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深叹了口气道:那就拜托了。

  纳兰尊郑重道:警局的那帮人有车,等下让他们送你,机票的事情,我马上给渠道驻甘孜的暗员让他们帮你准备,你直接去机场。

  我点了点头,朝众人看了一眼,道:家里的事情处理完我会立刻赶过来的。

  纳兰尊朝我摆了摆手道:这边的事情有我们在,你先处理完家里的事情再说吧。

  随后我找到吴南洲,说明自己的情况让他帮忙安排车送我回甘孜,他得知了以后表示亲自送我回去,顺便去警局跟局长那边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

  一个多小时后,吴南洲将我送到甘孜康定机场,吴南洲离开,我给纳兰尊那边打了个电话,他让我直接去候机室,距离飞六市的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来得及。

  表达感谢后,挂掉电话,直接去了候机室安检时凭借身份证件顺利的拿到了机票。

  八点多钟抵达六市机场,直接打车回到了家,家里的院门紧关着,敲了好一会儿门小梁跟宫本樱子才相拥着过来开门。

  见到我时宫本樱子居然扑进了我的怀里,小梁站在后面有些紧张的望着我。

  我揽着宫本樱子,对小梁道:进屋说吧。

  进屋后,小梁帮我倒了杯水,然后问我要不要吃点饭?

  我摆了摆手表示不饿,然后就问她,我妈昨晚上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小梁跟宫本樱子同时摇头,表示跟平时一样的。

  我皱了皱眉,记得之前我爸多少跟我说了一些六里村的事情,如果我妈没有出村的话,她应该是不会出事儿的,怕就怕她出村了。

  可仔细想想她如果出村的话,那也就是去小镇上赶集,难道她是在赶集的时候遇到了什么?

  可惜小梁她们并不知道她早上有没有去赶集。

  而现在出去找的话,我犹豫了下,借口说出去方便一下,然后出了大门,在院门外招出了小月,正想告诉她我妈失踪了,让她帮我出去找找。没想到小月刚出来时,就躲进了我的怀里,小声说:阿臣,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们。

  东西?

  我微微一愣,浑身猛然警觉了起来,朝周围看了看,对小月小声道:你先回戒指了,我出去看看!

  说完就将她收回夜叉鬼戒中,随即反身回屋,再三嘱咐小梁跟宫本樱子,让他们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走出大门。随后取出我的背包,走出了我家的大门,将门关好,从背包中取出圆月弯刀,提在手上。

  警惕的走出院门,四周看了看,心里不禁开始犯了嘀咕,难道我的六识那么差?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感觉到?

  我紧了紧手里的刀,小心翼翼的朝池塘方向走过去,刚走到池塘旁边,忽然一只微凉的手拽住了我的胳膊:别过去。

  我心里一沉,灵儿?

  扭过头,望着她,她有些警惕的朝那边池塘看了一眼道:这段时间,我一直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我心里没来由的一疼,艰难的开口道:你、知道?

  她有些苦涩的笑了下,道: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起码我不用再欺瞒你,每次你危险的时候都是怎么出现在你身边的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点通了身份其实也好。

  此时此地,忽然想起当年的一档子事儿,我沉声问道:灵儿,你老实告诉我,当初那个淫笑的人到底是谁?

  灵儿面色突然变的难看起来,朝不远处池塘方向看去,摇头道:别问了,你现在赶紧进去,听我一次可以吗?

  我随着她的视线朝池塘的方向望去,沉声道:那边有什么?

  她啊了一声,否认道:回去吧,那边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这明显就是在骗我,我心里纠结了下,一把将她掀开,随后快步的朝池塘方向走去。

  还未走到池塘边,池塘下面站起了个人影,呵呵一笑:虽然你只是灵儿的一丝芳魂,可咱们如果还是按照之前的约定,我可以答应你暂时不动这小子。

  我身后的灵儿瞬间挡在我的身前:你就不怕人屠?

  那人发出了一阵淫笑声:那得他这次有命回来才行!

  我顿时又惊又怒,惊的是这人就是当初抽走我元魂的那个人,怒的是我的灵儿果然跟他存在什么特殊的关系!

  这让我忍无可忍!

  我提着刀,携带着怒气朝他扑了过去:你特么到底是什么东西!

  可当我冲到他面前的时候,我却从那人的嘴角中看到了极度的不屑,我大吼了一声瞬间开启了血图腾力量以及七杀之力,两重力量顿时激发起了我的站意!

  可让我不可置信的是,当我的刀就快要砍到他的时候,他闪电般的出手直取我圆月弯刀的刀刃上。

  我大力的往旁边抽拉,然刀刃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瞬间震飞了出去,一双手从背后接住了我,灵儿紧紧的拽着我道:别过去,求你。

  他两根手指夹着我的刀刃,就那么一抖刀身,我那把跟随我接近两年时光的法器刹那间化为一滩粉末。

  他拍了拍手,伸出了一根手指朝我晃了晃道:小子,你老子还差不多,不是我打击你,就你这样的,在我眼里跟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酷y匠~网(首*L发

  羞辱,耻辱。

  从来没有一刻如我当时那般刻骨铭心,我大喝了一声,再次挣脱开灵儿,赤手空拳的朝他又一次冲了过去!

  这次更是了当,我还没靠近他身前两米,就感觉胸腹间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疼痛,我整个人犹如炮弹般倒飞了回去!

  身后再次传来了一阵柔软,紧接着,我的肩膀上微微有些湿黏,我忍着胸腹间剧烈的疼痛,抬头一眼,灵儿嘴角鲜血缓缓溢出来。

  对面传来了那人极度鄙夷的嘲讽叹息声:废物,真是废物啊,看来人屠也不过如此。

  我当时都快要气疯了,可灵儿这次死死的抱住我,任凭我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最终我放弃了挣扎。

  灵儿戚戚然的朝那人道:如果我将那一丝魂魄还给她,你真的会放过他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