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九十三章 新案子

  在回到徐家别墅,阿凤走路比之前好了很多,不过暂时还是丢不掉拐,这让他一个年轻认平时都不太好意思出门,以前那些狐朋狗友一个都没敢联系,所以在家闷的出奇,我来了以后让他心情好了很多。

  从腹黑女口中得知河伯跟叶洛河自从去了罗布泊以后一直都没有消息,我打电话回家小梁说我爸也没回去,而最近一段时间就连九指跟圣战方面也都安逸下来了。

  难不成战场已经转移到了罗布泊?

  这个可能性并不是没有的,但凡哪里有事情,从来都少不了他们。

  只是让人无奈的是腹黑女也不清楚罗布泊那边的情况,徐家派人去那边也是她家老佛爷安排的。

  楚明那边仍然没有消息,而纳兰尊说,昨天遇到了易相大先生,却瞧见他满面春风的样子,似乎并没有担心楚明的情况,这让原本准备询问的纳兰尊纳闷的没去开口。

  胖子秦罪在首都并没有任何起色,这其实也不怪他,之前我让腹黑女偷偷的将他与那位国副级领导儿媳幽会的照片寄给了那位绿帽兄,绿帽兄一直在派人追查他,所以他在首都短时间内难以有作为,不过这倒是磨练他的机会,要想拥有尖刀,除了磨刀石外,还得有耐心。

  在徐家一脸待了三天,就在我准备启程回六市老家时,接到了上线风间的电话,甘孜藏族自治州一个藏族自治村一个礼拜里有十六个人莫名失踪,其中有四名当地接警的民警。京央方面对此高度重视,决定派俩有能力有经验的人员过去查看。

  这次任务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个老熟人,冯裤子。

  当我得知跟他搭档时,差点儿骂出声来!

  那家伙要能力没能力,还特么那么懒,这不是给我拖后腿吗?

  当然,这样的话我也只能在心里自个儿想想,否则有人会觉得我是不是太过于膨胀了,难免会引起某些别有动机的人注意。

  身在组织,就一定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在没有能力脱离悬案组的情况下,也只能默默服从。

  第二天上午,我给家里打了一通电话,告知小梁她们有任务暂时没办法回去,然后就让腹黑女送我去了首都机场。

  在首都机场的候机室里,遇到了一脸不情愿的冯裤子。

  许久不见他还是老样子,稀松的几小嘬头发扒在脑门上梳着个中分,那头发浓密度还没旁边那老外胡子多。

  原本臭着脸的他瞧见我身旁的腹黑女时,那双贼呼呼的眼睛啪的一下就直了,笑眯眯的朝我们走了过来,伸出手。

  我无奈的伸出手准备跟他握手的,没想到这鳖孙居然直接跨过我,朝我身边的腹黑女伸了过去:寿臣啊,这位漂亮的小姐怎么称呼啊。

  腹黑女并没有伸出手,而微微一笑道:弟弟,我就送你到这里,先走了。

  说完转身离开。

  我跟冯裤子俩同时讪讪的收回手,尴尬的对视着,冷哼了一声,坐在椅子上。

  这孙子还真是色心不改,也不看看自己那德行,别说腹黑女这样的女孩,就算是普通女孩估计都受不了。

  想到这里,我不由的想到了当初我们在鹰潭那个女警察,于是我笑着道:杨哥啊,你跟鹰潭那小警花咋样了?

  果不其然,我这话一出口,冯裤子那张原本就黑的脸更黑了,顿时摆出了一副老前辈的姿态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小王啊,你现在的心思是不是应该多放在咱们接下来的案子上呢?我就不明白你到底想跟我比什么?你也就个头比我高那么一点,但是正所谓浓缩的是精华,我这么跟你说吧,冯哥我呢,浑身都是优点,组里好多女孩子都说我长的像刘德华,你看我这下巴?

  我特么差点儿当场笑喷了出来,这厮不仅脸皮奇厚无比,而且丝毫没有自知之明,对于这种人,我只能甘拜下风。

  在飞机上,就他一个人在那儿喋喋不休,由于前往川藏自治的旅客大多为驴友跟商客,都想在飞机上睡个觉,空姐不得不过来提醒我们说话小声点儿,不要影响到别人。

  让我恨不得跟他划清界限,装作不认识他。

  两个小时后,准时下的飞机,在机场里就能感受到甘孜藏族自治州川藏人的风土人情,出站口外,一个身着警服的高壮胖子高高的举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我跟冯裤子的名字。

  我俩赶忙迎了上去。

  √酷"匠A网F唯一q正版m,)d其他都是OH盗a√版

  来接我们的是甘孜州警局的刑侦大队指导员,名叫吴南洲,是个汉人,老家是南京的,所以跟我们交流上并没有什么问题。

  在去甘孜州警局的路上,车窗外所闻所见都让我眼前一亮,川藏特有的康服这还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华美不失雅观。

  吴南洲一路上除了给我们介绍甘孜州的风土人情外,就是说案子,这个案子是他首先接手的,因为第一个失踪的是个孩子,当时就和甘孜州警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桑吉赶往了那个名叫黄崩流的藏族村落了解情况,因为孩子失踪还没到24小时,所以并不能立案,不过因为藏族的事情是比较敏感的,所以局里就安排附近的派出所以及市局部分刑警帮忙找人,结果找了一天一夜也没找到失踪的孩子,就在大家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村民索朗旺堆家的婆姨哭着喊着说她家的娃也丢了。

  当时他跟桑吉以及刑侦大队的其他侦查员就在猜想俩孩子是不是因为跟家里闹矛盾了,一起离家出走了?

  结果一问俩孩子家的家长,都表示并没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第一个失踪的女孩只有12岁,当时他父母是喊他吃饭才发现不见的,而第二个失踪的男孩子14岁,是早上学校打电话过来说他没去上课,才发现的。

  两个孩子虽然同在几公里外的乡镇中学读书,但并不是一个年级,相互之间也很少交集,连续两天失踪了两个孩子,而且还都是藏族的,如此一来,让吴南洲跟桑吉都忍不住头疼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