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

  我摇了摇头道:我根本就不认识他,只不过,唉算了。

  涉及到灵儿的事情,我总是不愿意跟别人说,哪怕是楚明也不行。更何况,占据我内心的灵儿并不是那个灵儿。

  楚明瞧见我欲言又止,很是贴心的没有再问下去,只是安慰我,让我暂时不要太过于担心我妈,他每天早起就会给算一卦吉凶的。

  说是这么说,可那是我妈,担心总归是无法避免的,我还没心如止水到超凡脱圣的地步。

  可着急却并没有用,在茫茫世界中要想找一个人,那是何其的难,所以现在主要只能指望无所不能的渠道了。

  因为那个人的出现,我觉得六里村也不那么安全了,所以,我提出让小梁跟宫本樱子去腹黑女家待一段时间。

  然而,我却低估了小梁的倔强,最终这个计划夭折腹中。

  纵然是如此,我却没想到,我的这个想法,伤了一个女孩最后的自尊,回到家的第三天早上,她悄悄的走了。

  只留下了一封书信,让我心里有些难受,她在信中说,她早就已经感觉到她是我的累赘,可她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待在我的身边,然而,现实却告诉她,这么做只能害了我,所以她必须得走,一直以来,总是我在想方设法的保护她,而另外一个女孩却能做到尽力的保护我,这不是她想要的,如果可以,她也愿意做那个能保护我的女人,最不尽然,也希望不要成为我的包袱,最后让我不要找她,等她有一天,不再成为我的包袱时,她自然会回来。

  |酷C8匠网\^唯●一u3正●版,T◎其u…他?q都;是盗版

  这是一个外表文静,内心却极其倔强的女孩,我不是傻子,其实我早就料到有这么一天,可我却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在我刚刚失去灵儿的这个时候,接连的离去,让我想通了很多,可能这就是命。

  由于小梁的不告而别,最终我跟楚明在商量之后,带着伤心不已的宫本樱子前往了首都,将宫本樱子送到了徐家后,当天晚上我接到了纳兰尊的电话,我原本以为是有我妈的消息了,然而接通了电话以后,却让我原本激动的心跌入了谷底。

  他说已经通过半步多的那个老头联系上了彼岸的人,对付已经宣称对黄崩流村失踪孩子事情负责,这么做的原因,一方面是为了报复洛商交易女尸时,我们言而无信,另一方面则是想用那些孩子来换一样东西。

  而这样东西,却触碰到了京央绝对的底线,京央方面表示绝对不向恐怖势力妥协,这言下之意已经很是明了,就是不管那些孩子的死活了。

  这在那些政客的立场上并没有错,毕竟面对这么一个贪得无厌的组织,只要开了个头,那就会有下一次黄崩流村事件发生,他要什么你都得给什么,这也是一个国家的尊严。

  但是这么做的结果,并不是我们想要的。

  失望之余,我问他彼岸到底想要什么?

  纳兰尊无奈道:他们要的东西你不仅见过,而且曾经还是由你的收进入京央的仓库里的。

  我皱了皱眉,疑惑道:你是说六市古墓下的那个翠绿色的盒子?

  纳兰尊承认道:就是那个盒子,根据我在高层的一个朋友说,那个盒子一直到现在也没有打开,但是已经可以确认,盒子里装的东西,很可能是攻破长生不老至关重要的最后一道阀门。在这样的情况下,京央绝对不会因为几个屁民的性命而将盒子拱手相让的。

  我冷笑着说: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这与杀死那些孩子又有什么区别?彼岸的行为纵然是可恶的,可京央的态度与他们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纳兰尊叹气道:这事儿现在麻烦了,齐太岁说他只能保证那孩子半个月内没有影响,超过半个月,他也不能保证以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我问他那我们现在还有过去的必要吗?

  他并没有意识到我说的是我们,听我这么问,赶忙道:你先别过来了,在首都那边等等看,我让诸葛再打个电话给易相大先生,大先生他心地仁慈,一定不会对这样的事情坐视不理的。

  我无奈道:那现在暂时也只能这样了。

  挂掉了纳兰尊的电话,我越来越对京央心灰意冷,他们的态度可以理解,但是不敢苟同。

  第二天早上,我抽空联系了一下胖子,还别说,胖子的手机居然还能打通,这让我着实有些诧异,记得临走前的时候,他带那位国副级家的儿媳去开房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九点钟左右,我在一家米其林餐厅附近见到了蓬头垢面的胖子,一见到我,胖子差点儿没哭出来,我问他这怎么回事这是?

  他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道:老板,你是不知道我这段日子是怎么活过来的啊,白天就在小白桥肚子下面睡觉,晚上出来给人贴小广告,没法活了我的这是。

  我瞧见他那疲倦的样子,叹了口气道:胖子,明白我让你留首都的用意吗?

  胖子重重的点头说:知道,我在这边有关系,可问题是,我那些以前的关系,现在恨不得挖地三尺把我找出来,送给那狗比玩意儿去!

  我摇头道:你错了,我让你留在首都并不是看重你那点儿可笑的人脉关系,而是想让你在这种逆境中迅速成长,我能看出来你这个人有黏性,一般来说,不容易那么会被人干趴下,我现在告诉你,哪怕有一天你在这天子脚下,真的被人干趴下了,你也得再爬起来,拿块砖头,拍碎他的后脑勺!

  胖子傻愣愣的望着我道:老板,你这是?

  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卡递给他道:这里面有二十万,虽然不多,但是够你去买一套行头改头换面了,尽管干,你那些以前的狐朋狗友不是想抓你献殷勤吗?你就先把他们一个个搞死搞残,直到有一天,没人再敢惹你,你再给我打电话,听见没?

  胖子茫然的接过我递给他的卡,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应了声: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