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胖子分开后,我忍不住有些惆怅,想起了洛阳的石破军,以及她的姐姐,那个我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

  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在回徐家别墅的路上,我纠结了很久,最终还是坚持最初的想法,无论将来会付出多大代价,都将是值得的。

  回到徐家别墅,阿凤拄着拐正在别墅外面锻炼,宫本樱子正坐在旁边不远处的摇摇椅上,瞧见我回来了,阿凤远远的就跟我打招呼,宫本樱子则小跑着迎了上来。

  忽闪着大眼睛望着我道:有阿姨跟小梁姐姐的消息吗?

  我摇了摇头道:想找一个人,哪里是那么简单的,这些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她失落的低着头,叹着气重新回到摇摇椅上,独自忧伤。

  我不禁摇了摇头,女人的心思就如那首老歌,你别猜,猜来猜去也不明白。

  独自走进别墅里,腹黑女也不在,我给楚明那边打去了一个电话,询问他师父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

  楚明无奈说:自从他师兄给他师父打去了电话以后,他就没瞧见他师父了,所以现在他也不清楚,不过依照他来看,要想从京央手里拿到那样东西,挺玄乎的。

  我问他早上有没有帮我妈卜卦,他说,让我放轻心,我妈现在平安无事。

  我问他能不能帮我想想,按照我妈那么一个连六市都没去过几次的农村女人来说,她会去哪儿?

  楚明苦涩着说:你这不是明摆着难为我嘛,她是你妈,你都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不过,寿臣啊,我问一句不当问的话,怒父母感情方面怎么样?

  我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道:你是想说,我妈会不会出去找我爸去了?

  电话那边的楚明嗯了一声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我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记忆中,我妈虽然嘴上总是唠叨我爸,可作为他们儿子的我,深深的知道他们之间的感情比我想象中要深的多。

  否则按照我爸那样的男人,怎么也不可能心甘情愿的留守在六里村陪伴在她的身边。而另一方面,在我印象中,自从我入了这个局以后,我爸就经常外出,而且从来不跟她说去哪儿,也没说什么时候回来,而她也从来没出去找他过。其实这也是我开始最为担心的地方。

  只不过这么几天过去了,也没收到任何不好的消息,所以才能沉住气一直到现在,可被楚明这么一提醒,我又开始慌神了,她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想着去找我爸?

  楚明见我没吭声,再次安慰我道:你也别想太多,或许你妈就是出去找你爸去了,再过个几天,找不到也许就回去了。

  我叹气道:希望如此吧。

  挂掉楚明的电话,我心里是越想越不安,而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了一下,号码,是个座机打来的,区号是六市的。

  当即我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声音:王法医,许久不见了,你还好吧?

  昌姐?

  我心里忍不住颤了一下,不知道她的目的,于是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电话那边冷冷的笑了声道:没什么意思,就是想着给你打个电话,替你母亲报一声平安!

  当即,我大脑就嗡了一下,手上的手机差点都没拿稳,怒火刷刷的就冒起来了,声音也瞬间拔高了好几个高度:你到底想怎么样?!!

  电话那边轻笑了一声道:王法医爽快人,我们的目的很简单,第一,让你父亲从罗布泊撤离,第二,将当初你从六国王墓中取出来的那个盒子交给我,你母亲自然完好无损的回到家里。

  又是那个盒子!

  我简直都想骂人了,这都是一些什么玩意儿的组织,一个对无辜的孩童下手,另外一个对我的亲人下手,可那盒子又不在我的手里,你们凭什么都用它来威胁我?

  可面对这个丧心病狂的女人,我不得不妥协了,哪怕我现在手里什么都没有,我也不能拒绝她提出的要求,只是告诉她东西现在不在我手里,要想弄到需要时间,至于我爸那边,我暂时联系不上他。

  电话那边说:关于你父亲那边,我们可以帮你通知。但是盒子你必须在半个月的时间内弄到手,否则,就准备给你母亲收尸吧!

  说完这句话,她直接把电话给撂了。

  我紧紧咬着牙,心里憋屈的都说不出话来了,看来这次无论有没有彼岸那档子事儿,那个盒子我都必须拿到手了。

  正想着,门外传来了腹黑女跟宫本樱子的说话声,两人并排走进屋里,宫本樱子的情绪仍然不太好,不过她毕竟也是大家族里出来的,就算有小梁那一层,对于腹黑女的提问她也是中规中矩的一一回答。

  两人走进门后,瞧见我阴晴不定的脸,宫本樱子有些茫然,腹黑女却直接开口道:看来你又遇到困难了。

  我点头说:我妈那边已经有消息了。

  宫本樱子开心的道:真的啊,那阿姨人呢?

  腹黑女看了看我道:是九指还是圣战?

  我叹气道:刚才我接到了昌姐的电话,她告诉我说我妈在她手里,并且给我提出两个条件,一是让我爸立即撤离罗布泊,二是让我半个月内将六国王墓中的那个翠绿盒子交给她,否则我妈就会有危险。

  Q最k新章W节.%上酷6#匠wu网

  宫本樱子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我话的意思,腹黑女脸色一沉道:东西到了京央的手里,可就没那么容易吐出来了,我总感觉这件事情来的蹊跷,你看,你们刚不久在甘孜那边遇到了个同样要求这个盒子的彼岸,现在又跳出来个昌姐,你说这个昌姐会不会明明知道彼岸也在要这个盒子,从而想这样让京央跟彼岸之间打起来?

  我瞳孔微微一缩,沉声道:确实有这种可能,可就算是这样,我也没得选择。

  腹黑女点了下头道:那你准备怎么做?

  我想了一下,小声道:既然那个盒子谁都没有打开过,那么里面装的什么东西,应该也没人知道,我想再等等,如果不行,到时候,就去琉璃厂那边找几个极淫巧匠做个赝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