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裤子眼神略有些惊讶,估摸着是没想到我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就能将案情的可能性以及接下来调查的走向给过滤出来。

  吴南洲一直保持沉默,这让我感觉他这个人还是有些城府的,想想也是,在这种异族人群里做zhenzhi思想工作,随便乱说话乱发言,很容易遭受围攻。

  桑吉对我所分析的东西有些怵之以鼻,冷笑着道:那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是怎么查这个案子的。说完,起身朝着吴南洲道:走不走啊,不走我先走了。

  吴南洲起身,笑着道:桑队,副局不是吩咐过咱们要配合悬案组专家的工作嘛,再坐一会儿吧。

  桑吉有些不满的道:你想留下你就留着吧。说完就朝房门外走去。

  吴南洲朝我们抱歉的笑了笑道:两位科长先休息,案子的事情也不会急于一时,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打我电话,这个是我的号码。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纸笔,写了一串号码,递给冯裤子。

  冯裤子并没有伸手去接,我起身接过号码,道:我送送你。

  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随即点头说:好。

  出了招待所,桑吉已经独自开车走了,吴南洲苦涩的站在门口。

  我小声道:这边看起来有些排外啊。

  吴南洲摇头道:这其实也怪不得别人,国家给宠的,不过咱们自己也有责任,在藏人的地盘上,习俗什么的,咱们汉人还是要遵守的。

  我微微的点了点头,望着他道:说说吧,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看法?

  吴南洲道:我赞成你们的看法,不过,我有自己的苦衷。

  我嗯了一声表示理解。

  送走吴南洲,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在床上将背包打开,望着背包里放着许久不用的布鞋,心里有些惆怅,很早之前,我一直觉得活阴差是我的精神负担,可真当这种能力从我身上消失了,我又极为不甘,如果现在的我仍然是活阴差,或许我能从叮当那里获得一些答案,起码我能知道哪些失踪的孩子到底是生是死。

  在招待所里休息了半天,晚上我跟冯裤子俩出去吃饭,随后我表示去一趟警局。

  冯裤子说他困了,不愿意去。

  无奈我只好独自前往。

  那个点儿,警局只剩下值班人员了,好在之前副局跟吴南洲都打过招呼,所以我调阅失踪案相关的资料时都很顺利。

  看完了所有资料后,我基本上已经对这个案子有了一个较为详细的了解。

  出事的村子黄崩流藏族自然村,总人口有八百零七人,一百六十七户。可就是这么一个只有一百多户人口的村落里,居然失踪了十六个孩子,这些孩子无一例外都是土生土长的藏人。

  他们究竟去哪儿了呢?

  坐在办公桌前,我沉思了很久,想象过任何可能性,但是无一例外都被我给排除在外。

  唯有非人类、组织,这两个词汇不时的在我脑海中徘徊。

  当前国内的情势复杂,远不像寻常人看到的那么一番和谐,九指、圣战、彼岸以及那些显赫的古遗家族,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只是远在千里之外的罗布泊的神秘似乎将九指跟圣战吸引走了,所以这边的案子如果真的牵涉到组织,那他俩的几率应该很小。那么就只剩下彼岸跟古遗家族了。

  彼岸?

  我琢磨了一番,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彼岸奉行的是替天行道,专杀有罪的人,应该不会对这些无辜孩子下手,而且如果是彼岸干的,那就不可能是简单的失踪了,而是一具具无皮血尸。

  那就只剩下古遗家族了,可一想到古遗家族,我就忍不住苦笑,国内尚存的古遗家族中,单我知道的就不下于十个,更有那些不我不知道的,甚至京央系统里没有记载的,在这种庞大的基数下,我已经放弃了思考。

  犹豫再三,我波动了纳兰尊的电话,因为之前大长腿帮我开通的渠道权限早已经被取消了,所以我只能委托他帮我查。

  酷7匠X√网首发"

  电话接通后,里面传来了纳兰尊平静的声音:进展如何?

  我叹气说:很不理想,我们现在没有任何线索。

  纳兰尊嗯了一声说:这很正常,如果轻易被你们找到线索,这就不是悬案了,好了,说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我开门见山道: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下甘孜这一片儿属于哪个古遗家族的范围?

  纳兰尊诧异的道:你是怀疑是他们干的?

  我否认道:只是想了解一下,既然没线索,那就得自己创造线索了。

  纳兰尊赞许道:你这句话,诸葛也说过,看来你有当谋士的潜质。

  不等我回话,他接着说让我等他一会儿,他马上给我回电话。

  挂了电话后,我打开了电脑,上网查了查关于这个案子的舆论,结果却让我有些意外,这个失踪案在当地的网站乃至于很多国外的网站都被传的沸沸扬扬的,这可与以往的情况并不相同。以往这种性质的案子的舆论向,京央方面都是严格控制的。可这?

  正当我想着这个异常情况时,纳兰尊那边来了电话,告诉我说:甘孜附近最大的一个家族王家,据说这个家族这么多年来一直保持着族内通婚,所以自称是世上唯一正统羌族血脉。

  唯一正统血脉?

  我忍不住想笑,又不是狗,还搞什么血脉主义。

  纳兰尊那边道:你可别小瞧这群羌王后裔,他们在甘孜那一带很受当地藏人的尊崇,我之前看过京央那边的一个机密文件,这个王家在甘孜几乎掌握着军政商所有的命脉,所以暗地里王家族长王寿被称为羌王。

  我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个羌王后裔在甘孜居然能有这么强大的掌控力?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王家没理由抓一些崇拜他们的藏人吧?

  纳兰尊那边道:你可别小瞧这群羌王后裔,他们在甘孜那一带很受当地藏人的尊崇,我之前看过京央那边的一个机密文件,这个王家在甘孜几乎掌握着军政商所有的命脉,所以暗地里王家族长王寿被称为羌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