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在焦急的等待中,又过了两天,期间阿彪那边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说在石破军的帮助下,他们已经拿下大金店所有的地盘了,不过因为扩张的太厉害,已经被当地警方给盯住了。

  我让他那边的进度暂时先缓缓,看看再说。

  第三天,也就是距离当初跟昌姐约定好交易的时间的头一天,上午,腹黑女在接到一个电话后,匆匆的离开了徐家别墅。

  一直到傍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面色有些不太对,我当时心里一紧,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赶忙问她怎么了?

  没想到她伸手从包里取出了一个让我心里巨颤的东西,那个翠绿盒子。

  我颤抖着手接过那个盒子,盯着盒子看了看,沉声道:这就是那个正品?

  她微微点了下头,道:京央把大制造给扣下来了,表面上说是帮他们做仿品,我感觉他们可能是想留住他。

  我惊诧道:那这样的话,大制造岂不是很危险?

  腹黑女叹气道:先把你妈救出来再说吧,大制造在那边,暂时应该也不会漏出什么马脚,不过,我们必须得想办法在京央再次对那个盒子展开研究之前,就大制造给救出来。

  我嗯了一声道: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请你一定要跟我说。

  她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道:你呀,还是算了吧,你把自己照顾好就行了。

  我微微一愣,这明显是瞧不上我啊?

  她瞧见我脸色有些不对,微笑着道:跟你开玩笑的,那个,梁静静那边,你真的不去找一下吗?

  提到梁静静,我忍不住叹了口气道:等把我妈救回来,再看吧。

  她见我不愿意说,也就没再继续问下去。

  第二天傍晚,昌姐那边再次打来了电话,我告诉她她要的东西就在我手上,但是我首先得先见到我妈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事实上,早起的时候,楚明那边就帮忙卜了一卦,告诉我说我妈暂时安全无事的,但我还是要这么说的原因,就是希望她不要在这关键的时候跟我耍花样!

  昌姐那边笑着说:这你放心,你妈在我这里很安全,这一点你不用担心,我呢,其实只是想要我想要的东西,至于其他人的性命其实我真的不在乎,再说了,我们暂时还不想得罪你跟你父亲。

  我当时在心里冷笑,这女人莫不是得了失心疯了吧?把我妈使用手段抓去威胁我们父子,现在却跟我说,还不想得罪我们,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当然,我并没有表现出这种厌恶,毕竟我妈还在她手上。

  我冷哼了声道:知道就好,交易地点在什么地方。

  电话那边道:晚上八点钟,你一个人带着盒子去八宝山公墓,将盒子放在第三十排,第二十七个墓碑里。届时我会让人带着你妈在那边等你,不过你最好不要耍花样,那个盒子对你来说没用,但是你在这个世上可只有一个妈。

  我当时差点儿爆出粗口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变态,她居然要把我妈带到那种地方去,我强忍着怒气说了声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犹豫了下,觉得自己一个人还是不保险,昌姐那个贱人诡计多端,搞不好到时候自己也栽了,于是重新拿起电话,拨通了楚明的电话。

  电话里,我告诉了楚明,已经跟昌姐约好了时间,但是她说只能让我一个人去,楚明说你一个人肯定不行,他马上过来,陪我一起去。

  二十几分钟后,我在腹黑女跟阿凤宫本樱子的目送下,开着她那辆红色奥迪出了别墅区,在距离别墅区不远处的一个拐角,确认没有人后,楚明快速的钻进了后车座上,车子重新行驶,大约一个半小时后,在导航的支撑下,我们终于来到了八宝山公墓。

  将车子开到公墓的停车场后,我正准备带着盒子下车,楚明小声的叫住了我,让我拨通他的电话,我诧异之余,释然道:如果我发现不对劲的地方,就骂一声贱人。

  他微微一怔,朝我苦笑。

  抱着盒子下了车,这地方我并不是第一次来了,记得当初还是四叔送我来的,现在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四周扫视了一眼,在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佝偻着身子的人站在不远处,吓了我一跳。

  他拿起手电筒朝我脸上照过来,又朝我的车照了照,有些神神叨叨的道:天黑了,鬼也多了。

  说完转身就走进旁边的屋子里了。

  这应该是个守墓人,我驻足了片刻,顺着山道朝上面走去。

  一路走一路数,数到三十排后,顺着三十排往前看去,提着手提朝前方照去,但是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我看了看手腕上手表的时间,已经七点四十了,想着对方可能会准时过来,也就先一步朝约定的墓走过去。

  刚走没几步,忽然我停住了脚步,就在我刚才慌神的空当,我身前不远处出现了一道人影!

  直觉告诉我,那似乎是个女人。

  难道是昌姐?

  `更{新最^9快N上酷l%匠$Z网

  我心里一颤,怒气蹭蹭的窜了起来,抬起手电筒朝那人影照了过去。

  那人并没有避讳我的手电光,当我看清楚她的相貌时,手里的盒子差点儿没拿稳掉咋地上,怎么可能是她?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没法相信,出现在我面前的居然是当年冰恋案那个差点儿把我给活生生解刨掉的倩姐?

  不对,倩姐早就死了,而且死的是那么彻底,更何况眼前的人很明显并不是鬼魂,难道说她只是长的跟倩姐很像?可这也太像了吧?

  倩姐•••

  我忽然想起了什么,那具被彼岸要挟过去的古代女尸?

  不可能,那只是一具尸体,而我面前的却是个活生生的人。

  难道这天底下,还真有长的这么像的人?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米国的一部电影,里面所说的克隆人。

  我警惕的朝她走了过去,沉声问道:你是谁?

  她却朝我微微一笑道:你应该对我这张脸似曾相识吧。

  她一开口,我就已经可以确定她的身份了,没错,这个女人居然就是圣战的首脑级人物,那个心狠手辣的昌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