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得意的笑了笑道:那是自然,他的小命对于我来说可要可不要,但是这全看你了。

  我不可置信的望着紧紧抱着我的灵儿道:你刚才跟他说什么?难道你不知道那样的结果你会永远消失吗?

  她抬头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眼中含泪的望着我,凄美的笑着道:只要你能平安,我这辈子就知足了。

  说完,她一把将我朝后面推开,不舍的望着我说了声:别了,阿臣。

  身形一晃,化为了一缕袅袅残烟,飞向了距离我身前十多米远的那人。

  那人伸手将那缕残烟抓住掌中,面色狂喜,继而缓缓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傻傻的望着眼前的一切,还未从刚才的一幕中回过神来,脖子已经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给狠狠的掐了起来!

  他一副蔑视的表情将我高高的掐了起来,那是我距离他最近的一次,他长了一张天生就凉薄阴沉的脸,眼神中散发着至高无上的气质,最近微微扬起道:她又是什么东西?只不过是我亲爱的一缕残魂罢了,也敢跟我谈条件,废物,这次可没人给你求情了。

  在他的手掌之间,我浑身调不起来任何力量,只能任由他像抓小鸡一样抓着,屈辱与不甘,遗憾与离伤,怒火与悲愤,统统化为无奈!

  为什么经历了这么多,我始终还是别人嘴里的废物?

  为什么承受了那么多,我却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我使出浑身的力气,咬碎了牙,缓缓伸出双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咬断牙板崩裂了经脉,在他略微诧异的眼神中,挣脱开了他的手,摔倒在地上。

  入手之间触摸到了一丝布感,我眼泪直流的将手底下的东西抱进了怀里,那是她遗留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东西,也就是那套嫁衣。

  为什么你要这么傻。

  一直脚狠狠的踩在了我的脸上,冷冷的道:她的东西你也配拿?

  我没理会他,任由他作贱我,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忘记了生死,我的脑海中唯有她。

  就在我即将等待死亡的瞬间,耳边传来了一声惊呼,接着在我惊讶的眼神中,一个熟悉的声音犹如幻觉般出现在了我与他的身边,随即莫名其妙的横踢出了一脚,之所以说是莫名其妙,那是因为我根本没看出来他抬脚,那脚就已经朝那人踢过去了。

  那人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惊讶之中快速的朝后面爆退出十米开外,惊呼了一声:怎么可能?

  一只手将我扶了起来,关切的道:寿臣,你还好吧?

  我的眼神有些恍惚,隐约喊了一声楚明,就昏了过去。

  等再次醒来时,眼前一片明亮,耳边不时的传来了宫本樱子那初音般的少女声音,以及小梁的叹息声。

  我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手间,心里一惊,挣扎着坐了起来,朝小梁跟宫本樱子道:嫁衣呢?

  酷HB匠w|网wR永o久…免◎}费看(小说

  小梁跟宫本樱子这才发现我已经醒了,担心的朝我冲了过来道:你这是怎么了?昨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心里焦急不已道:嫁衣呢?

  小梁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随即走到我的衣橱旁边,从里面取出了一套叠的整齐的红嫁衣道:昨晚上楚明把你送回来的时候,你抱的紧,后来因为要帮你清洗伤口,才强行拿掉的。

  说着她将那套嫁衣递给了我。

  望着那红嫁衣,我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抽痛,她永远的消失了。

  我将那红嫁衣紧紧的搂在怀里,将头埋在上面,使劲的嗅着她的味道,心却越来越疼,疼的我,忍不住湿了眼眶,酸了鼻梁。

  耳边传来宫本樱子疑惑的声音:他这是怎么了?

  小梁叹了声气道:走吧,让他一个人静一静。

  接着,脚步声,关门声,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了。

  我也不记得那种状态持续了多久,直到再次传来了开门声,我才将手里的红嫁衣整齐的叠好放在旁边,抬头朝来人望去,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临了救我的居然就是失踪多日的楚明。

  他坐在我旁边的凳子上,关切的道:你还好吧。

  我苦涩的望着他道:我妈有消息了吗?

  楚明摇头道:还没有,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早起时我给你妈算过一卦,她现在还平安无事。

  望着他身着道袍的模样,不可置信的道:你这是?

  他微微一笑道:别说是你,就算是现在的我也跟做梦似的,没想到当时不仅仅大难不死,还因祸得福了。

  我诧异的追问道:怎么回事?

  楚明缓缓开口道:我师父,哦,就是九宫寨山上的那个要杀你的老道士,他已经驾鹤飞升了,临走前,他将一生的修为用秘术醍醐灌顶的传给了我,虽然只得其十之五六不过对于我来说,已经够用了。

  我愣了好一会儿,回过神来,感叹的说: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奇遇,我说之前的你只有C+的战力,这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这么厉害了。对了,那你现在岂不是属于道门了?你师傅易相大先生知道了不会怪你吧?

  楚明摆手道:我师傅的胸怀并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够去考量的,对于他来说名利才钱都只不过是过眼云烟,所以他并不介意我们这些弟子拜其他人为师,我师兄诸葛你应该见过吧,他就拜过很多师傅的。

  我恍然大悟道:原来是这样,对了,你刚才说能算出我妈平安无事,那能不能算出来她在什么地方?

  楚明无奈的摇头道:我还真没这本事,你就别为难我了。

  我叹了口气,躺在床上,将双手垫在头下面,叹气道:昨晚上的那个人,你知道他是谁吗?

  楚明有些茫然的摇头表示不知道,不过他却开口道:那人很厉害,他身上散发着一种令人心颤的气质,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来头。

  我说还记得之前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抽我元魂的人吧,就是他。

  什么?

  楚明惊呼了一声道:你跟他到底有什么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