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半天的连忽悠带承诺,终于将几十个家长给劝离了。

  就这样,耽误了半天的时间,当天下午,在吴南洲跟村支书巴桑的陪同下,我在黄崩流这么个拥有古怪名字的村子里闲逛了半天,对村里的路线有了一个大概的印象。

  回到巴桑家里时,他媳妇已经开始做晚饭了,巴桑最为担心的那个小女儿盈木佳正在厨房里写作业。

  由于村里面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几乎所有家里有孩子的家庭心都悬着,有条件在外村有亲戚的,都带孩子出去躲去了,没条件的,只能提心吊胆的看着。

  这让我心里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单独只有黄崩流村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一个从来与世无争的藏族偏远小村,发生这样的事情,让人极为匪夷所思。

  临近傍晚前,刑侦大队的桑吉队长带着十几个藏族侦查员赶到了村里,这倒是让村支书欣慰了许多,可事实上,这在我看来,很可能起不到什么作用。

  吴南洲在那边跟他们商议着晚上的行动安排,我在旁边一直给冯裤子打电话,无奈的是那厮的电话一直都处于关机的状态,这不禁引起了我的不满,更是引起了桑吉那帮子人的嘲笑。

  桑吉更是变本加厉的开口道:王科长啊,你说冯科长会不会也失踪了?

  我微笑着说:冯科长向来喜欢玩失踪,不过,如果他真的也失踪了,那你可要小心了,那只能说明这次失踪事件并不仅仅是针对于未成年孩子的。

  当时我只是无心之说,却没想到,后来真的发生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桑吉那帮子人显然都是跟他一伙儿的,瞧见桑吉冷笑,都状着胆子跟着起哄,一点儿也不给我这么个‘钦差’面子。

  不过我也不在意,跟这些人较什么劲儿,从之前的经历上来看,能不能活着出这个村还不一定呢。

  当这个想法出现在我脑海中时,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冷漠了?

  现在的我还是曾经的我吗?

  我倔强的摇了摇头,是人就总会变,曾经的我有元魂那样的枷锁,一直压抑着我的性格,那样的我是虚伪的,对,没错就是这样的。

  我赶忙将这样的疑虑打消掉,我需要用鬼魂来转化阳寿的人,顾虑那么多干嘛,对于我来说不努力结果就只有死!

  想明白后,我心里冷笑不已。

  不一会儿,巴桑就过来叫我们去吃饭了,因为突然间来了十几个人,之前根本就没有准备那么多饭菜,所以之前巴桑又让他媳妇又煮了一锅饭。因为跟桑吉那伙子人不和,我随便吃了点儿就下桌子了,走到门外的台阶上坐着抽烟。

  不一会儿,吴南洲走了过来,有些为难的道:王科,这样下去可对咱们办案子不利啊。

  我耸了耸肩道:没办法,这不是我妥协就能起到作用的,桑吉那伙子人你也看到了,根本就瞧不起咱们。

  我特意带上咱们这个词,吴南洲面色一沉,估摸着是在回忆着什么,扭头看了一眼,凑到我耳边小声道:这个桑吉底子不干净,希望你们能在这个案子结案后好好查查他。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刚准备问他的,结果后面传来了脚步声,吴南洲站起身提高嗓音道:王科,你觉得我们制定的这个行动如何?

  我领悟的点了点头道:就这么办吧,不过我得单独行动。

  吴南洲惊诧道:这不太安全吧?

  身后恰时传来了桑吉的声音:吴指导,我认为王科长的建议很好,毕竟他们悬案组在破案方面可比我们有经验,跟着我们一起,只能给他拖后腿。

  吴南洲刚想说什么,我摆手表示没事儿。

  随后也就在门口待了一会儿,我就先一步出了院门。

  外面黑漆漆的,八点多钟就已经见不到任何灯光的,村民们确实已经被这一系列的失踪事件吓坏了,生怕自己家点灯,成为了目标。

  藏川交界的甘孜深秋入夜后,很冷,让我忍不住释放了血图腾力量来御寒。

  在村道上打着手电闲逛,走着走着,忽然我心里一紧,因为我感觉到了一双眼睛好像在盯着我。

  我一边保持匀速往前走一边感知着他的方位,然而,当我警惕起来时,却发现那股感觉突然又消失了。

  我心里一沉,难道是被发现了?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然开始不安了起来,正犹豫着要不要往回走时,忽然前面山道旁边的一户人家院子里的灯忽然亮了,接着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快步的朝那户人家走去,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里面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声!

  我大脑嗡了一下,一个俯冲扒到院墙上,跳了进去,可跳进院墙里后,我有些傻眼了,正瞧着一个中年男人刚从地上爬起来,听到我的动静后,惊呼了一声,两滚带爬的钻进了屋子里,砰的一声把大门关上!

  我楞了一下,这才发现原本他摔倒的地方有一块砖头。

  我顿时无语,苦涩着反身跳出了院墙,刚跳出院墙,隐约间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那声音有些类似乐器发出来的,可究竟是哪一种乐器,我还真分辨不出来,那声音只是零星响了四五下后,就消失了。

  这是什么声音?

  正当我愣神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吓我一大跳,我赶忙掏出来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冯裤子打来的:你刚才听到有什么古怪的声音没?

  我松了口气道:你果然已经来了,我刚才确实听到了类似于箫声一样的声音,就响了几下很古怪。

  电话那边应了声道:没错,那应该就是短萧发出来的声音,昨晚上就有了,当时村西头那家的孩子刚丢的时候。

  我惊诧道:你那之前就来了?不是,你的意思是,这声音跟这些失踪有关系?

  冯裤子说极有可能,但是还不能完全确定。

  更vp新b?最!o快,上_酷N.匠#网K

  我俩正说话间,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枪响,我赶忙对电话那边说:去看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天天抹粉嫩唇彩说:

有些朋友不能理解,为什么主角变成了坏人,有朋友知道吗?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