醒,我希望听到她跟我说话。

  昌姐笑着道:你确定,你要知道,她在这种环境下清醒过来,那么将来有什么不好的后果,我可不负责啊?

  我听她这么一说,顿时开始犹豫了起来,最终咬了咬牙,狠狠的道:算你狠,不过我希望你这次能够言而有信!

  说完,我就将手里的盒子放在地上,然后用脚踩着,对着她道:把我妈送过来。

  昌姐对着身边那个穿着夜行衣的长发男人挥了一下手。

  那男人啪的一声打了个响指,就瞧见我妈缓缓的朝我这边走过来。

  昌姐冷声道:盒子踢过来。

  等我妈走到我身前一米远左右,我抬脚将脚下的盒子踢了过去!

  昌姐面色一喜,身旁的叫双鹰的男人一个海底捞月将盒子给揽进了怀里。

  我伸手一把拽住我妈的胳膊,没成想,入手居然一阵冰冷。

  怎么会?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还未反应过来,没想到她居然猛的将我扑倒在地,张开满是獠牙的嘴就朝我脖子咬了上来!

  我惊呼了一声:妈!你怎么了?

  可她却根本没有理会我这个儿子的惊呼,口水四溅的对着我胡乱撕咬,我又惊又怒的开启血图腾力量跟七杀之力,强行将她按在地上!朝着那俩缓缓离去的身影大骂了一声:贱人,我要杀了你!

  我简直快要气疯了,怎么能相信这种人的话!

  这个贱人居然把我妈变成了僵尸!

  怒气攻心之下,我喉咙一甜,喷出了一口鲜血,转身将抓住我妈的双手,满脑子都是我该怎么办?!

  大约十几秒钟后,楚明朝我这边飞奔而来,瞧见我妈,他脸色大变:你妈这是?

  我当时大脑一片空白,几乎都没有回答他问题的意识。

  他上前对着我妈的天灵穴屈指点了一下,我妈开始那阵狂躁,顿时烟消云散,瘫倒在我的怀里。

  楚明沉声道:先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3酷g%匠Q网"!唯,一0正R版,U其k他Y都a~是盗……版{.

  我没理会他,他抬手又在我的左肩膀上点了一下,我顿时感觉意识昏沉。

  后来我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背着我妈下的坟山,更不记得是怎么回到易相大先生家。

  直到楚明喝了楚明给我倒了一杯白水,我的意识才渐渐的从那种昏沉的状态下清醒过来。

  清醒过来后,我浑身剧烈颤抖的望着楚明跟阳连子,道:我妈她?

  阳连子安慰道:寿臣啊,你先别着急,师父正在给令堂查看,别担心,刚才我看过,令堂还活着。

  楚明面色担忧的道:是啊,你别担心,我们都在这,你别想那么多。

  我紧紧攥着拳头,指甲都把手心掐出血来了,也好毫不在意。

  昌姐这个女人简直就是魔鬼,她居然对我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要杀了她!

  我要杀了她!

  这是我当时唯一的念头。

  就在我这种情绪正在酝酿的时候,耳边传来了一阵清如朗朗读书声般的奇特声音:敇!

  顿时间,我胸腹间那团七杀之力快速的朝上旋转,直冲我的大脑,原本满是恶戾的大脑瞬间一片清明。

  我抬头朝不远处发出那奇特声音的人望去,居然是来自易相大先生。

  我感激的从床边站起来,快步朝他走了过去,焦急道:大先生,我妈她怎么样?

  易相大先生伸手轻抚我的额头,缓缓道:你母亲现在的状况不太好,她被人强行喂食了尸毒,现在已经尸毒攻心了。寿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大脑顿时嗡了一下,眼前一黑,我额头上的手掌顿时传来了一阵清凉,将我的意识重新拉扯了回来。

  我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无比艰难的道:大先生一定要救救我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