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家都沉默的时候,我开口问道:难道只有紧急联系上彼岸这么一个办法了吗?我们可不可以有其它办法来让噶娃离魂后身体暂时不死呢?

  纳兰尊紧皱了一下眉,沉吟着道:这不太现实,魂丢了以后存在一个黄金72小时,这72小时对于离魂后的人来说是最为宝贵的,不是说朝过72小时,人就会腐烂了。其实并不是这样,魂魄丢失后的状态就是植物人,而如果离魂超过72小时后,会对人造成不可修复的创伤,也就是大家所知道的呆傻,这个痴呆的程度是根据离魂时间长短来判定的。

  如果我们救回来的只是一个痴傻的孩子,对于他,对他父母,这都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原来是这样!

  在场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恍然大悟,之前我一直以为如果三天之内不能回魂人就死了呢。

  提到植物人,我忽然想到之前龙魂被抽掉的阿凤,也不知道徐家当时是怎么保存他身体的,那么久的时间,似乎也没什么损害的样子。

  于是我对纳兰尊他们说我出去打个电话,得到允许后,我走出了会议室,给腹黑女那边拨去了电话。

  电话通了,里面传来了腹黑女惊诧的声音:咦,这么快就想我了?

  我苦笑着道:我在甘孜这边遇到了一点情况,挺棘手的。

  她问我怎么了?

  我就把我们这边的情况大致的跟她说了一遍,顺便问他当时阿凤的身体是怎么保存的。

  腹黑女听了以后,有些为难的告诉我说:阿凤的身体之前一直保存在徐家禁地里,当时都是他们家老佛爷亲手带进去的,那个地方,除了她们家老佛爷跟河伯以外,谁都没权力进去。

  我顿时傻眼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可如果这样的话,估计就行不通了,徐家干什么的我们都清楚,对于那样一个家族来说,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孩子冒险带入禁地的。

  所以这条明显是个死胡同了。

  为了不让腹黑女为难,我主动挂掉了电话,随后我又想到了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而是齐太岁,记得之前楚明好像也遇到类似的情况,虽然说他后来是怎么活过来的我不是很清楚,可齐太岁应该知道我们这边遇到的事情该怎么办?

  看o!正/H版N章节v上…、酷匠6网

  于是我又拨通了齐太岁的电话,电话响了好一会儿才通,里面传来了他懒散的声音:知道你打电话干嘛,你们现在遇到的问题小爷可以解决,不过小爷这么做是可怜那孩子跟帮助你,至于你那个操蛋的悬案组,小爷还犯不上。

  一通话说完,根本不给我反问他怎么知道我们这边事情的机会就把电话给挂掉了。

  等我再打过去时,已经显示关机了。

  带着惊诧以及莫名其妙的心情我重新回到了会议室,纳兰尊跟诸葛正在小声的商议着什么,冯裤子则在打瞌睡,慕容在带着耳机玩手机。

  我回到座位上,开口道:刚才我给齐太岁那边打了电话,他说他可以帮我们解决现在难处。

  纳兰尊跟诸葛相视了一眼,笑着道:那就好办了,他有没有说他什么时候过来?

  我摇头说:没有,不过他既然说会帮忙,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

  纳兰尊跟诸葛都有些诧异,不过既然这个疑难杂症能得到解决当然是最好不过了,纳兰尊笑着道:那现在咱们就等月半了,这三天之间,大家还是按照之前的安排好的来行动,我跟冯裤子一组,前半夜,寿臣跟慕容一组后半夜,诸葛就留在村委会这里,方便中控。

  大家对于这个安排都没什么意见,因为晚上还有安排,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都各自找地方休息了。

  冯裤子早就巴不得,一散会就跑到杂物间里去了,我并没有过去,而是坐在会议室里望着纳兰尊跟诸葛离去的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两人现在搞的有些神神秘秘的。

  下午三点多钟,我正在会议室的椅子上躺着休息,手机响了,看了一下号码,居然是小梁打过来的,我犹豫了下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小梁急切又略带颤抖的声音:你在哪儿啊。

  我心里一颤,一个激灵从椅子上坐起来,问她怎么了?

  她居然带着哭腔道:阿姨不见了!

  什么?!

  当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感觉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焦急的道:到底怎么回事?好好的大活人,怎么会不见了呢?

  小梁那边听到我的语气,似乎被吓的不轻,哭着道:我也不知道,昨晚上睡觉前还在的,今早上我跟樱子俩起床后就没瞧见她,以为她去地里了,可我俩今天把附近都找遍了也没找着她,寿臣,你赶紧回来吧!

  我顿时心乱如麻,怎么办?不行我现在就得回去!

  想到这儿,我就对电话那边说:你俩先别着急,我去跟副组请个假,等会儿我再给你打电话。

  匆匆的挂了电话,我赶忙去找纳兰尊,终于在村长办公室里找到了正在跟诸葛聊天的纳兰尊,他俩瞧见我脸色不对,赶忙问我怎么了?

  我也没隐瞒,直接告诉他们说我妈不见了,我现在得立马赶回去!

  两人都是一愣,让我先冷静一下,坐下来慢慢说。

  我当时都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根本冷静不了,可如果不说清楚,这个时候他们肯定不让我走,于是我就把家里打来电话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遍。

  得知了详细情况以后,纳兰尊道:你先别着急,你再想想,你妈会不会去哪个亲戚家去了,或者上街去了?

  我摇头道:我们家在六里村一直都是独门独户,根本就没亲戚,上街的话怎么着也不可能这么久。

  纳兰尊沉吟了下道:六市那边现在的情况比较复杂,九指几乎已经控制了那里,这样,我先让六市驻扎的渠道暗员查一下,你现在就算买最快的机票,也得夜里才能到家,再说你回到家也不代表你能找到你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