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女皱了皱眉,道:昌姐可能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吧?不过说到赝品,我们家倒是有一个仿造高手,但是首先得有样品才行。

  我诧异的道:能以假乱真?

  腹黑女点头道:应该可以。

  我犹豫了下,道:如果只是借用一下那个盒子应该问题不大吧?这事儿我得找纳兰尊那边谈谈。

  说完,我就掏出手机给纳兰尊打了个电话,给他说明了我的想法以后,他说,可以让易相大先生帮忙。

  说完,他就把电话给挂了。

  大约半个钟头后,他给我回电话说:易相大先生那边说了,京央的底线是那盒子在没有真正揭开谜底前,谁都不能带走,如果说只是想仿造一下的话,可以把工匠带到中南海去。

  得到答案后,腹黑女走到她家的电话前拨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一通我听不懂的满语。

  大约一个小时后,来了一个年过古稀,衣着邋遢的老人,那老人见到腹黑女就势要跪下,被腹黑女赶紧给扶了起来:大制造就不用多礼了。

  那老头受宠若惊的道:先有贵贱,后才有长幼,格格着实让老朽惶恐。

  腹黑女摆手道:这次找大制造过来,是想请您帮忙的。

  被腹黑女唤作大制造的老头,作了个拘道:格格尽管吩咐,老朽竭尽全力。

  一番了解之下,我才算大致明白,原来眼前的老人的祖上是满清世袭的大制造,怪不得腹黑女说能以假乱真,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真有可能。

  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楚明亲自过来接的我们,辗转去了大制造家里取了工具。

  随后一番折腾下经过特殊门禁进入了神秘的中南海,一进入中南海,我就能感觉到有一把枪在指着我的头,狙击手?

  我扭头朝楚明看了一眼,他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放松点,另一边的大制造似乎并没有感觉到。

  随后我们在一个大校级别的军官带领下,来到了一个只挂着研究所三个字的大楼里。

  那大校离开,一个身着白色制服的中年眼睛男在看了我们的文件后,带着我们走进了大楼,乘坐电梯,二十七楼。

  我心里不禁有些吃惊,怎么可能?从外面看,这楼也就五六层的高度,当电梯运行后,我才恍然大悟,电梯居然是朝下走的。

  恍然大悟之时,有些不寒而栗,原来这座大楼大部分都掩盖在地下,如果不是亲身走进来,外人怎能知道内里乾坤。

  几十秒后,电梯停下,眼睛男一声不吭的带着我们走进了一个硕大的实验室,里面有十几个中老年纪的人在工作,奇怪的是瞧见我们进来时,并没有人刻意的看我们。这倒是让我颇为有些不解,可惜那种场合颇为压抑,我也没好意思问楚明。

  大制造老爷子比我看上去要淡定许多,但是从他微颤的指尖上来看,他的内心应该是无比激动的,或许就是这么一次奇异的路途,颠覆了这位满清遗老内心里最后的坚持。

  眼睛男连续刷了四五道门禁带我们走进了一个全部由特殊合金制成的房间里,从里面的一个大号保险柜里取出了当初由我从地下拿上来的那个稀世珍宝,翠绿盒子。

  盒子我跟楚明都是见过的,大制造却是头一遭瞧见,接过盒子的时候,手颤抖的不停,看的旁边那眼睛男头皮直发麻:老爷子,小心点儿,这东西可精贵着呢。

  大制造连连应了声,将盒子放在旁边的一个工作台子上,先是在手里掂了掂,随后放在了旁边的一个精度极高的平衡称上称了称分量,3.5796公斤。

  大制造不动声色,从怀里取出了个放大镜对着上面又仔细的看了一遍,疑惑道:这不是玉啊。

  旁边那眼睛男微微一笑道:这当然不是玉,经过我们研究,这盒子是由一种奇特的天外陨石上的晶体雕刻出来的,所以质量比玉石要大很多。

  大制造摇头道:那要想找到类似的材料估计有些麻烦了。

  X酷匠网B正;版◎首%4发

  眼睛男笑着道:这一点老爷子你就不用操心了,我们这边什么都有。

  说着他从另外一个保险柜中,吃力的抱出了一大块翠绿色的石头,放在工作台上,时喘了口气道:我们所长说了,既然大制造来都来了,还望能帮我们也做几个盒子的仿品以备不时之需。

  大制造抬手作了个拘:既然官家这么看的起老朽,老朽却不从命了。

  说完,他对着我们道:这盒子的工艺极其复杂,内里乾坤莫变,要想仿出来也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情,几位还是容老朽独自作坊吧。

  楚明扭头跟我对视了一眼,我朝他点了点头,楚明对着旁边的眼镜男道:还请王博士多多照顾一下大制造。

  眼镜男微微一笑道:两位就放心吧。

  随后他就领着我们出了研究所,再由那位大校领着我们出了中南海。

  一直到走出中南海后,我才重重的松了口气。

  旁边的楚明笑着道:被人一直用枪指着不舒服吧。

  我苦涩的摇头道:不会是每个进入里面的人,都有一把枪指着头吧?

  楚明笑着说:差不多吧,毕竟那个地方住着些什么人,你也清楚。

  我没再做声,楚明一边开车一边问我准备去哪儿?

  我说在首都除了徐家别墅,我还能去哪儿?

  他说: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我诧异道:什么地方?

  他神秘的笑了笑道:去了你就知道了。

  说完,车头一拐,将车子拐上了另一条路上,接连穿过几条街巷,忽然间感觉眼前的街巷有些眼熟,恰时间,楚明把车子停在了旁边的一个停车位上,随后带着我步行进入了一个老胡同里。

  当走进那条老胡同时,我终于明白了,那是哪儿了。

  原来是他师父易相大先生家里。

  不过易相大先生并不在家,家里只留有他的一个师兄阳连子。

  这个人,我以前听楚明提过,据说他有围棋超九段的实力,比之当下国手还要厉害,只不过从来没参加过正式的比赛,下棋时通常后手,棋风刁钻诡异,常常以连子连成收官,所以易相大先生给其取了个名号阳连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